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高台戏严三

    晏畅瞪着双眼道:“好了,不玩了!”

    昊子走到吴非躺椅边上的小桌旁,拿了碗筷和勺子道:“那我们喂严老板吃药啦,你瞧他多可怜,一副生病的样子,要是不吃药会死的!”

    严小寿眼睛进了辣酱,刚刚缓了口气,又被砂锅浑身烫了个扎实,这时想把晏畅和昊子剥皮的心思都有,听到两人对话,他嘶哑着喉咙叫道:“别,别喂我吃药,有什么要求,快提出来!”

    吴非只当没有听见,半躺在椅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以前昊子被人控制,受熊爷和胖子的虐待,他们逼他偷东西和要饭,折磨人的手段花样百出,昊子每每摸到身上的伤疤,就能想起那些不堪的记忆,像熊爷和胖子这种人,都不过是严小寿爪牙的爪牙,他这时已把严小寿看作了熊爷和胖子,手中的砂锅锅盖揭起,一股热气便腾腾冒出。

    晏畅见昊子挖了一勺药汤要往严小寿口里灌,他忽然抢过勺子和筷子道:“我能让严老三自己张口喝中药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昊子见到严小寿死咬着牙关,大有一副被烫死也不喝的架势,摇头道: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晏畅哈哈一笑,用一根筷子在药汤里翻滚两下,然后去戳着严小寿的鼻孔,道:“你若不张嘴,我就从你鼻孔里灌进去!”

    严小寿鼻孔被热烫的筷子一戳,早已难受得无法自制,听到这话,只想马上从高台上跳下去,张口道:“别,别灌我中药,我,我什么都答应你!”

    晏畅看准机会,挖了一勺子滚烫的药汤对他嘴里就是一倒,昊子眼明手快,立刻合住严小寿的下巴,道:“不许吐出来,吐出重来!”严小寿含着汤药呜咽不已。

    看到一边的任蹇好像缓过神,吓得筛糠似的在抖,昊子道:“这个人不穿衣服,真是伤风败俗,也应该吃点药!”

    任蹇一听,吓得身子筛糠似的抖起来,晏畅笑道:“我们来依法炮制吧,也灌他吃点药!”

    昊子摸摸砂锅,那砂锅折腾了半天,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滚烫,他嘻嘻一笑,摇头道:“灌进嘴里不好玩,要不我们玩点新花样,灌进鼻子去如何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你以为他傻呀,会用鼻子喝药?”

    昊子道:“他要是不傻,怎会衣服都不穿?”

    晏畅想了想,道:“是哦,那这个也容易,你瞧我的!”他从怀里掏出一卷油布,在任蹇嘴上封了数圈,将他封得死死的,任蹇无比恐惧,想要挣扎,却只能微微动弹,不能反抗。

    晏畅倒出一碗药汤,拎起任蹇的脑袋,将他鼻子没入汤中,道:“你数一二三,数到二十他保证用鼻子吸进去!”

    鼻子倒不是很怕烫,任蹇猛地喷了一口气,将药汤溅出来,弄湿了晏畅的衣服,晏畅并不在意,立刻将药碗倒满。

    “好玩,我快点数还是慢点数?”

    “随便!”

    昊子点点头,开始认真地数数,他数得极快,一下就数到了十八,任蹇放肆挣扎,但身子无力挣脱不开,他憋着气,暗道:“数到二十就想要我吸气么,做梦!”

    谁知昊子一只手忽然在他腋下挠了两下,任蹇一口气没有憋住,顿时吸了一鼻子药汤,呛得连连咳嗽,可惜嘴巴被封,一连又吸了两鼻子药汤。

    见到任蹇身子乱弹,脸变成猪肝色,晏畅笑道:“真好玩,我们给严老板也玩玩!”

    严小寿心惊不已,他嘴巴已经起泡,这时勉强叫道:“别玩了,你们有什么条件,尽管开出来,大家好商量!”

    这时台下有声音响起,有人向台上爬来,晏畅笑道:“有啥好商量的,有人来看戏了,严老板你继续装,我保证让你更舒服!”话音落下,数人爬上竹台,最后上来的一人正是当日在集仙门外遇到的严把总。

    那爬上来的士兵分为两排,前面一排手执长刀,后面一排搭弓拉箭,见到严小寿被人压在地上,一副惨兮兮的模样,都是大吃一惊,这位严大人更是一脸诧异,他接到飞鸽传来的紧急书信,还以为是码头的人闹事,想不到自己兄弟居然被人整成这样,顿时大怒,喝道:“反了,光天化日之下,你们竟敢动用私刑,嵩江府里还有没有王法!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一笑,对严大人招手道:“不是说严大人就是王法吗,原来是严把总还要问别人王法,好笑呀,好笑!”

    一个机灵的士兵立刻看出场上谁是主事之人,他冲过来,一刀向吴非劈去,叫道:“这是我们守备大人,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那士兵本是要把刀架在吴非脖子上,但吴非伸手一抓,已将刀头扭了过来,抵在那士兵的咽喉上,淡淡道:“我只认识严把总,不认识什么严守备!”

    严大人认出是吴非,脸色有些难看,他知道那天对付倭贼的是吴非和他的仆人,不由喝道:“吴家三少,你要干吗,不但动用私刑,竟还拒捕,来人,将此子给我拿下,他敢还手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后面上来的一排士兵将弓箭对准吴非,前面五个士兵举刀前冲,吴非身形一动,呼地一下从躺椅上弹起,他身法奇快,劈手抓住冲在最前那个士兵,反手从他手里夺下长刀,然后一个背摔将他抛出去,随即跨步到严大人身旁,伸手卡住他喉咙,将刀架在他脖子上,冷冷道:“叫你的人都住手!”

    上来的那些士兵几乎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,就觉守备大人已被控制,顿时愣在当场,尤其那几个弓箭手,连准头都还没对准,守备大人就已经被吴非控制。

    严大人冷汗直冒,道:“住手,你们先退后!”

    吴非眉毛扬了扬,道:“你让他们都退下台去,派人去衙门喊海大人,说这里有案子要处理,请他亲自过来,别人没有吩咐,都不许上来!”

    严大人看了一眼吴非,冷汗直冒,对那些士兵道:“听见没,派人去衙门,你们放下兵器,都退下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