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悠悠忽忽闯火场

    泽儿心神大定,暗道:“原来他只是个文弱书生,等见到了,要他尝尝我的厉害!”口中却道:“老祖,您教我的修炼心法,为什么一点用都没有呢,我有气感,却是完全不能运用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微微一笑,像是看穿了泽儿的心事,道:“你练的内功,我也练过,可是连气感都没有,我相信,以后说不定哪天你会顿悟,到那时你一定可以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”

    泽儿点点头道:“希望那一天早日到来!”

    那老者又道:“那个非儿,你不要以为他没练过功夫,他意外得到了我们祖上留下的宝石,说不定已有奇遇,我怀疑,以老师现在的功力,都不一定打得过他!”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,他只拿到宝石,又没有拿到修炼的功法?”

    “这可难说,当初那顾家的丫头,偷了我们的仙字石,说不定将修炼功法抄了一份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,吴非若是见到这两人的面目,一定会惊得跳起来,因为这老者竟是他死去的老师——周老夫子周重生,而那少年则是他的师弟——欧阳济泽,他和泽儿是周重生仅有的两个入室弟子。

    在周重生和泽儿离去的同时,吴非心头陡然一跳,他此时正跟在海大人身后,打算去衙门商议晚上如何对付三百倭贼的来犯。

    吴非按住胸口,觉得心跳得厉害,不由一惊,暗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忽然想道:“不好,思思那边有危险!”他与思思心神相连,这样的反应是第二次出现,上次是和泰朿公主一起。

    晏畅和昊子跟在吴非身边,见他突然间脸色大变,不由问道:“老大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吴非叫了一声,纵马追上海大人,抱拳道:“大人,在下有件急事要办,请恕我先行告辞!”

    海大人板着脸道:“不行,你若是现在走了,谁知道是不是去给倭贼报信!”

    闻言吴非差点一头栽下马去,他苦笑道:“先前严小寿那番话,周围不知多少人听见,他们都散了,唯独我这个抓倭贼的反成了奸细?”

    海大人哼道:“不行,晚上有倭贼来犯,形势紧急,你必须跟我回去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心口又是一阵急跳,接着有些绞痛的感觉传来,他不由大惊,难道思思遇上强敌,受了重伤?

    见吴非双眉紧锁,海大人以为他还在犹豫,不由又哼一声,但耳边忽然响起吴非冷冷的声音道:“大人,清帮已除,我帮您就帮到这里为止,以后的路该如何走,您自己选择,在下只奉劝大人一句话——不要把对自己的要求来要求别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吴非几人忽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海大人呆愣愣站在那里,一身萧瑟,他忽然明白,以吴非的能力,要杀严小寿、严小福那是举手之劳,他根本没必要去拿严小寿的银票,更没必要替自己铲除清帮,吴非这么做,只是对他的一份敬仰,他想要改变自己对这世道的看法,但现在敬仰已去,两人间将再也没有交集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吗?我没错啊!”

    海大人对天出一声嘶吼。

    云深天昏,一道红霞如沟,这是巨大的鸿沟,有谁可以跨越?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

    嵩江府城头忽然出现三条人影。

    这三人正是吴非和晏畅、昊子,吴非施展音遁术进了城,抛给晏畅一块玉片,道:“你跟昊子赶快去我家,若有什么不对,马上将玉片砸碎,我先去救思思!”晏畅二人还未点头,吴非就朝客栈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客栈未到,忽然前面人声鼎沸、火光冲天,吴非暗叫一声不好,看来有人对思思她们下手,不知是严小寿的余孽,还是铣天门的杀手,他只担心思思和林兮涵的安危,一时顾不上细想,朝客栈疾冲而去。

    离客栈还有一条街,就围了不少人,吴非越过人丛想要进去,却被一队救火兵拦住,一个队长模样的中年男人正在那里指挥。

    吴非念了个隐身决,身形一闪,穿越人群而去,有几个眼尖的,瞧见一道白影闪过,都禁不住一呆,怀疑自己是否眼花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吴非不由倒吸一口冷气,只见整个客栈烈焰熊熊,前门几处被烧塌,里面的房子烧得吱吱作响,仿佛随时会垮塌下来,外面的人根本进不去,里面的人也不可能出来。

    呼号声此起彼伏,数十人拎着桶子从外街提水过来,然而杯水车薪,火势根本没有控制的可能。

    吴非不敢迟疑,他避火诀还是学过,却还从未有机会施展,这时运用灵气念起口诀,一头冲入火场,只觉得身上一阵烧痛,低头看时,只见衣服外面似裹着一层淡淡的黄光,虽然烧得有些灼痛,却并没起火。

    这一下吴非心里有了底,他大步冲进去,只见里面到处烟火弥漫,哪里还分得清东西南北。

    刚跑几步,吴非就现地上倒着二人,这二人被梁木砸中,身上已经起火,却尚未身死,正出痛苦呻吟,吴非心中不忍,拉起他们冲出火海,丢给救火兵,叫道:“快找郎中,他们还没死!”

    那些救火兵陡然见到里面冲出一人,手里还抓着两人,都是惊得下巴没合拢,尚未弄清情况,见那人返身又冲进火场,一时个个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火烧得更旺,空气中有一股浓烈的油气,显然这里被人泼了油,顶上不住有烧断的梁木掉落,更有砖瓦泥块一起砸下,吴非被砸中数次,但他靠防护罩挡开那些碎片,居然毫无伤。

    吴非收摄着心神,仔细感应思思的位置,令他心惊的是,思思的感应十分微弱,若有若无,仿佛随时都会消失,不知道是火场的原因,还是思思真的受了重伤。吴非暗暗焦急,他向大火深处探去,很快就现了两具烧得半焦的尸体,一具是店老板,还有一具是个中年妇人,估计是老板妻子,吴非略一凝神,就知道这两人是先被杀再烧,看来对付思思人出手狠辣,完全没有顾忌。

    忽然里面传来几声咳嗽和小孩哭声,吴非一脚踢开一道墙,就见有两个店伙计抱着个小孩被压在角落中,大火已将三人包围,他们身上的衣服也都着火,随时有生命危险,吴非冲过去拍灭他们身上火苗,叫道:“那两个女人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