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比一根筋还一根筋?

    吴非见海大人对自己的眼色有些冷漠,知道他对自己品行产生怀疑,不由暗暗摇头,此事一了,以后对这位清官大人还是敬而远之,所谓伴君如伴虎,伴着清官苦上苦,因为他会用要求自己的道德标准来要求别人,这是别人无法接受和做到的,就算标准一样,每个人的做事习惯、先后次序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严小寿忽然怒喝一声,冷笑道:“好,是你们逼的,到了现在我不得不说,我是锦衣卫南京镇抚司的密探,嵩江府锦衣卫指挥佥事,老板的身份不过是掩人耳目所用,那腰牌就在我怀里,你等无知小人快拿出来瞧瞧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顿时都呆住了,吴非更是心头一沉,如果严小寿是锦衣卫的指挥佥事,那他的行为只对上级负责,锦衣卫是皇上直接管辖,地方官员哪有权力动他,难怪先前他有恃无恐,原来是有这个身份在!

    两个衙役慌张地从他身上搜出一块腰牌,晏畅呸了一口,先前没在他身上仔细搜查,居然出了这么个篓子。

    海大人等看过腰牌,都是脸色铁青,涂把总更是悔得连肠子都青了,都说跟姓海的一起共事要倒霉,自己怎么就不信,为了立功结果把前程丢了,说不得连小命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严小寿得意地道:“这个身份本来是不能暴露的,但你们诬告我们兄弟私通倭贼,这是死罪,不错,我是和倭贼有联系,但那是上头的旨意,是放长线钓大鱼,还是另有目的,我却不知,况且我们锦衣卫行事也没必要向你们地方官员禀告,现在姓吴的破坏了镇抚司徐大人的计划,此事必须严惩!”这是他最后的绝招,此话一出,无论吴非等人抓到他什么把柄,他都可以把锦衣卫拿来做幌子推脱抵赖。

    海大人沉默片刻,将那腰牌在手中掂量了一下,道:“你的身份我会去确认,但我不信徐大人会让倭贼血洗嵩江府,难道这也是计划?既然你是本地的锦衣卫指挥佥事,到了这个时候,也当说出倭贼的计划了吧?”

    这时一骑战马奔到院子门口,先前涂把总派出去的亲兵急急忙忙跑了进来,贴在涂把总耳边道:“曾把总、刘把总他们说眼下事务繁忙,不能派人前来,要大人自行解决。”

    涂把总低骂了一句:“这两个老狐狸!”

    严小寿哈哈一笑,对海大人道:“这个我不能说,也不必对你们说,现在,先给我松绑!”

    涂把总立刻见风使舵,忙跑上去给严小寿松绑,口中讪笑道:“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识一家人,严大人多多包涵,多多包涵啊!”他松了严小寿,又去帮严小禄松绑。

    吴非没算到严小寿的后招这么棘手,此时如果放虎归山,可谓后患无穷,他一双拳头握紧,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强烈的杀机,正想着要用什么方法下杀手,屋里忽又传出一声女人的叫声。

    一直不说话的相田鬼冢忽然道:“对了,锦衣卫的腰牌我家主人也有,你们也绝对不能杀圣子夫人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都又一愣,一个衙役终于忍耐不住,怒喝道:“你这死倭贼,难道你还是锦衣卫的不成?”

    相田鬼冢道:“我瞧见老大悄悄给他夫人一块牌子,跟这块腰牌一样,说在这里行走,只要亮出来,没人敢动她,甚至连问都不敢问!”

    严小寿心中恨极,他是给过这伙倭贼头目一块腰牌,再三关照,让其便宜行事,想不到那倭贼不但给了夫人,还让其他人知道,真不知他们脑子是不是用来想事的。

    晏畅冷笑道:“唉,没想到呀没想到,只要有了腰牌,连倭贼都可以变成锦衣卫!”他对着屋里喊道:“昊子,搜那女倭贼,瞧她身上有没有腰牌!”

    片刻后,屋里传来昊子的叫声,道:“找到了,在这里!”他奔出屋子,手中举着一块黄铜牌,海大人接过铜牌一瞧,只见上面写着——锦衣卫指挥使,尤顺。这块牌子与严小寿拿出来的十分相像。

    海大人问相田鬼冢道:“这块牌子是谁给你们头的?”

    相田鬼冢摇头道: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我们上岸前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拿着腰牌对严小寿冷笑道:“堂堂倭贼也是我们大明的锦衣卫,看来,这锦衣卫的身份很不值钱啊。”

    严小寿道:“我这块乃是如假包换,大人可以向镇抚司徐大人验证,他那块是真是假,我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道:“锦衣卫哪怕再有借口,也不可能给倭贼腰牌,这里面一定大有问题,所以本官一定会向镇抚司徐大人问清楚,说不得这里要委屈一下严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严小寿心里冷笑,你能不能见到徐大人还两说,就算我这牌子是假的,也一样可以脱身,他开口笑道:“哪里哪里,该当如此。”其实他这锦衣卫腰牌是向镇抚司徐大人重金贿赂而弄来的,此案涉及通倭,那徐大人胆子再大,也绝不敢包疪,但严小寿此时望了望天色,自语似地道:“怎么还不来?”

    海大人站在身来,对涂把总道:“我们走吧,将这几个倭贼一起带走!另外要通知曾、刘二位把总来衙门,一起商议如何对付倭贼来袭!”他说完,也不理吴非,径自向院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严家兄弟虽然被两个士兵跟着,却已恢复了行动,晏畅不由对吴非埋怨道:“刚才我帮了海大人一个大忙,怎么他一点也不领情?”他说的是审问相田鬼冢,吴非苦笑道:“你要他怎么领情,是赏你银子,还是给你个师爷当当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银子、师爷都没想过,但他至少要说声谢谢吧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谢,他老人家正生气呢,没看见刚才严小寿倒打我一耙?”

    晏畅气呼呼地哼道:“海大人也不近人情了,对了,他不是不近人情,是完全不知道什么是人情!”

    吴非安慰他道:“算了,我们做好自己的事便罢,别的也不用操心。”

    晏畅还是不服,正要说什么,院子外面忽然起了一阵骚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