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通通该杀

    那汉子指着人群中一个想要躲闪的老者叫道:“陈火牛,陈少保,你出来!”

    那老者是个黑衣粗壮的五旬汉子,他便是陈少保,吴非一直暗中注意这人,陈少保开始是和奎爷守在严小寿身边,见到情形不对,已退入人群,想不到还是被牵连进来,心中叫苦不迭,见所有人都望着自己,想要溜走为时已晚,只得硬着头皮走说道:“易文虎,我,我很久没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乃是易文虎的哥哥,叫易文龙,他冲过去一把揪住陈少保的衣襟将他拖了出来,道:“胡扯,我弟弟亲口说了跟你去运货,你回来了,他到现在还没回,说,你把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少保说话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严小寿忽然道:“陈少保,你不是说上个月你堂下出了叛徒,被你处决了,是不是易文虎?”

    陈少保额头冷汗直流,道:“没,没有,我从来没有处决过谁!”

    这时人群中又跳起一人,这人也是三十左右,却只有一只左手,他指着陈少保鼻子骂道:“从来没有,去年运货,船上闷热,我在货中拿了一把什么和扇扇凉,你说违反了帮规,剁了我一只手,周老七私藏了一双象牙筷,你把他处死了,你还敢说从来没有?”

    吴非见到清帮的人自己开始反水,知道严小寿大势已去,就算他今日不死,上面的徐公公、张公公那些也不会让他活着。

    陈少保被易文龙追问就已经应接不暇,这时只能继续抵赖,道:“我,我没有处死谁,你胡说!”

    一只手的汉子拉起边上一人,道:“癞老实,你最老实,也是文虎哥的跟班,这次运货你去了,你说易文虎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癞老实是一个四十开外,花胡子的憨厚汉子,他低头喃喃道:“我,我不敢说!”

    易文龙一个箭步冲过来,抓住癞老实就是两记耳光,恶狠狠地道:“你不敢说是什么意思,看来就是你杀了我家文虎!”

    癞老实急了,叫道:“我没有,文虎哥对我一直很好,在帮里,他,他最罩着我,我杀他干吗!”

    易文龙揪着癞老实的衣领,吼道:“癞老实,你没良心,是个孬种,我想起来了,我家文虎说过,没有他你早死在大街上了!”

    癞老实满脸通红,猛地一跺脚,道:“好,我告诉你们,文虎哥是火牛哥杀的,火牛哥说他不守帮规,运货时私自上岸,火牛哥现了,他不但不认错,还满嘴狡辩,火牛哥以走漏消息和叛帮的帮规在苏州河将他处死了!”

    易文龙哇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他终于确认了兄弟的死讯。

    陈少保见无可抵赖,只得道:“我,我只是按帮规办事,帮里的规矩如此,谁敢违抗就是死,我,我自己也不敢违抗!”

    严小寿头脑一痛,仿佛被针刺过,他蓦地清醒过来,想起刚才的情形,一颗心陡然沉到了谷底。这时他耳中忽然钻进一缕细细的声音:“一条道走到黑,你已经没有回头之路可走,想让别人意外,自己必然先意外!”

    先前严小寿威胁吴非,让他小心家人出意外,这让吴非动了杀心,他不是圣人,以他现在的年纪,还看不淡恩怨,看不破是非,他不能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,还跟别人去讲理。

    四周人群都朝严小寿望去,那眼神十分骇人,严小寿看向吴非,忽然绝望地大叫:“你,你不是人,你是鬼,你是索命的厉鬼!”

    众人已经控制不住,不断向前挤压,奎爷等人想要开溜,都被推到中间,吴非护住海大人向后退去,这么多人涌过来,他要应付还真有点吃力。

    严小寿环顾四周,他再计谋百出,也想不出如何来应付眼前局面,现在众人的眼睛血红,离爆只差一点火星。

    易文龙摇晃着身子朝陈少保逼近,陈少保见他双眼通红、牙关紧咬,一双拳握得跟铁锤一般,忍不住心惊胆战,忽然一个转身朝人群中钻去。

    “杀,这些人通通该杀!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易文龙一下扑了上来,他从背后抱住陈少保,对着他后脖颈就是狠狠一口,陈少保一声惨嚎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人群的愤怒再也不能抑制,他们各自寻找目标,纷纷向严小寿、奎爷等人扑去。

    奎爷那些人本想护在严小寿身前,拼死抵抗,但人流如潮,将他们一下冲开。

    吴非和海大人眼睁睁见到严小寿被人撕裂,有人甚至将他身上的肉撕下来揣入怀中。

    陈少保一肘击在易文龙胸口,易文龙闷哼一声,松手退了一步,但随即陈少保被围上来的众人砸倒在地,刀棒之下,顷刻就被人分尸,易文龙生生撕裂陈少保胸膛,将他一颗心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奎爷和另一个老者被冲到一边,两人连连嘶吼,双掌狂劈之下,竟冲出去数步,他们武功高强,有数人被立毙当场。

    这下更激起公愤,有人挥舞铁链拦截两人,由于人太多,避无可避,奎爷腰上忽然被一条铁链缠个正着,要知道来的这些人,大都是清帮帮众,他们身上带的武器各式各样,奎爷挥掌去劈铁链,却有人抛出渔网,将他兜头罩住!

    清帮之内,严小寿亲自出手处死的人并不多,大多是由刑堂颁布命令,奎爷和阿大作为严小寿的贴身打手,地位和权力并不在刑堂之下,下层帮众对他早已恨入骨髓,这时见奎爷被网子罩住,菜刀棍棒等乱七八糟的武器一起招呼过去,可怜一代内家高手,竟在这样一场战斗中惨烈死去。

    纷乱渐渐平息下来,忽地院子里一声喊,有人被推了出来,吴非定睛一瞧,此人竟是严小禄!

    那严小禄听到外面的喊杀声早已心惊肉跳,又听士兵们说严小寿已死在人群中,不由心胆俱寒,他趁晏畅和昊子趴在墙头观战,悄悄向屋里躲去,那些士兵中也有几个清帮帮众,他们见了外面的杀伐,不由热血澎湃,上前就把严小禄拖出来,直接推到院子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