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拿到解药才行

    刚刚在边上被吓傻的吴家人终于清醒过来,姚氏上前一把拉住吴非道:“非儿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吴世帆脸色难看,道:“你闯了什么祸,这些人为什么要杀你,你回来以后一直神秘兮兮的,这事不说清楚,不许出去!”

    “爹,不是我闯祸,是我们家想插手码头生意,严小寿那厮不想别人插手,于是暗中加害我们,胡家兄弟、康家兄弟、穆子翰都是被他们指使来的!”

    吴非着急地道。

    他瞧见胡家兄弟还趴在墙头看热闹,一招手叫道:“你们几个,都过来!”

    吴世帆一呆,暗道:“我想做点码头生意只是想法,还没来得及开始,就被严老三盯上了?”

    姚氏问道:“非儿,这种事情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昨天晚上在盆堂听到他们的密谋,于是就去找严小寿,并到海大人那里告状,您二位放心,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姚氏皱眉道:“你怎么能去盆堂那种地方呀,太脏了!”

    盆堂虽然在嵩江府遍地开花,但姚氏从没去过,她只听说那里各种人物鱼龙混杂,不是正经人该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胡家兄弟被吴非一喊,屁颠颠跑过来,先前他们看到吴非对付那些清帮的杀手,才知道原来这小子深藏不露,比他那个表妹更要厉害,真不知道他跟谁学的本事,现在随便就能捏死他们。

    胡老大跑过来点头哈腰对吴世帆道:“老爷子,三少爷说得一点都没错,我们去衙门告您,就是任蹇这小子怂恿的!”他一指任蹇,又道:“穆秀才也是他弄的,具体用了什么手段我们不知道!”

    姚氏对吴世帆埋怨道:“我第一次见到严小寿就知道他不是好人,码头那些人是我们对付得了的?这下好了,飞来横祸。”

    吴世帆一个脑袋两个大,道:“难怪严小寿那次来见我,对码头的事特别关心,他若不想我插手,明说就是了,干么暗中害我,我也只是投他点钱,年底想拿花红。”

    姚氏道:“以严老板的身家,干吗要特别屈尊来拜访我们,都怪你笨,不知道轻重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怎么这么笨呢!”

    吴世帆连连叹息。

    吴非对胡家兄弟和仇真道:“你们愿意帮我么?”

    胡老大把胸脯拍得啪啪响,道:“三少爷,您有什么尽管吩咐,我胡有谷水里来火里去绝不含糊!”他刚刚见到吴非的身手,那简直可以用神乎其神来形容,若是傍上他做个小弟,比跟着任蹇这厮在码头上风吹日晒要好得多,况且现在严小寿已死,清帮就一个严小福是不是能撑下去还难说。

    二哥吴宇上来抓着吴非的手道:“三弟,你从哪里学来的这本事,教教我如何?”

    吴嫔也跑过来拉住吴非衣角不住摇晃,道:“三哥,我也要学!”

    吴非现在哪有时间跟他们闲扯,只得搪塞道:“二哥、小妹,等回来我再跟你慢慢讲!”他对胡家兄弟道:“等下可能有倭贼杀来,你们在这里保护我父母,还有,地上这些人是清帮的杀手,也麻烦将他们一一绑起来,等下一并交给衙门处理!”

    胡家兄弟听说有倭贼要来,神情略略滞,胡老大捡起地上一把刀,胆气壮了几分,道:“三少,您放心,这里交给我们兄弟了!”

    吴非拍拍他肩膀,道:“好,你们紧闭大门就是了,回头我会感谢你们的。”胡老大笑道:“三少这是什么话,您相信我们几个,就是看得起我们兄弟,什么谢不谢的!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跟你去清帮的刑堂!”

    晏畅自告奋勇。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不,你留下来,这里你负责,一会昊子回来,你给他开门!”胡老二忙道:“是啊,畅爷,有您带着我们,那些倭贼不进来便罢,要是进来,我们杀他个人仰马翻!”他上次被晏畅整得最惨,这时一副讨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晏畅瞥了他一眼,道:“胡老二,你好像乖了不少!”

    “畅爷说笑,畅爷说笑!”

    胡老二讪讪笑道。

    吴非对父母一个鞠躬,道:“爹、娘,孩儿必须走一趟清帮,孩儿若是不去,思思或许就死了!”

    吴世帆对思思印象不深,姚氏却是认识,她刚才见儿子完全变了一个人,虽然不知他为何长了这样的本事,却仍怕他孤身犯险,开口道:“非儿,你一个人去那啥清帮忒危险了,娘劝你还是去报官,让官府的人出面才好!”

    吴非指着地上躺着呻吟的那些杀手,道:“娘,思思被他们用毒镖射伤了,我若不去找解药,她就死了!”

    姚氏还要念叨,吴非一摆手,指着任蹇问道:“刑堂在什么地方,快带路!”任蹇怯怯问道:“三,三少爷,我若帮您找到大爷,您可否饶我一死?”

    吴非冷哼道:“找到严小福还不行,要拿到解药才行,拿不到解药,我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任蹇见到吴非脸色铁青,不敢再讨价还价,道:“好,只要大爷那里有解药,您就不能杀我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好,我答应你,找到解药就不杀你,赶快走!”

    任蹇一直趴在地上,听到吴非答应,这才哼哼唧唧爬起来,晏畅一脚踢在他屁股上,骂道:“还磨蹭个啥,思思若是死了,我扒你的皮!”

    吴非带着任蹇出了大门,刚过两条街,现墙头趴着不少人在观望,这些人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子,显然知道今晚有倭贼来犯,正在担心害怕,吴非见其中有许多年轻人,不禁喝道:“你们躲什么躲,这么多人,倭贼来了,不知道拿起武器反抗么?”

    有人回答道:“喂,小子,你带头么,你带头我们就一起搞!”

    吴非当然可以带头,甚至一个人就可以搞定,但他现在没时间,只得道:“我有要事,一会就回来!”那人在后面冷笑道:“还好意思讲人家,自己逃得比啥都快!”

    有人在背后远远叫道:“带头大哥,你慢点逃,不要闪了腰!”

    这些人说话阴损,吴非回头一望,眸中射出数道寒芒。

    “哎呀,哎呀——”

    墙头跌落数人,他们摔得莫名其妙,一个个半天爬不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