第184章 什么解药?

    穿过正殿,吴非问道:“严小福在哪里?”

    任蹇手一指道:“大爷一般在后殿。”

    两人直接迈步走进后殿,这后殿门前守着二人,一个是青衣的小道士,十六七岁,脸上一副忧虑之色,另一个吴非认得,居然是上午严小寿的那个侏儒随从阿大。

    此刻阿大身上到处缠着绷带,左手撑着拐杖,脸上却是一副紧张的样子。上午吴非将阿大从高台上抛下,虽是对着树丛丢的,毕竟太高,他的手脚几处骨折。

    那小道士虽然心里忐忑,口中却道:“大管家您不必担心,燕长老死了,那些叛乱分子应该也会退了。”

    阿大冷哼道:“你怎知他们不会得寸进尺,要求更多?”

    小道士道:“他们还想要谁?”

    阿大白了小道士一眼,道:“现在除了我,还有谁在刑堂处置过人的?”小道士苦着脸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阿大这时根本没有办法,道:“怎么办,凉拌!”

    吴非站在后殿门口,隐隐觉得里面有一股莫名的杀机传来,仿佛这门里正锁着一只噬人的猛虎,只要他一步踏入,就会被扑倒撕裂。他回来之后,有过三次这样的感觉,第一次是他与何芗2在霖心亭中躲避火铳的齐射,第二次就是朱由真想引爆大殿下隐藏的炸药,现在是第三次。

    任蹇不知吴非在想什么,也不知吴非有隐匿罩将他们罩着,这时他走出了隐匿的范围,那门口的小道士惊呼一声,他突然见到凭空冒出一个任蹇,禁不住失声。

    那阿大却不似小道士这么吃惊,他沉声喝道:“谁,怎么进来的!”

    任蹇先前进来时被吴非改变了容貌,这时哼道:“我是任蹇,自然是从门口进来的。”他任务没完成,按帮规在吴家就该自栽而死,若不自栽,被刑堂抓到,一定会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阿大听出声音没错,又见他一个人易容回来,不禁问道:“原来是任堂主,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,十三太保呢?”

    任蹇诡异一笑,道:“他们被吴家活捉了,估计下半辈子得吃牢饭。”

    阿大震惊道:“什么?”他不相信清帮的绝对杀手还是对付不了吴非,问道:“你们没拿住那小子家人当人质?”

    蓦地,阿大眼前一花,身前突然又多了一人,他凝神一瞧,禁不住吸了口冷气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吴非。

    吴非双手负在背后,冷冷道:“十三太保伤了思思,还拿住我家人来威胁,可惜呀,他们学艺不精,已被我废去功夫,成了废人。”

    阿大脸上肌肉不住抽搐,咬牙道:“任蹇你这叛徒!”

    任蹇摇头道:“大管家,二爷三爷都已经死了,您又何必苦苦为清帮卖命,就算您为他报了仇,也无法挽回咱们清帮土崩瓦解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投靠吴家了!”

    阿大异常震怒,又道:“大爷还在,你敢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!”

    任蹇哼道:“毒仙子都被丢垃圾一样丢出去了,你以为自己能独善其身?”阿大闻言一震,呆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吴非越过任蹇向后殿大门走去,经过阿大身旁时,他顿了顿,道:“严小寿平日种下的因,一定会有果结出来,我相信一句话,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!”

    那小道士下意识地为吴非打开门,门被推开,一股浓郁的药香味道扑面而来,吴非眉头皱了皱,悄悄掏出一枚醒脑丸含在嘴里。

    只见殿内烛光摇曳,青帐纱幔下,背朝里盘坐着一个道人,这道人穿一件橘黄色道袍,不知是他坐在暗处的缘故,道袍的颜色乌,完全没有布料的光泽,好像在棺材中存放了几十年一样,他的背影有些佝偻,头花白,从背影上看,颇为苍老。

    吴非一步跨进去,小道士小心地从外面掩上门,吴非顿了顿,神识一扫,才迈步走过去,他觉盘坐的那人身旁放着一块圆盘,这圆盘不知是什么道器,四周并无异常,但正中的太上老君神像下,用幔布压着一柄断刃,只是那人离断刃尚远,就算握着刀,也绝对伤不到吴非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没有觉察到有人进来,还是盘坐着纹丝不动,吴非没有觉察到这殿中的异样,他担忧思思的毒伤,开口道:“严小福?”那人没有动弹,连心神都没有一丝荡漾。

    吴非叫了两声,那人没有动弹,好像死了一般。,吴非走过去,一直走到身后五步的距离,那人才吐出两个字: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冰冷彻骨,吴非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,他瞥了一眼边上,只见地上还放着一个深红色的蒲团,吴非哼了一声,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又进入入定状态,吴非忍不住开口道:“阁下应该知道我是谁,到这个时候,何必还要装神弄鬼?”

    那人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,慢慢转过身,一只手屈食指为礼,用一个极其沙哑的声音道:“无量佛,阁下便是吴三少么,贫道秋道子。”这声音阴冷得让人不寒而栗,仿佛来自地狱。

    吴非这才看清那人面目,那人年纪在六旬以上,脸上皮肤粗糙灰黄,像一块在风里吹了多年的干树皮,两道眉毛全白,一直垂到脸颊,一对三角眼,眼神死灰,下巴上的山羊胡两寸多长,也是全白,让人觉得惊心的是,那人脸上、手上的肤色跟道袍颜色几乎一样,加上殿中昏黄的烛光,普通人见到,一定会吓一跳,因为他会怀疑自己是在跟一根树桩或是一具僵尸说话。

    从长相上看,这人并不像严小寿、严小禄,倒像是他们的叔叔或伯伯,此时那人神色间带了几分哀伤,又有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冷笑,暗道:“你这副样子,吓唬一般人还行,吓唬我却是做梦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道:“不管你是秋道子,还是严小福,我不想说废话,快把毒镖的解药拿出来!”

    “什么解药?”

    那秋道子抬起头,灰白的眸子中忽然两道锐利的光芒一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