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章 冷眼旁观者

    人群先是一阵愕然,有人叫道:“他是严小寿那垃圾的二哥!”

    严小禄连连摆手,叫道:“我不是,我不是!”

    一个清帮的帮众跨步出来,一脚踢在严小禄下腹,骂道:“你不是谁是!”

    严小禄惨叫着蹲下去,人群再度汹涌而上。

    吴非拉着海大人,尽量不让他受到冲击,那边的结果不用看他也知道,严小禄必和其他人一样,被活生生撕裂!

    “究竟是民心中存有残忍的一面,可以被利用和挑动,还是压抑后的爆,比残忍更可怕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禁不住疑问。

    人群终于慢慢散去,似乎一切又将归于宁静。

    夕阳落下,天空像被抹上一抹血腥的残红。

    一条羊肠小道上,一个骑驴少年和一个身形瘦削的老者向远处走去,他们之前一直站在人群后面观看清帮帮众围困农家院子。

    那少年相貌清秀,一对眸子灵光闪闪,显得十分机灵,因为年纪不大,脸上还带了些少年的顽劣之气,较为特别的是,他的头带着蓝紫之色。

    这少年年纪在十五六岁,胸前一枚长命锁在夕阳下闪烁着银光,老者一身儒装,面容清癯,约摸六七十岁。

    “老师,真想不到,以清帮的实力,竟然会在顷刻间土崩瓦解,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这少年称老者为老师,可是老者却为他牵驴,反而像少年的仆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世事无绝对,有否极泰来,就有盛极而衰!”

    那老者一手牵驴,一手捋着胡须点头道。

    那少年道:“清帮既已被灭,也省了老师您来出手,嵩江府应该能太平一段时间吧?”他言下之意,竟是这位老师可以对付整个清帮。

    那老者微微一叹,回头道:“泽儿,你看问题不能只看表面,一个清帮覆灭了,会有更多的清帮崛起,他们会重新瓜分这块地盘,对嵩江府的百姓来说,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那叫泽儿的少年惊道:“老师说的是!”

    那老者又微笑道:“对了泽儿,刚才我们看了那么久,以你看来,今日清帮的覆灭,是何原因造成?”

    泽儿躬身道:“学生以为,是海大人的号召力所致,海大人名满天下,在那么混乱的局势下,若不是他舍身犯险,稳定局势,怎么可能让清帮的帮众倒戈相向?”

    听到泽儿这么说,那老者摇头笑道:“泽儿,你又只看到一个侧面,海大人的声望只能是其二,他的决心才是其一,若不是海大人一心铲除黑帮,清帮也不会动骚乱来反逼,而其三,就是清帮本身也有矛盾,以海大人的声望和决心,原先并不足以让内部矛盾如此激化!”

    泽儿有些糊涂,脱口问道:“老祖,照您这么说,海大人和清帮都不是主要原因,那主要原因是什么?”他这次没有称呼老者为老师,而是称为老祖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么,在外面,只能叫我老师,没有外人在时,才可以叫我老祖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泽儿一时大意,下次不敢了!”

    那老者接着道:“关于主要原因,这个老师没有亲眼见到,所以只能推测,我总觉得此事有些蹊跷,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背后操控,但他操控得行云流水,无懈可击,实在让我想不出什么样的人才有这样的能力!”

    泽儿摇摇头,有些不信,道:“操控,我怎么一点也没察觉出来?”

    那老者道:“严小寿突然癫,你不觉得很可疑么?”

    “老师这么一说,学生才觉得可疑!”

    “还有,那些倭贼杀伐果敢,我听说前月在苏州,有七八个倭贼追杀上百官兵,最后飘然而去,你什么时候见他们猖狂逃窜,一下被活捉几个的?”

    泽儿连连点头,道:“老师所言极是,学生真是浅薄!”

    那老者又道:“不过,海大人也忽略了重要的一点,所以他虽然假众人之手为嵩江府铲去清帮,实际上并未斩草除根,永绝后患!”

    泽儿有些糊涂了,道:“老师您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那老者道:“严家有三兄弟,外人只知严小寿、严小禄,谁又注意老大严小福?”

    泽儿疑问道:“严小福是老大我知道,学生也只知有其人,而不知其做过什么,有什么事迹,这样的人,海大人要如何对付?”

    那老者道:“正因为他什么都没做过,才更可怕,试想,他有两个这么厉害的弟弟,怎会大隐隐于嵩江府?一定是刻意为之,我听说那严小福早年修道,乃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,海大人清理清帮余孽时,必然会遇到麻烦!”

    泽儿并不在意,道:“那个严小福有多深的道行,以老师您的本事想要灭他,一根手指足矣!”

    “不能小看任何人,哪怕他一无是处,就算你一根手指可以灭他,也要用一只拳头的力量去对付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谆谆教诲。

    泽儿点头道:“是,不能对任何敌人轻敌,学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牵着驴慢慢前行,口中又笑道:“我倒愿意静观其变,瞧瞧是海大人厉害呢,还是严小福的反击更犀利,在观察事物这点上,你非儿师兄是非常细心的,这点你要好好学习!”

    泽儿撇撇嘴,道:“他明明是我师弟,居然仗着年纪大要当我师兄!”

    “师兄师弟只是一个称呼,我倒是希望你各方面都过他,那时你才是真正的师兄!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也不去计较了,师弟就师弟,可是老师,非师兄他在渡船上突然下手,夺走了我们的家传仙字石,他那么聪明的人,怎会忽然做出这种事来?”

    那老者呵呵一笑,顾左右而言他,道:“这点我也想问问,他怎么就鬼迷心窍,也许是受了蛊惑吧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说非师兄受了顾家那个贼的蛊惑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谁说不是。”

    泽儿哼道:“那非师兄现在在哪,我要亲自问问他,怎么可以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?”

    老者目光放远,悠然地道:“老朽也想知道,你这位非师兄,读书写字的悟性确实很高,但这件事是非不分!”

    泽儿问道:“那他的刀法和内功呢?”

    老者摇头道:“我只教他读书,别的都没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