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 你立了大功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严大人喉咙出了问题,不能说话!”他知道自己的行藏败露在即,也不废话,身子一沉,将架在脖子上那柄倭刀卸掉,同时一个闪身拉开海大人和严小禄。

    就听见那女子高喊一声,其他五人一起挥刀向三人劈来,吴非身形如电,那几个倭贼出刀虽快,却还沾不到他衣角。

    五个倭贼见劈不到吴非,一起向海大人劈去,吴非拉住海大人向后一闪,手指点出,冲在最前的那倭贼即被点倒,吴非听见那女声高叫了声什么,屋里剩下的倭贼立刻四下撞破窗户朝外逃去。

    吴非喊道:“不要跑,外面被包围了!”那几个倭贼不知是听不懂还是不肯听,脚下丝毫不停,出了窗就朝外面狂奔。

    那女子着实讨厌,而且似乎是这几个倭贼的领,吴非当下朝那女贼追去,刚追出窗口,一道刀光由下而上撩过,原来屋外的那虬髯大汉听到里面变动,立刻守在窗下,这是他们的事先约定,第一个出来的他不管,第二个出来必须截杀。

    这一刀十分阴损,一般的偷袭和埋伏,不是从上至下,就是从两侧,这一刀是从下而上,让人完全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但吴非现在是何许修为,下面的刀光一闪,他马上抓住上面的窗框,凌空一个飞旋躲开刀光,然后一脚将那虬髯大汉踢飞,这时那女倭贼已经飞身上了院墙,吴非眼疾手快,嗖地一枚铜钱击出,那女倭贼身子一晃,在墙上一头栽下。

    吴非朝另外几处看去,只见剩下的三个倭贼分别朝不同的地方逃去,倒是很有方向感,但可惜的是,他们不知道外面已经天罗地网,一阵弓弦之后,三声凄厉的惨叫响起,吴非摇摇头,苦笑道:“告诉你们被包围了,不信吧!”

    这时海大人也奔出屋子,他有些激动,问道:“跑了几个?”

    吴非叹气道:“一个都没跑掉,但外面死了三个!”

    海大人双手搓着,道:“好,这次你立了大功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大功不敢要,只要不为难我们吴家就好!”

    海大人一边喊道:“你不犯法,我就不会为难你!”一边向外面跑。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飞纵过去一把将他抓住,叫道:“大人,你这样跑出去,会被当作倭贼射死的!”

    海大人醒悟过来,抹去一把冷汗,道:“是啊,本官大意了!”

    吴非走到墙下的女倭贼身旁,只见她身材并不高大,脸型方方正正,像个男子的相貌,此时她五官有些扭曲,眉宇间还带着一股浓郁的煞气,身上穿的,倒是嵩江府寻常妇人的服饰。

    那女倭贼看见吴非,一口痰呸了出来,吴非微一侧身,抓住她下颌一托一松,便将她下巴卸了下来,然后捡起倭刀弹了二下,又摘下她腰间的包囊,打开一瞧,只见二颗牙雕就放在里面,多出的是个女童,合在一起,正好是一枚完整的双生童子牙雕,吴非将它交给海大人,道:“原来倭便是她了,还真看不出,我倒要瞧瞧那严老二怎么抵赖!”

    海大人陡然一惊道:“严小禄呢,他死了没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还没有,他在屋里!”

    两人返身进屋,这时屋内窗户已破,只见严小禄和一个倭贼都仰躺在地上,各自抽搐,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海大人舒了口气,这两人既然没死,下面的审问便好开展。他四下一望,见这间屋子倒也收拾得干净,只是不知哪里传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,令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吴非猜测得出,必然是那些倭贼杀了这家的农户,然后将他们抛尸井中,要不木桶上也不会沾了血迹。吴非把严小禄和那个点倒的倭贼拖到院中,解开两人封印,问道:“严大人,我就不懂了,以你们兄弟的身家,也不至于去勾结倭贼吧?”

    严小禄眼神怨毒地望着吴非,却是一言不。

    吴非对着外面喊道:“外面的人听清了,里面的倭贼已被抓住,现在我开门,请不要放箭!”

    外面传来涂把总的一声应和,吴非这才走过去将院门打开。

    海大人叫道:“涂把总,你带几个人进来!”

    外面刚才射死了三个倭贼,正因为没抓到活口而郁闷,要知道活捉倭贼,那是大功一件,比杀几个功劳大得多,这时听见吴非和海大人呼喊,顿时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,涂把总带着七八个士兵和五六个衙役进了院子,连严小寿也一起压了进来,他先命人把三个倭贼捆结实,又把严小禄也扎成粽子,这才走到海大人面前躬身道:“大人,严小禄罪证确凿,罪该万死,接下来要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海大人威严地朝天一抱拳,道:“自然是要好好审问,但严小禄这事太过重大,本官要马上上报朝廷,如何处置,本官回去再说!”

    涂把总望了一眼严家兄弟,他做事老成持重,此时唤过一个亲兵,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我刚刚已传了命令,把我们的人都调来官绍塘,你去通知曾、刘二位把总,就说嵩江府出了大事件,让他们赶快带人过来!”

    那亲兵点点头,奔出院子,上马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自己一个上午就把清帮的势力一锅端,禁不住有些得意,严小寿想借海大人的力量来灭掉其他老板,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。

    涂把总悄悄靠近海大人,低声道:“严小禄刚被提拔成守备不久,他手下的死忠还是原来当把总时的手下,我可以跟其他两个把总说说,控制住局面,但他弟弟严小寿手下可是嵩江府的大清帮,听说人员众多,这事不处置好,恐怕会出大乱子!”

    涂把总是想告诉海大人,清帮势力大,如果严小寿看管不严,手下的人冲击衙门将他救出去,那可麻烦。

    海大人点点头,却一副并不介意的神情,道:“清帮如今群龙无,正好将嵩江府的治安大力整治一番!”

    涂把总摇摇头,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在嵩江府,权力最大的并不是地方官员,而是这些帮派老大,您是不知道他们的能力有多大,他们呼风唤雨,就连一般的知府大人若不听他的,随时可以被暗杀或赶走,如今,大人的安危和嵩江府的稳定乃是一等一的大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