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 保命要紧

    涂把总摆手道:“好,好,我答应你们,但你们拿了倭贼就要退走!”

    有人吼道:“还不快交出来,再讲废话,我们冲!”

    涂把总咬咬牙,指挥士兵将三个倭贼从墙上抛了下去,海大人在屋内气得直跺脚,他抓捕倭贼只带来七八个衙役,剩下的全是涂把总的兵。

    三个倭贼被抛下去,不少人围上来,有人盘问了两句,忽然高叫道:“不错,这三个就是倭贼!”话音一落,众人手中的棍棒菜刀一起落下,也不管其中一个是女人。

    惨呼之声乍然响起,但顷刻间已经消散,只剩下那今人心悸的余音萦绕在众人耳中,不多时,地上已多了三摊肉泥。

    涂把总趴在墙头看得心惊不已,严家兄弟却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疯狂地打杀一通,却仍然不解恨,有人高叫道:“还有,还有倭贼,为什么不都丢下来!”

    涂把总急得直搓手,道:“没了,真的没了,还有就是倭贼的尸体了!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叫道:“尸体也丢出来,我们要瞧见才信!”涂把总又命人把射杀的三具倭贼尸体抛下去,下面那些人疯狂地冲上去又是一通砍杀,顿时也将三具尸体也剁成肉泥。

    “倭贼都交给你们处理了,现在可以退了么?”

    涂把哀求着朝下面叫道、

    吴非冷眼旁观,他在搜寻谁是这群人的指挥者,他若不把严家兄弟救出去,这些人根本不会退走。

    外面有人叫道:“不对,还有,还有一个私通倭贼的奸细,快把他交出来!”涂把总几乎要哭了,道:“真的没有了,哪里有奸细啊!”

    外面那人道:“有,肯定有,没有奸细,那些倭贼怎么可能住在这里!”外面的人又一起鼓噪起来,涂把总急得抓耳挠腮,局面展到这个样子,是他始料未及,都说清帮碰不得,连皇帝老子来了都要抓瞎,看来一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严小寿这时朝涂把总拱手道:“大人,在下愿意出去和那些人谈谈!”

    涂把总喜道:“好,好!”他虽然知道这些人必是严小寿召来的,但此时再不放他出去,后果怕更严重。

    严小禄上前道:“三弟,你一个人出去不安全,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吴非上前一把抓住严小寿的手,目光锐利地朝他一扫,道,“让在下跟你一起去,如何?”

    严小寿脸色微微一白,道:“好啊,好啊,那就有劳吴少爷了!”

    涂把总插话进来道:“吴少爷,你还是保护海大人要紧,让本官陪严大人一起走一趟!”他对严小寿眉开眼笑道:“严大人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劝他们退走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严小寿端起架子道:“这个在下可不敢保证!”说话间,他朝严小禄使了个眼色。吴非知道他在玩鬼,但是见到涂把总一副急于脱身的模样,暗道:”你以为出去就安全了?”

    晏畅拉了拉吴非袖子,悄悄道:“就这样让他走?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他目中杀机一闪,伸手在严小寿肩膀轻轻一拍,暗中把林兮涵给他的蛛实片用灵气化开拍进严小寿的经脉,先前几次他都想使用,却一直觉得没到最后关头,不过他一拍之下,也没有让蛛实片立即作,而是给他缓一缓的时间,吴非要看看严小寿还有什么表演。

    “严老板,我劝你还是小心,外面那些人杀红了眼,只怕不会分什么青红皂白,若是误伤了阁下,在下可没本事援救!”

    “多谢吴少爷提醒,这个就不劳操心了!”

    严小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涂把总拉着严小寿爬上墙头,涂把总叫道:“你们看清楚了,这是严老板!”下面的人看见严小寿,有些人向他点头朝拜,有些人却还面色懵懂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见到这个场面,吴非心中已经有了一些分寸,暗道:“你会利用这些人,我便不会么?”

    “各位兄弟,大家静一静!”

    严小寿朝众人一抱拳,双掌下压,朗声说道,他一开口,下面的人居然真的慢慢安静下来,严小寿又道:“我是绸缎行的严小寿严三爷,大家都认得我吗?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叫道:“三爷,您是我们嵩江府的老大,每年都去城隍庙烧第一炷香,啥人勿认得你呀!”

    严小寿笑道:“好,那我讲的话你们信不信?”

    有人立刻带头喊道:“信——”

    其他人慢了半拍,但也跟着喊信。

    涂把总听得心神大定,看来要解决下面的骚乱,拉严小寿上来就可以了,海大人不知嵩江府的水深,以为凭一己之力可以肃清清帮势力,简直是做梦。

    吴非对晏畅和昊子淡淡道:“你看,他们要做戏了!”

    只听严小寿大声道:“好,那我告诉你们,这里确实没有倭贼了!”

    “严老板,你站在上面讲,我们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受到胁迫,你下来讲我们才信!”下面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吴非一直留意,此时已经锁定下面的带头之人,下面带头的有两个,一个是奎爷,另一个是个身高七尺的黑衣粗壮老者。

    严小寿看了眼涂把总,涂把总连连点头,他这才道:“好,我跟这位大人一起下来,大家退后,退后!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群一阵骚动,有人呼喝着大家后退,吴非身子一退,几步来到屋前,有一排士兵想要拦他,吴非一把将他们推开,随即打开门道:“海大人,涂把总要和严小寿出去,你快随我来!”

    海大人正在门边大雷霆,见到门开,径自冲了出来,还未站稳就急急问道:“外面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涂把总把倭贼都丢了出去,已被骚乱的人群打死!”

    吴非说道。

    海大人气得直跺脚,他向院墙边冲去,只见严小寿和涂把总刚从矮墙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去不得呀!”

    有几个士兵叫了起来,涂把总这一出去,那些当兵的群龙无,完全不知道应该听谁的指令。

    “没事——”

    涂把总落地后大义凛然地回头一笑,他私自下令丢倭贼出来,事后海大人必定向朝廷参本,他这把总的位置不但丢了,弄不好还有更严厉的处罚,但目前的态势却是严小寿掌控全局,这院子里的人只怕全部会被清帮铲除,海大人保不保得住也很难说,眼下得保命要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