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 蓬莱道院

    任蹇被吴非拖着向前飞奔,一点也不觉得累,心中愈加惊异,他一边指路一边道:“清帮的刑堂设在蓬莱道院,外人都以为那里只是个道院,却不知现在是清帮的刑堂,大爷就是道院真正的主持!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那严小福是个修道之人,我怎么听说蓬莱道院的主持是个姓俞的道长?”

    任蹇道:“是啊,俞道长名叫俞汝为,平时关起门来写书问道,道院的事很少过问,好像是写的什么黄正、白正。”吴非道:“什么黄正白正,是荒政要览吧?”

    任蹇连连点头,道:“不错,是荒政要览,三少您真不愧是我们嵩江第一才子,俞道长这书还没写完,您就读过了,这荒政要览是讲啥的呀?”

    周重生曾向吴非提过俞汝为,他到嵩江府拜访的几个高人之一就有这位道长,吴非知道俞道长那本书写的是灾荒对百姓的伤害,以及如何救荒救灾,但他不想跟任蹇闲扯,于是拉着任蹇加快脚步,道:“那严小福主持道院,清帮的聚会都安排在道院?”

    任蹇摇头道:“道院只是刑堂,只有犯了错的才拉来这里处置,我们清帮虽已在本地活动多年,但还没正式对外宣布,严三爷向来行事低调,他说要一统码头、摆平各道之后,才对外公开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暗道:“严小寿这是方便对敌人下手,若是名声太大,大家都事先提防,怕就不好做了,就像父亲大人,被人害了都不知什么原因。”

    任蹇现在对吴非是有问必答,不问也答,因为他已经感觉到,清帮挑上吴家作对,根本就漏算了吴非,这小子不但有个身手不凡的女恶仆,自己都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,清帮没有底牌,自己再不表明心迹,下场一定凄惨无比,当下又道:“大爷这两年几乎没有露过面,一直专心炼丹和修道!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声,暗道:“修道才怪,他一定是清帮的幕后真凶,说不定清帮的真正帮主是他,而不是他三弟严小寿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吴非问道:“平时刑堂主事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任蹇道:“是四大长老,他们是九把刀夏计、毒仙子燕萍萍、铁桶成赟、火牛哥陈少保。”吴非知道陈少保已死,其他人一个都没听过。

    “现在他们都在刑堂?”吴非问。

    任蹇摇头道:“我下午被保出来后,四大长老中也就见到毒仙子,其他三个都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陈少保他知道已经死了,其余几个长老,他不认得,下午营救严小寿时,有两个老者被一起打死,不知道是不是四大长老中的两个,于是问道:“那毒镖上的毒,是不是毒仙子燕萍萍所制?”

    任蹇点头道:“不错,但燕长老不一定能解毒,因为长老的解药都要交给大爷,如果燕长老自己中毒,毒性快的话,她自己也来不及重新配置解毒!”

    清帮管理严苛,许多规矩吴非还不知道,他现在只知要抓紧时间找到严小福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吴非带着任蹇出现在蓬莱道院门口,此时道院门口围了不少人,看打扮很多是码头做事的汉子,吴非有些奇怪,怎么这里也被人围住?

    有人认出任蹇,叫道:“姓任的狗堂主在这里,杀了他!”

    吴非吓一跳,这些人原来是以前清帮的帮众,现在不知道受谁的煽动,一起上门算账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人有不少是下午在城外的农家小院门口,听到严小寿那一番话后幡然醒悟,他们怒从心头起,一传十,十传百,也就纠集了数百人来这里闹事。

    吴非急忙拉着任蹇离开,两人绕到偏门,任蹇被吴非在脸上抹了一把改变了容貌,吴非拉出一人问道:“兄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姓燕的妖女人躲在里面不肯出来,我们要将她杀了!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问道:“是清帮的四大长老吗,杀她一个干吗?”

    那人翻个白眼,道:“这四个王八蛋,用尽手段害人,我们已经杀了三个,最坏的就是这个妖女,千刀万剐都不解恨!”

    听到四大长老死了三个,任蹇不由胆寒,杀完长老,肯定是追杀内外堂主,自己就算逃过眼前一劫,也要小心后面的追杀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大家干吗不冲进去呢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俞道长拦在门口,他平时没少接济大伙,可是个大好人,我们只要毒仙子,其余一概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那严小福呢?”

    吴非问。

    那人翻着白眼道:“严小福是谁,他在道院?”

    任蹇在吴非耳边轻声道:“大爷一向低调,除了四大长老和各堂堂主,没人知道他是这里的主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道院门口一阵哄乱,有人叫道:“毒仙子死了,她上吊自杀了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暗惊,毒仙子死了,那解药就只有严小福有,自己可不能再耽误,必须马上进去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到毒仙子死了,激愤不已,有人叫了起来,道:“燕萍萍这厮怎可以这么便宜就死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老乃是天下第一等的阴毒!”

    两人挤到门口,只见一具中年妇人的尸体丢在地上,众人望着她的目光满是有愤怒,却没一个人上前。

    吴非拉着任蹇,使了个隐身咒,悄悄从边上溜进了蓬莱道院。

    这道院大门后站了三个黑衣人,个个执刀,一脸凶煞之气,任蹇很是奇怪,怎么自己进来,他们好像没有看见一样?

    吴非没容任蹇细想,拖着他往里面走,吴非小时候来道院玩过几次,道院里面的位置倒是记得清楚,他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:“怎么燕长老的尸体丢在地上,没有人上去分尸?”

    任蹇道:“您不知道,若说清帮之内最遭人痛恨和害怕的,就是这个燕长老,她活着的时候,我们看见她都要打哆嗦,因为她身上到处是毒,完全碰不得!”

    道院内各个道口都有人守着,吴非觉得这些人功夫一般,远不如刚刚在自己家解决的那十三个杀手,看来,清帮的家底已经止于此,见到有这些人守卫,吴非知道严小福一定在里面,不由心里松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