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快杀了我

    严小寿脸色白,比先前被吴非擒住还要白,此时他觉得浑身难受,到处痒得难受,不由挠了几把,这一挠不要紧,顿时全身奇痒无比,仿佛有千百只虫豸在爬行撕咬,意识一阵模糊。

    奎爷几人见严小寿神态怪异,急忙向他靠拢,见身上抓得满是血痕,不由惊道:“老板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严小寿这时已撕烂了衣服,将自己抓得血肉模糊,他掐着自己喉咙嘶声道:“我,我好难受,快,快将我杀了!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道:“帮主好像中毒了,快将他穴道封住,带回去治疗!”奎爷出手如电,封住严小寿的穴道,严小寿身不能动,但脸上神色却更痛苦,大叫:“别,别碰我,快,杀了我,快杀了我!”

    一些清帮的下属手足无措,严小寿桀桀怪笑道:“你们怎么还不杀我,是我引来的倭贼,他们今天晚上还要血洗嵩江府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到严小寿这么说,都不由得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严小寿哭着嘶吼道:“是我引来的倭贼,你们为啥不信,还不来杀我?”他一通乱说,包揽了不少罪名。

    周围人群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,奎爷几人忙道:“老板说的是疯话,大家不要当真!”

    严小寿叫道:“我,我没有说疯话,今天晚上三更,小东门外大码头,会有三百倭贼来血洗嵩江府!”

    海大人隔得有些远,但关键几句已听见,他眉头紧皱,迈步向严小寿走去,吴非不敢怠慢,紧紧跟在身后,人群见到海大人过来,自动向两边让去。

    有人开始将信将疑起来,问道:“严老板,你为什么要私通倭贼?”

    严小寿神志已不清醒,叫道:“因为,因为我本来干的就是走私,可是四处触禁,嵩江、苏州等地若是不乱,我如何能贩卖财?”

    这时海大人已经走到面前,他声问道:“那你为何要霸占所有码头?”

    严小寿笑道:“控制了码头,才能更好地运送货物,海大人你连这点也不懂么!”他笑得比哭还难听。

    海大人接着问道:“你是不是买通了南京镇抚司徐公公?”

    严小寿冷笑道:“一个徐公公够么,京里的张公公都是我的靠山,你们谁也别想动我!”

    吴非先前在高台上猜测严小寿动用的是什么关系,他以为严小寿就是锦衣卫的关系,没想到他每条线上都有人,此人的靠山不止一座,要搬倒这样的人物,实在比他最初预想得要难得多。

    海大人心里一沉,严小寿若真跟张公公那些人熟,受锦衣卫保护也不是不可能,于是道:“今日来的这些人,都是你们清帮煽动的么?”

    严小寿道:“是啊,你们为什么,为什么还不来杀我,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,我叫你们往东,你们敢往西么!”

    人群开始愤怒,他们盯着严小寿,都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奎爷见到势头不对,想要去封严小寿的哑穴,瞧见吴非正望着自己,心中一个激灵,伸出的手不敢再点下去。

    严小寿双目赤红,喘息道:“快点杀了我,谁不听我的话,我就把他连石块一起装进麻袋,再丢到江里去!”

    有人立刻高声问道:“码头每天都有人失踪,是被你丢下去的么?”

    严小寿嘿嘿笑道:“是啊,敢和我作对,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死路!”

    “我们若不加入清帮,就没办法在码头上讨生活,是不是也是你下的令?”又有人问。

    严小寿声嘶力竭地道:“是啊,是啊,我要让整个嵩江府都成为我清帮的势力范围!”

    海大人怒道:“刚才涂把总送你出来,你为何要诬陷杀害他!”

    严小寿已经貌似癫狂,但他依旧回道:“我不单要杀他,还要杀你,姓海的,我要杀所有和我作对的人,不杀你们,我通倭贼的事岂不败露出去,你们死了,不过是一次民变,况且有倭贼这面挡箭牌,谁会想到是我严三爷干的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冷笑,他开口问道:“你们清帮和铣天门有没有勾结?”

    这问题纠结了吴非好久,但严小寿想也不想,说道:“没有,铣天门算个屁,他们是缩头乌龟,只敢躲在暗处,敢到嵩江府看看,我叫他变成垃圾阿三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吴非有些失望,铣天门一点头绪都理不出,他可无法安心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奎爷等人听到严小寿这一通说话,互相对望一眼,眼中都有绝望之色,慢慢退入人群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彻底愤怒了,不少人卷起袖子就要冲上来撕碎严小寿,海大人手一拦,道:“大家静静,大家静静!”

    严小寿口吐白沫,兀自道:“快杀了我,杀了我吧,我罪有应得,我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吴非此时心里无限感慨,他若不是身负奇能,如何站在严家兄弟面前,恐怕连任蹇都不用出面,只一个胡家兄弟就能逼得他走投无路、倾家荡产,而海大人再有决心,面对这么乱的局面,他能快刀斩乱麻,清理出一个头绪么?

    俗话说,杀鸡焉用宰牛刀,可是此刻吴非心里明显感觉到,即使自己拥有越对手一百倍的力量,也未必一定能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人群中突然挤进来一个汉子,这人三十几许,国字脸,两条粗壮的胳膊露在外面,肌肉虬结。他挤到前面,厉声问道:“严小寿,我兄弟易文虎帮你运货,运到哪里去了,怎么几个月都不见人?”

    严小寿哭着笑道:“易文虎,是谁的手下?”

    那汉子道:“他跟的是火牛哥!”

    严小寿道:“他是烈火堂的人,你去问陈少保,他肯定知道!”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严小寿只求一死,一定会把罪名揽到自己身上,想不到他貌似疯癫,居然不把所有罪名认下,看来并不是真的疯了。

    其实严小寿身上难受无比,偏偏意识清醒,不能昏迷。

    吴非对林兮涵给他的蛛实片暗暗吃惊,如果没有林兮涵临走给他的这个东西,严小寿不可能说出这些话,那他和海大人还不知道要如何处理,这个蛛实片有时间限制,所能维持的时间不长,一旦拷问的对象说了实话,用不了多久就会清醒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