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血洗嵩江府?

    这话一出,涂把总和海大人都是心头一跳,齐齐望向相田鬼冢,生怕他关键时候掉链子,但相田鬼冢没有觉察一般,道:“我们这次来了一共九十六人,接应是有的,但严老二说这边的码头还不安全,要等他们全部控制了再过来,到时再上岸做一笔大买卖。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那接应的会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相田鬼冢道:“他们不是接应,是这次的主力,大概有三百人吧,我们打算血洗嵩江府!”

    吴非先前以为这伙倭贼有一百多人,想不到还不足一百,这次接应的也不过三百人,但就这么一点点倭贼,就敢称血洗嵩江府,真是太过狂妄,随即他想到严小禄会故意按兵不动,到时遭殃的可不知多少人家,心里更是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晏畅冷笑道:“有我们在嵩江府,你们还敢来动手?”

    相田鬼冢道:“严老二说会有办法对付你们,到时你们都会被人告状,关到衙门去,而我们晚上行动,杀完就走,你们想追也不知从哪里追!”

    严家兄弟心里那个火,都说倭人嘴紧,怎么这小子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,问的说,不问的也说,真是不知所谓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最大的失误是小看吴非,以为几个毛孩子会点功夫,再厉害,也斗不过他们人多。

    晏畅道:“那你们计划什么时候血洗嵩江府?”

    相田鬼冢正要回答,严小禄再也忍耐不住,歪着脖子骂道:“你这倭贼完全是血口喷人,一派胡言,我根本就不认识你!”

    相田鬼冢奇道:“你是不认识我,但我认识你们呀!”

    严小禄闻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这人不但笨,还认死理。

    涂把总听得心惊不已,涉及到倭贼来犯这等大事,此时想找借口开溜也不成。

    吴非向海大人望去,只见海大人仍稳坐磐石,并没什么危机感,不由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那相田鬼冢自顾自又道:“本来我们打算今晚动手,只是一直在等通知,他们怎么布置的,我们并不知道,这个你们应该问问严老二。”

    严小禄和严小寿气得身子抖,严小禄刚才已经打断相田鬼冢的讲话,这家伙真是一根筋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计划的时间。

    海大人点点头,对下跪几人一声大喝,道:“事到如今,严家兄弟,尔等还不从实招来!”他声音威严,严小寿和严小禄都是身子一震。

    但严小寿随即讶异地道:“大人,您不能偏听一面之词,要我们招供什么?”海大人见他一副无赖嘴脸,怒道:“你不说是么,好,给我拖下去重杖三十!”他见严小寿身体不如相田鬼冢结实,怕将他一下打死,所以减了十杖。

    严小寿叫道:“冤枉,大人,我状告吴家少爷不但栽赃陷害,还抢劫掠过,他身上的几千两票,都是上午从我这里威胁欺骗拿去的!”海大人闻言狐疑地望着吴非,道:“你借机侵吞别人财物了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郁闷,这海大人老糊涂了吧,眼下的关键是查找出倭贼行动的时间,这个节骨眼上问这些,真是不知轻重,于是抱拳道:“先前严小寿向在下行贿,求我放他一马,仓促之间,还未来得及向大人禀告,这些银票确实是严小寿所给。”

    其实银票是晏畅索要得来,并不是吴非伸手,但现在哪里说得清。

    严小寿又道:“他不单陷害我们,还仗着有功夫,将我的两个管家奎爷和阿大踢下高台,如今生死不知!”

    海大人失望地望了吴非一眼,道:“我若不问,你便不说么?”他对吴非出手并不意外,但对私吞别人财物之事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吴非一头冷汗,自己千辛万苦帮他对付清帮,还无意中抓到了严小禄私通倭贼这样的大案,却被扣上一顶勒索的帽子,真是欲哭无泪,况且他一直在忙碌中,哪有时间向海大人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当下吴非掏出严小寿的那些银票递过去,道:“这是严小寿自己拿出来行贿,想要我放他一马。”

    一个衙役接过去清点数目。

    海大人道:“吴家少爷,看在今日你帮本官抓住这伙倭贼,此事回去后再和你细查。”

    严小寿又叫道:“我没有向他行贿,若是行贿,必是整数,可是那些银票一共有五千三百八十五两,有一张还是五两的小票,请问,哪个行贿还带个零头的!”

    海大人目光变得锐利起来,他问那清点银票的衙役道:“数字是多少?”那衙役道:“没错,是五千三百八十五两。”海大人盯着吴非道:“这个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吴非简直要吐血,他拿了银票没数过,哪里想到海大人迂腐至此,且不说他拿了严小寿的银子要不要紧,眼下关键的问题却是倭贼即将血洗嵩江府,难道海大人真以为自己是栽赃陷害严家兄弟,他不会比那个相田倭贼还一根筋吧?

    严小寿得意地道:“吴少爷没话说了吧,你诬告我们兄弟,以为海大人是好糊弄的么!”

    涂把总听得脊背凉,心里暗忖道:“海大人乃是堂堂嵩江府的主事,审案子如此意气用事,就算这姓吴的是见财起意,他可是你的人,而且现场还有那么多人在,若说他敢私吞,打死我也不信!”他对海大人道:“倭贼有可能今晚来犯,此事太过重要,请大人赶快查个清楚!”

    晏畅忽然上前一脚踹在严小寿腰上,将他踹翻在地,骂道:“猪嬲的,到这时还不老实,你说要送一万两银子给我家少爷,是不是,司马老板、文老板他们都可以作证!”他转过来对海大人道:“这家伙身上没那么多钱,他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行贿,并不是给我家少爷,而是给我,司马老板他们在边上看得一清二楚,大人回去就可以问个水落石出,再说,我家少爷拿这些银票,就是为了做罪证!”

    海大人哼了一声,对严小寿道:“你们私通倭贼,定在何时血洗嵩江府,还不从实招来!”

    严小寿双眼一翻,道:“根本没有的事,姓吴的诬告!”

    海大人对身后的衙役喝道:“来人,大刑伺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