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大罪名

    严大人满面通红,道:“胡说,我不过是记着玩的,快还我!”吴非道:“是么?”他念一个名字,报出一个官名,当然名单上的他也不全认识,但认出十之一二便已足够。严大人冷汗涔涔,道:“别,别念了!”

    吴非将小册丢还过去,道:“记这种东西,真是脏了我的手,还给你好了!”严大人有些吃惊,这小册子交上去,若是被有心人拿到,不知可作多大文章,这小子看来还是没见识。

    吴非自然知道这本小册牵扯甚大,以海大人的能力怕还不足以查办这么多人,他只要拿到严家兄弟在嵩江府作恶的证据,并不愿再生枝节。

    晏畅将玉佩等物件塞回皮囊,昊子却劈手把牙雕夺了过来,叫道:“这个象牙童子雕,不是我们大明的人物!”

    晏畅奇道:“是啊,我刚才没注意,这个东西是哪里的,值钱不?”

    昊子道:“你瞧,这个男孩头顶一个锅盖样的东西,分明是个倭人童子,这个牙雕应该还有另外一半,那一半是个女孩!”

    “倭人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晏畅眼睛眯起来。

    昊子道:“不错,这是倭人的玩意,而且摔裂的地方十分光混,应该是被打磨过!”

    听到是倭人的东西,吴非倒是感兴趣起来,道:“给我瞧瞧!”

    严大人脸色难看,道:“这是我捡的东西,你们拿了做甚!”

    吴非和文老板对望一眼,心中各自会意,道:“你捡的,在哪里捡的?”

    严大人道:“上次剿杀倭贼的时候,我在集仙门外捡的战利品!”打仗私藏战利品颇为普遍,倒也不是什么大事,吴非却懒得理他,估摸了下时间,道:“我觉得这个东西有点意思,先替你保存罢!”

    又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,台下才有人叫道:“上面的人听着,赶快放下武器下来投降,海大人到了!”

    吴非拍拍躺椅坐了起来,笑道:“海大人来得还真的慢啊,走,我们下去!”他走过去一手一个,夹起严小寿和严大人朝台下走去,晏畅则扛起任蹇也下了台,昊子瞥了一眼那理匠,摇摇头道:“我抗不动,算了!”

    众人来到台下,只见海大人带着一班衙役已站在下面,海大人此刻穿着他的补丁官袍,气势十分威严,不远处围了数千百姓,那些严大人带来的士兵,正在维持次序。

    吴非朝海大人一拜,道:“在下嵩江府吴非,拜见海大人!”

    海大人面色严肃,厉声道:“吴非,你挟持严大人和严老板,究竟意欲何为!”他话这么说,却并没吩咐人去扶严大人起来,仍让他躺在吴非身旁。

    吴非心下暗忖:“海大人演戏的本事真是不差!”于是示意晏畅取出那张签字画押的纸递给海大人,道:“在下状告严小寿在嵩江府组织黑帮,强买强卖以及暗杀等非法活动!”

    海大人看完状纸,冷冷瞟了一眼严小寿,点点头,道:“那严大人呢,你告他什么?”

    严小寿被海大人目光扫过,禁不住心头一寒,暗杀这条罪名若是成立,自己怕要栽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吴非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道:“严大人么,别的我也不告了,在下只告他私通倭贼,掠夺百姓财物,杀害我大明子民!”他这句话一出,仿佛平地一声炸雷,周围的士兵和衙役都是大吃一惊,一个个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海大人也是一呆,他猜测过吴非告严家的很多罪名,唯独没有猜到私通倭贼这条,倘若这罪名成立,必将朝野震动,不禁问道:“你,你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吴非将那牙雕拿在手里一晃,道:“这是我从严大人身上搜到的,便是证据!”海大人眉头皱得更紧,这么一个小东西,能证明什么?

    严小寿却是悔得连肠子都青了,早知道吴非要告他二哥的是这个罪名,先前就不该打马虎眼,兜了半天圈子,现在却是把他们逼上最后一条路,他双眼骨碌碌乱转,心中考虑着要不要摊开自己最后的底牌。

    人群中一个士兵悄悄向后退去,他退后几步,猛地掏出怀中一只鸽子向天上抛去。

    吴非早留意周围,听见翅膀一响,随手两块石子击出,啪啪两声,一声是哀鸣,一声是闷哼。

    鸽子掉落下来,那士兵也被击倒,昊子走过去捡起鸽子,晏畅走过去将那士兵拖了过来,甩手就是两个耳光,骂道:“你想给倭贼报信!”

    有人认出那士兵正是严大人严小禄的贴身亲兵。

    一个衙役接过鸽子,从它脚上解下一根布条,只见上面用红笔划了大大的一横。

    吴非走到严小禄身旁,冷笑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,是赶快逃走么?”

    严小禄叫道:“你污蔑陷害我,休想!”吴非一指点去,封住他说话。

    海大人眉头紧皱,暗道:“我知道你是在帮我,但如此大的罪名,若是诬告,天下怕没人保得住你!”

    吴非一指那名倒地的亲兵,对海大人道:“证据么,刚才还没有,现在已经有了,派人好好审问一下他,另外,请大人随我走一趟,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证据需要我们去拿!”

    海大人面色铁青,他点点头,有些琢磨不定,不知道吴非是在帮他,还是害自己。

    吴非又对一个把总模样的武将道:“你点一百骑兵,保护海大人一起去!”

    那武将道:“在下是谷阳门的涂把总!”他瞧瞧海大人,又瞧瞧严小禄,有些犹豫,吴非笑道:“涂大人,这是立功的好机会,您还犹豫什么呢?”

    在大明成祖之后,武将在文官面前毫无地位,同级的武将见了低几级的文官都要磕头跪禀,这位涂把总别说跟海大人同级了,就是高一级,此刻也只有顺从的份,海大人若是看他不顺眼,那是可以马上按倒打板子的。

    不过,大明的律例也规定了文官不得参与军务管理,像调兵遣将这种,所以吴非没有让海大人下令,而是自己对涂把总提出建议,这位涂把总若是识趣,就应该主动下令配合他们去抓倭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