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 保管满门抄斩

    严小寿额头渗出冷汗,忽然身子一挺,道:“吴少爷,你杀了我吧,用那些宵小的手段折磨人,不算好汉!”

    晏畅大怒,取出一柄小刀,道:“宵小手段?好,那我就用你的手段,将你手筋、脚筋都挑断了!”

    吴非懒洋洋地道:“其实就算严老板不说,我也知道是谁!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晏畅奇道。

    严小寿眼中掠过一丝诧异,吴非道:“严老板不肯说,就证明海大人这件事上,他是幕后人之一,先前我说宫里和吏部,他想都不想立刻否认,说明不是这两个地方,他能调动海大人,一定是另有靠山!”他一脚踢在严小寿的腰眼上,严小寿痛得身子抽筋,全身蜷缩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如果不是宫里和吏部的关系,那就是皇上和锦衣卫,让海大人来嵩江,只需在皇上耳边煽煽风,任何理由都是正当的。”

    晏畅若有所思,道:“那确实,能在当今圣上耳边煽风的,除了公公、娘娘,就只有锦衣卫,不过锦衣卫可是要出大价钱的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海大人和严小寿,在锦衣卫眼里,不过是一枚棋子,想要利用别人达到自己的目的,得看有没有价值,不过,这世上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人,可是不少,严帮主,你说我猜得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严小寿面色数变,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吴非走到严大人身旁,道:“严大人,这清帮的事,你还参乎得不少啊,什么时候嵩江的守军,变成了清帮的打手了?”

    严大人色厉内荏道:“你,你动用私刑,还污蔑本将,不怕王法么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怕,我怎么不怕,正因为怕,所以,才更替两位担心!”他来到小桌旁,手一抬,桌上忽然出现了一套纸笔,吴非执笔在手,对那五个站在台角看热闹的老板道:“你们,都过来!”

    司马老板五人互望一眼,走到吴非身前,吴非道:“严小寿做过什么,把你们所知之事都说出来!”

    “吴少爷,您问这些干吗?”

    司马老板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在下是受人之托,要作个记载,严老板平时怎么对你们的,就怎么说好了,自有人严办。”

    见到吴非气定神闲的样子,司马老板几人吃了定心丸,纷纷讲起严小寿欺行霸市之事,吴非落笔飞快,一一记录下来,这严小寿果然做了不少坏事,不但指使手下搞暗杀,还买通衙门替他办事,这些罪行,杀十次头也是够了,相比之下,暗中经营赌场、妓院那些倒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众人讲得口干舌燥,却有一个面色黝黑的老板几次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司马老板问道:“文老板,你怎么不讲啊!”

    那文老板不好意思地笑笑,低低道:“我是走水路的,自己屁股也不太干净!”

    吴非耳朵灵敏,听见两人对话,走过去道:“没关系,你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文老板瞧见吴非的眼神,不知怎么心中大定,他悄悄掩到吴非耳边,用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道:“吴少爷,我告诉你一件事,若是真的,保管严家满门抄斩、万劫不复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惊疑,但面色不变,问道:“什么事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文老板拉着吴非走到一角,低声道:“我手下说,那日剿杀的倭贼,跑了几个,现在有可能就躲在离官绍塘不远的一所农宅里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吴非大吃一惊,道:“这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严家水6生意都做得很大,我老早就怀疑他跟倭贼有勾结,只是没有证据而已!”

    文老板很有把握。

    吴非暗忖,如果文老板所说是真,那日在集仙门外的一战就是早有安排。他不由心头狂震,难道这倭贼还是里外勾结,有的放矢?当下问道:“你手下说的,靠得住么?”

    文老板拱手道:“文某就是做走私的,如何隐蔽行藏,哪能没研究,那些倭贼的藏身之处本来我也不晓得,但刚好文某有批私货藏在附近,手下人守货,傍晚看到一只飞鸟掠过那家农户上空,忽然被一道光芒击落,十分惊诧,于是向我禀报,我是运私货的,周围都打听得非常清楚,那户农家是独门独院,家里人不多,都是普通人,平素也没出格之事!”

    吴非沉吟道:“用一道光芒击杀飞鸟,这人出手很是犀利啊!”

    文老板点头道:“是啊,加上这家农户这两天大门紧闭,像是销声匿迹一样,所以我就怀疑那里住着逃逸的倭贼,只有他们才有这样的手段!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那,你凭什么认为此事和严家有关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在前一天我手下见到有人骑马去过那里,若是我的人没看错,那是一匹军马,虽然骑马的人穿着普通人的服饰,但是军马绝不会有错,试想一个普通的农户,怎么可能和穿便服的士兵来往?”

    文老板目光闪烁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在大明朝,军马的管制十分严格,除了军队,在任何地方都是严禁买卖和使用的,即使一城的守备,军马的管理也颇为严格,所以文老板有此猜测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吴非拍拍文老板的肩膀道:“很好,那你手下没有去惊动那户农家?”

    文老板连连作揖道:“这种事情,全靠猜测,况且我向谁去说,守备大人可是严老板的二哥,我可不敢找死,今日若不是姓严的把我们往死里逼,文某也不敢说出来!”

    吴非问清了那农户的地址,道:“没事,等下我来处理这事,你就只当不知便是!”

    其他人见两人在角落里嘀嘀咕咕,不知说些什么,严大人向台阶处望去,只见一个士兵爬上台阶正露出半个脑袋探头探脑张望,便急忙向他使眼色,晏畅跑过来一脚踢在他腰上,骂道:“再不老实,老子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!”

    严大人痛叫一声道:“你殴打朝廷将官,罪加一等!”

    晏畅对那探头的士兵道:“这里没你们的事,我们跟严大人闹着玩呢,你们去衙门报官没有,怎么海大人还没来?”说完他掏出小刀,在严大人脸上比划了几下,又啐了一口,问道:“你这邋遢鬼,会不会用筷子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