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 跟我耗时间?

    严小寿道:“不会的,凡事好商量,怎会没有选择?”

    吴非跟他说了这么久,知道严小寿是在敷衍自己,也懒得废话,道:“这第一,你要告诉在下,清帮有没有后台,后台是谁!”

    严小寿脸色不变,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“这第二,约束你的清帮,不要再做违法之事,像那种强买强卖、告人黑状、霸占码头之事,是绝不可以做了!”

    吴非说出第二条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几声哨音,接着一片喧闹声响起,码头上似乎有些混乱,严小寿的笑容有些灿烂,问道:“还有第三呢,那第三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目中闪出一丝厉芒,道:“第三,你对我吴家干过的那些勾当必须有个交代,我听说清帮的处置犯错人的手段是挑断手筋、脚筋,所以策划此事者,须得自断手脚筋!”

    严小寿的脸色终于完全变了,他耐性也有个极限,吴非步步紧逼,仿佛他就是一块板上的鱼肉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笑,好笑!我不知道吴少爷是凭什么说这个话,我严小寿是什么人,你去嵩江府问问,哪个不知,哪个不晓,你既然认定是我做的,那么请拿出证据来,没有证据,哼,严某也不是好欺负的!”他话音一落,阿大刷地从袍中拔出手铳来,对着吴非胸口,连连冷笑。

    阿大一动,晏畅和昊子也刷地一声,各自取出先前吴非给他们的手铳,一齐指向严小寿。

    严小寿惊愕之色一闪,他这把手铳他可是花了百两白银才买来,一是太贵,二是此物有钱也弄不到,尤其适合暗杀,正因有了此物,他才在嵩江府混得风生水起,想不到对方一出手就是二支,竟比自己还牛气,难怪这小子敢向自己叫板。

    阿大也呆了,他略一愣神,手指不由自主去扣扳机,但忽然身上失去力气,接着喉咙一紧,身子被人凌空拎起,随即手铳被人摘走。

    奎爷瞧见吴非鬼魅般出手,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,不由冷汗直流,这人到底是怎么修炼内功的,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,也绝对练不到这样的程度,他不由头皮一阵麻。

    刚才奎爷上来还根本没时间向严小寿作说明,帮主大人还不知道这个吴家少爷有多厉害,眼下救兵未到,局势还没得到控制,这么轻易翻脸,可是要吃大亏。

    “误会,误会,吴公子请不要误会!”

    奎爷说着一闪身拦在严小寿身前。

    吴非拎着阿大走到栏杆边上,阿大蹬着腿怒叫道:“你不用吓唬我,有种将老子丢下去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在吓你?”

    吴非朝下望了望,见下面是一棵盘根虬结的老树,心里掂量了下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阿大心里毛,口中依然坚硬,道:“那你有种松手!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一声,道:“我不敢。”他手一松,阿大一声惨呼直坠下去,随即便没了声息,在众人张口结舌中,吴非补上一句:“不敢才怪!”他拍拍手,走到奎爷边上,道:“在下平生最恨的就是敢做不敢当的!”他瞥了一眼任蹇,忽然出手一把掐住严小寿的喉咙,奎爷虽然挡在严小寿的前面,但吴非出手太快,他根本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吴非拎起严小寿,走到栏杆边上,道:“我再问你一次,对付我们吴家,是你本意还是受人指使?”

    眼见老板被人抓住,奎爷这时也没办法,硬着头皮向吴非扑去,吴非身子一转,在奎爷屁股上轻轻一脚,只听一声惨呼,奎爷撞断栏杆直坠下去,众人都惊掉大牙,那两人从这么高摔下去,不死也是重伤。

    其实吴非早已算好角度,奎爷和阿大摔下去最多摔晕、摔伤,绝不会死。

    严小寿见他最得力的两个跟班一个照面就被吴非解决,惊得呆了,他喉咙被掐,口中咿咿呀呀说不出话来,吴非将他放在栏杆边上,道:“严老三,人家当你是个宝,本少当你是根草,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那五个绸衣人猛地冲了过来,司马老板吼道:“严小寿,你个垃圾阿三,不但抢我们的码头,还要我们的命,老子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绸衣人也都直冲过来,但那个理匠却忽然端起一盆水朝众人泼去,叫道:“严老板是好人,你们不能伤害他!”

    司马老板几人被水泼了一身,同时止住脚步,他们指着严小寿都是一副气急败坏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吴少爷,他这种人,只会耍阴招,做过的事从来都不会承认,你快把他丢下去,不然后患无穷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吴少,当断不断,反受其害!”

    晏畅哼了一声,道:“你们几个这么恨他,补上一脚他就摔下去了!”

    严小寿脸色难看,他终于明白眼前的年轻人并不是威胁他,而是真的有可能把他丢下去,这时清了清喉咙,道:“吴,吴少爷,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!”

    “到这个时候,你还在跟我耗时间?”

    吴非厌恶地道。

    严小寿望了众人一眼,艰涩地问吴非道:“能不能,我们单独谈谈?”

    “不能,在下耐心有限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吴家三少爷这么好的本事,严三是走眼了!”

    高台下传来几声哨响,吴非向下一望,只见两队官兵正向这里围来,人数约摸有两百人,想起刚才看到的鸽子飞翔,不由冷笑道:“原来严老板在这里跟我闲聊,一边有人还放飞鸽传信给兄弟,是那位守备大人吧,你这位二哥真是好本事,看见倭贼就紧闭城门,轮到霸占码头就调兵遣将了!”

    严小寿见到那些官兵涌来,有了几分底气,道:“吴少爷,现在下面都是我的人,你将我丢下去,自己也走不了,不如我们各退一步,从此井水不犯河水,我不追究你刚刚杀了我两个人的罪责,你也不要听信谗言,以为我做了什么,别说你讲的事情不是我做的,就算是我做的,那几个要求也忒过分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过分?你们挑断别人手筋、脚筋的时候,想没想过过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实在没有要对付过吴家,如果有,那也是下面的人做事不小心,信不信由你,严某反正话说到这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