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象牙童子雕

    依目前的状况,十有严家兄弟有问题,涂把心里琢磨道:“守备大人若是没事,我就把责任推到海大人身上。”于是作出一副勉强的表情道:“好吧,我也带人去瞧瞧!”他转头看见海大人那杀人般的眼神,忽然心头一凛,惊醒道:“这尊瘟神在这里,他连当朝辅徐大人都扳倒了,我一个小小的把总算个屁!”

    吴非让人拖着严小寿和严小禄上马,然后与海大人等一起向集仙门外疾驰而去,过了集仙门,吴非吩咐所有士兵下马,掩藏好行迹向官绍塘掩去,严小寿脸色虽然有些苍白,嘴角却还挂着冷笑,倒是严小禄垂头丧气,脸色死灰。

    到了文老板说的那家农户附近,吴非仔细观察了一番,只见这家农户独门独院,砖瓦门墙上裂开了许多缝隙,现在都用荆棘枝条和竹棍堵着,显得有些破败,院子左边是一片水田,春天已过,田里的秧苗长得似乎并不好,与其他的水田比,要矮了半分,应该是最近几天没有浇水,右边是个小土坡,长满杂草,几颗歪脖树要死不活,显得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此时院门紧闭,吴非用神识感知了一下,并没觉出异常,里面的人好像都在休息,于是回头对涂把总道:“大人,你命人包围那家农户,注意,要掩藏行迹,若是瞧见有倭贼逃出来,就放箭!”

    涂把总点点头,他将一百士兵分作四队去包围农户,剩下十二个强壮的士兵守在身边保护着海大人。

    吴非对海大人一抱拳,笑道:“大人,敢不敢跟我一起去敲门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!”

    海大人点头道。

    吴非对涂把总道:“涂大人,麻烦你们守在门口,我陪海大人进去!”然后一把将严小禄拖下马来,道:“你也陪我们一起去!”

    晏畅和昊子同声道:“我也要去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们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吴非摆摆手,他知道倭贼厉害,自己一个人照看海大人和严小禄已经有些吃紧,晏畅的功夫不如思思,动起手来可是危险。

    涂把总点点头,吩咐手下小心准备,心中对吴非的身份有些存疑,这小子是什么来头,连海大人都对他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农户的院门前,吴非瞧见门上有一个小洞,他将严小禄身子放直,解开他脚上的封印,让他可以在自己推动下走路,然后在各自脸上都拿捏了两下,严大人就觉得面上一麻,再也做不出表情来,而吴非则是换了一副面貌。

    吴非拍了两下门,院内一片死寂,一点反应也没有,他有些奇怪,自己明明感觉里面有人,怎么就没反应?当下加大力气拍了两下,只听里面微微一响,有人已经靠在门边。

    门洞中出现了一只眼睛,他瞧了瞧严小禄、海大人和吴非,仍然一声不吭,吴非等了一刻,有些着急,心中暗道:“干脆我踢门进去算了!”却听见一声哨响,里面又出来一人,他来到门边透过门洞向外望了两眼,用生硬的声音低低道:“拿来!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随即想起什么,将那搜来的牙雕从门洞中塞进去,门里的人接过牙雕,又跑进去,过了片刻,里面一声呼哨,门终于被打开了一条缝,吴非推着严小禄进去,海大人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吴非瞧见门后站着一个虬髯大汉,这人身材不高,却是十分粗壮,穿的是一身农人的衣服,头披散在脑后,腰间斜斜插着一把倭刀,眼神十分凶悍,他瞧见严大人武将装扮,海大人文官模样倒并不在意,反而对吴非十分警惕,上下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海大人进了院子,心中早已雪亮,暗道:“吴家三少真是个人才,我让他办清帮,他果然一举扳倒,此人若是能辅助在我身边,一定是最大助力。”

    院中放了不少农具,中间是一口水井,井边放着一个木桶,那木桶上沾了血迹,一眼望去有些突兀,院后三间砖木屋连在一起,像是刚刚翻修不久,先前三人在外面看,这农户破烂不堪,想不到里面倒是修缮得不错。吴非知道倭贼都在里面,不由暗喜,只要没有跑掉就好。

    那大汉关好大门,朝外观察了一番,这才带着三人往里面走去,来到一间屋前,他低低说了句什么,里面的喊了一声,吴非听到依稀喊的是什么海吉特之类,一听就是倭语,皱眉暗道:“早知道找个倭人跟他灵识沟通一番,现在自己可是听不懂倭语,可有些麻烦。”

    听到里面的吩咐,那大汉做了个请的手势,吴非推着严小禄挑开竹帘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这屋里有一股浓郁的血腥气,而且没有点灯,所以光线十分黑暗。

    三人从亮处进来,还未来得及适应黑暗,就听三声刀响,有三道刀光凌空劈下,吴非一呆,正要出手,却觉得那刀声带了收势,并没劈实,于是站在那里不动声色,刷地一下,有三柄长刀落在三人脖子上,一个粗厚的声音用夹生的汉话问道:“严老二,你的,怎么亲自来了?”

    吴非不动声色地道:“出了点麻烦,所以我们大人亲自来了,你们的船已经准备好,必须现在就走!”

    那粗厚声音的人闻言一顿,道:“出了麻烦,什么麻烦?”

    严小禄这时忽然抬起一只脚使劲朝地上跺去,吴非一指将他全身封住,急道:“你们还不快走,等一会就有人来抓你们了!”

    这时三人已渐渐适应了屋里的黑暗,只见屋内有六双眼睛盯着他们,眼神十分凶恶,吴非感觉出,六人之中有一人还是女子。

    那粗厚声音之人站了起来,他身材高大,比一般的倭人还要高出一个头,显得有些扎眼。他起来骂了一声,道:“你不是说这里安全么,住个十八天也没问题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是十天半月,不是十八天!”

    这时边上一个女声说了句什么,那粗厚声音突然厉声喝道:“严老二,你怎么不说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