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签字画押

    严大人被小刀划得毛,仍作出不屑的样子道:“筷子谁不会用?”

    “那你胡子这么脏,是用胡子吃饭,还是喝汤?”

    晏畅说道。

    严大人心中大怒,口中却不敢太过强硬,说道:“谁说我用胡子吃了,我每天都要洗脸!”

    晏畅抓住严大人的胡子,一把塞进他口里,骂道:“还跟老子嘴硬,那你尝尝,自己胡子里的有些什么味道!”

    严大人没想到晏畅如此无礼,一下被自己胡子塞了个满嘴,刚才晏畅打翻辣酱,手上沾了不少,严大人但觉入口满是咸辣之味,真是有口难辩。

    那探头的士兵见状,吓了一跳,急忙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晏畅哈哈大笑,他本来就喜欢闹事,现在有恃无恐,更加大胆,问昊子道:“你还有什么好玩的招术,咱们跟严大人也玩玩?”

    昊子又摸出他的瓶子道:“我现在身上只有钓鱼的蚯蚓。”

    严大人上来得晚,之前看到严小寿、任蹇被虐,心中有些毛,硬着头皮喝道:“你们敢对朝廷将官滥用私刑,就不怕凌迟处死么!”

    晏畅闻言眉毛一扬,本来他还只想戏弄下严大人,这时掏出一把小刀道:“凌迟处死,嘿嘿,小爷我就给大人凌迟一下,看看是什么滋味!”他拿着小刀在严大人鼻子前连连晃动,那严大人吓得心惊肉跳,忽然裤裆一湿,一泡尿忍不住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守备大人,就这点胆子!”

    晏畅见到严老二如此不堪,皱眉退开几步,恶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吴非这时已经回到小桌旁,他提笔疾书一阵,写了两页纸,他拿着其中一张问众人:“大家刚才所说,我都记下了,瞧瞧还有没遗漏?”

    司马老板等人看了,一头,文老板道:“记是记下来了,不过姓严的干的坏事太多,简直罄竹难书,我们嵩江府里的商铺,哪个没受他勒索过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有这些已足够治他罪了,等下衙门的人来了,我就去堂上告严家兄弟!”

    听到吴非要去衙门告他,严小寿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,只要不是当场弄死自己,就算海大人将他治罪,他也有办法出来,到时眼前这些人一个个都要活生生地折磨致死,教他们知道自己的厉害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大家不要害怕,今日之事吴某一人担当,大家如果不想以后被人要挟,活得提心吊胆,就在这里签字!”说完,他掏出一盒印油,让众人在那张纸上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见其他人还在犹豫,司马老板咬牙道:“今天已经得罪了三爷,他不死就是我们死,我签!”

    有人带头,其他几个老板也都跟着做。做完这一切,晏畅拿着那张纸走到严大人身前,戏谑地道:“喂,严老二,严小脏,你要不要看看?”

    严大人嘀咕道:“谁是严小脏,我,我才不要瞧!”说是这么说,他还是抬头瞥了一眼,看清最上面的两排字,禁不住怒声道:“这,这是诬告!”

    晏畅笑道:“行啊,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些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严小寿躺在那里,道:“给,给我瞧瞧!”

    昊子狠狠瞪了他一眼,道:“不要给他看,气死他!”

    严小寿恨得牙痒痒,暗道:“哪天你们落在我手,今日之辱将十倍奉还!”

    晏畅见吴非又回到躺椅上,他朝下面望去,那些官兵簇拥在一起,围着竹台团团乱转,却不知该如何行动,他哈哈一笑,贴近严小寿耳朵低声道:“严老板,不如这样,你给我点钱,我就给你瞧瞧!”

    严小寿一怔,道:“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我收你便宜点,就一百两银子吧!”

    “畅哥,你怎么是这样的人,不许吃独食,我也要一百两!”

    昊子在一边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严小寿还怕他们狮子大张口,见只有一百两,便朝胸口努努嘴道:“好,我怀里有银票,你们拿张二百两的去分好了!”

    晏畅伸手入怀,从里面取出一个布兜,里面有几张银票,他翻了一下,惊叫道:“少爷,严老板胆敢贿赂你,他拿了五千多两的银票来贿赂你!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穆子翰的诬告,冷冷一笑,道:“这是证据,一并收起,等下上堂交给海大人!”

    严小寿气得双眼翻白,却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晏畅又转回到严大人身边,在他身上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严大人哼道:“我没银子给你!”

    晏畅对昊子道:“他说他身上没有银子,你信么?”

    昊子摇头道:“我不信,严把总的宝贝都系在腰下呢!”他一直苦练偷技,这眼光自是狠毒。

    晏畅伸手一摸,果然摸到一个小皮囊,不由喜道:“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严大人怒极,叫道:“你,你这是抢劫!”

    皮囊被晏畅打开,只见里面除了几锭银子外,还有一本小册、一个象牙童子雕和两对青色的玉佩。

    那牙雕摔裂了一半,好像并不值钱,那玉佩倒是色泽青翠,晏畅不懂玉石,问昊子道:“这玉佩怎么样,值钱不?”

    昊子拿在手里,对光瞧了一眼,道:“这玉佩,不知是什么边角余料做的,我估计十个铜板就可以买到!”

    晏畅怪笑两声,道:“严大人,你拿这种便宜货在身上,不知是要骗牛大嫂呢,还是刘大娘啊?”

    严大人涨红了脸,道:“胡说,这是和田玉,你们根本就不懂!”

    昊子拿起一对玉佩,互相敲了一下,道:“和田玉撞击是清脆的声音,这么喑哑,哪里是和田玉,再说了,你这玉佩如此透明,和田玉可是不透明的。”严大人张口结舌,心里不住嘀咕,这小子怎么如此懂玉?

    那本小册上记载了不少人名,晏畅翻开念了两页,现上面一个都不认识,便抛给了吴非,道:“少爷,这是什么东西,我看不懂!”

    严大人见他们没注意到那个牙雕,略微宽心。

    吴非接过小册翻了几页,笑道:“这是严大人行贿的名单啊!”晏畅奇道:“行贿名单?”吴非道:“不错,你看,这上面都标记着序号,七是七品,五是五品,哎哟不错啊,严大人还巴结到从三品的大官了,这个黄什么的是兵部的大官,后面的数字是你孝敬的金额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