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章 还有谁在作对

    两个伙计都认得吴非,一人咳嗽着道:“我,我们不知道。”他们脸上满是震惊,这么大的火,都以为必死无疑,想不到这个包下整间客栈的少年居然能强闯进来,而且他走进来,火焰都烧不到他。

    吴非顾不得将他们先送出去,一一拍晕后收入宝囊,他知道活人短时间存放进宝囊不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收好三人,吴非又往前冲过去,前面一片密集火场,砖瓦已将进路封死,吴非感觉到思思就在里面,他抽出邪月刀,运足灵气向前劈去,只听轰地一声,砖瓦被劈开一道两尺宽的口子,但是两边的碎石瓦块又填了进来。

    吴非朝里面喊了几声,没有得到回应,心里更是焦急,忽然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一柄魔道的开山大斧,那是他在荆棘山与乌金长枪一起缴来的战利品,乌金长枪已跟章少换了玉盒,剩下的大斧也是乌金打造,分量更在长枪之上,因为太过沉重,他还没有使用。

    这时吴非掏出那柄乌金大斧,双手对着前面就是奋力一抡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这次比刚才用邪月刀的力量要大得多,前方被劈开一道四五尺宽的豁口,吴非不等豁口合拢,抡动大斧,一边劈一边朝里跨去。

    等跨进这片烟火中,吴非心惊不已,这间屋子已被烟火充满,垮塌的横梁和砖瓦将房间几乎堆满,顶上不住有砖瓦掉落,四周的墙壁摇晃,似乎马上就要坍倒下来。

    吴非感受到思思和林兮涵就在这间屋中,但四下一望,居然没有看见人,他心中大急,难道两人已被埋在这砖瓦之下?

    正在惊惶中,屋角一片火光中,传来一声轻轻的低哼,吴非急忙扑过去,这才现屋角有一个红色光罩,这光罩在火光中与火焰连成一体,不住闪动,吴非乍然看去,居然没有现。

    光罩之内,思思和林兮涵互相拥抱蜷缩在那里,身子微微抖,林兮涵手中握着一块红色的玉片,这光罩显然是她勉强布置。

    见到吴非扑来,那红色的光罩一阵颤动,忽然噗地一声破裂开来,吴非冲过去一把将两人抓起,这时整间房屋都传来吱呀的声音,吴非来不及察看两人伤势,抓住她们向外冲出。

    外面已经无路可走,吴非也不管那么多,抬脚踢破墙壁穿墙而出,他身后不断传来轰鸣声,才刚刚跑出旅店,一声巨大的轰鸣从身后传来,整座旅店已经垮塌。

    吴非来到街上,他使了一个隐身罩将方圆五尺之内封住,探查了一下思思和林兮涵,现两人脉息微弱,虽然伤得不轻,好在还没性命之忧,这才将宝囊中的两个伙计和小孩搬出,然后带着思思和林兮涵离开。

    那些救火兵突然现空地上多了三个伤者,神情有些呆滞,这些伤者是怎么跑出来,难道飞出来的不成?

    来到僻静处,吴非放下两女,现思思后背上还插着两柄飞镖,不由眉头大皱,看来思思与人动手,她虽然修炼体技,但在非修炼者的状态下,顶多算个普通高手,而林兮涵则脸色苍白,完全失去血色,她本来就受伤不轻,这次勉强施展灵力,必定内伤严重。

    吴非握住林兮涵的手,现她十分虚弱,只得将灵气慢慢渡入她的脉门,过了片刻,林兮涵才嘤咛一声舒缓过来,她瞧见吴非,低低道:“师弟,幸好你赶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怎么回事,谁下的手?”

    吴非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林兮涵双眼有些迷离,顿了顿才道:“是昨天晚上你抓回旅店的那人,他带人来的!”

    “是任蹇!”

    吴非一拳捶在地上,他之前把严小寿、严小禄抓在手里,以为任蹇早就被海大人抓了,清帮没人指挥,不会出大乱子,想不到这家伙居然逃了!

    林兮涵有气无力地道:“就,就是他,那些人非常厉害,为了不让他们伤害我,思思把他们堵在门口动手,后来那些人没办法,就在外面放火,我被逼得没法,只好使用了灵气护罩,这,这次怕要糟糕了!”

    “师姐,什么糟糕?”闻言吴非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林兮涵眼神黯淡,道:“我是受伤之身,本不该使用灵气,现在勉强用了,肺腑的伤比之前重了一倍不止。”

    吴非急道:“那会怎样,师姐你不可以死啊!”

    林兮涵苍白的脸上露出微笑,道:“为什么师姐不可以死?”

    吴非眼里流下泪水,一把紧握住林兮涵的双手道:“不可以就是不可以!”

    林兮涵叹了一声,摸着吴非的头道:“我要离开这里,七日之内,我若回到天行大陆,靠那里的灵气滋养,应该能多撑一些时日,想要恢复,只有回到小竹林,服下师傅的白熊再生丸,否则,怕是无可救药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随即喜道:“好,我们现在就回天行大陆去找你师傅!”他这话一出,地上的思思身子忽然微微一动,吴非急忙扶起她,道:“思思,你怎么了,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林兮涵艰难地道:“思思的伤,是中毒,比我还重,你,你快救救她!”

    吴非一惊,撕开思思背上的一块衣服,这才看到她背后黑了一片,像墨染的一样。吴非取出一枚解毒丹给思思服下,又运用灵气一拍,飞镖从思思背上跳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在镖上下毒,我便让他自己也尝尝滋味!”

    吴非收起飞镖,冷冷道。他说着用灵力替思思推拿,但思思的脸色却丝毫没有好转。

    “这是很厉害的毒镖,这种毒,连天行大陆的解毒丹都解不了,必须要找到用毒之人才行!”

    思思呢喃着道:“主,主人,别管我,那些人要害你的家人,赶,赶快回去!”

    吴非一惊,突然想到自己家人现在也在危险中,他见思思伤得如此之重,还一心记挂他的家人,实在有些感动,握住她的手紧了紧,道:“我去找那些清帮剩下的人算账,另外帮你找解药!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吴非心头就是一跳,他给晏畅的那块玉片此时竟也碎了。

    吴非站起身来,找个角落将思思和林兮涵安置好,又给她们加了一个隐身罩,说道:“我去一下!”

    “小,心——”

    思思勉强说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飞身向家中奔去,严小寿、严小禄都死了,还有谁要跟自己作对?

    此时黄昏已过,天色慢慢黑下来,因为刚刚起火,街上的人显得有些混乱,吴非顾不得这些,闪电般飞奔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