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 是严老板还是清帮帮主?

    正在刮胡子的那人听到声响,一推理匠坐了起来,他先拿了块毛巾擦去嘴边的白沫,这才向吴非看来,吴非看清他的模样,果然就是严小寿,前两年见他时,他身材干瘦,现在居然白胖了不少,看来这两年生活优越,保养得好了,但他脸上的风霜之色甚浓,尤其看人的目光颇毒,一瞥之间仿佛已将别人看透,一副老江湖的派头。

    严小寿擦干脸上的污渍走了过来,热情地道:“我说是谁,哎呀,原来是吴家三少爷,我们嵩江府的第一才子,听说你跟周老夫子去麓风书院读书了,怎么就回来了呀?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这家伙居然记得我,果然心机深沉,当得起清帮大帮主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吴非淡淡一笑,并没起身,道:“小可要怎么称呼您呢,是严老板还是三爷,还是清帮严帮主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严小寿还未动容,那侏儒却勃然变色,身子一动就要冲过来,奎爷伸手将他拦住,低低警告道:“阿大,主人没有作声!”

    那侏儒强忍着气,终于没有作。

    严小寿哈哈一笑,并不生气,道:“吴世侄真会开玩笑,你喜欢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那我就单刀直入了,严老板派人阴我们吴家,两次出手告黑状,是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严小寿脸上立刻一副惊诧莫名的神情,随即委屈地道:“吴少爷这话从何说起,我跟世帆兄是莫逆之交,怎么会去告他黑状,吴少爷这是从哪里听来的?”

    任蹇这时恢复了几分清醒,但是意识依旧十分模糊,吴非对着任蹇喝道:“任堂主,说说为什么要对付我们吴家?”被他一喝,任蹇蓦地一惊,有些清醒过来,他迷糊地开口道:“这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晏畅一脚踢在任蹇背上,骂道:“装什么孙子,快点交代!”

    任蹇这下终于清醒了几分,他看清周围情况,见严小寿正望着自己,那笑容对他来说是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,一时魂飞天外,惊叫道:“严、严老板,我、我没说,什么都没说!”

    严小寿微笑道:“任蹇,你也算是跟我的,有什么不可以说,现在说出来,大家听听!”

    任蹇看清周围情况,脑子里终于想起昨晚生了什么事,这时跪在那里结结巴巴地道:“严、严老板,昨天这个吴少爷抓了我,要我承认陷害吴家,我被他拗手指受痛不过,所以只好他说什么,就承认什么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严小寿猛地一跺脚,生气地道:“胡说八道,吴少爷乃是我们嵩江府第一才子,凭什么要冤枉你,你撒谎也要撒得高明点,像这么抵赖,啥人会信?”

    吴非站起来,踱到任蹇身边,在他肩头拍了两下道:“你现在不说也没关系,等下想说可就没机会了!”

    任蹇瞧了一眼严小寿,依然叫道:“是你逼我的,我啥也没做,啥也没说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朝严小寿等人环视一圈,悠悠地道:“我刚刚在下面,问严老板是否在这里,有人回答,这里没有盐老板、米老板,在下不知,这当面抵赖的本事,是不是贵帮每个人的习惯?”

    严小寿哈哈一笑,道:“吴少爷说笑了,刚刚下面的人可不是抵赖,是我关照他们,不要说我在这里,你想想,每天那么多生意要处理,忙都忙不过来,总要找个借口来推脱一下吧?”

    吴非挪揄地道:“严老板好有闲暇呀,因为忙不过来,所以还要在这里理刮胡子,不过,有一点严老板你可能是弄错了,在下今天不是来讲道理的,跟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,那是浪费时间,你可以不承认,但是这笔账在下既然算在你头上,那就必须给我一个交代!”他说到后来,语气变得严厉。

    严小寿神情不变,笑道:“交代是应该的,吴少爷既然找上严某,那我一定要帮忙,谁敢陷害世帆兄,谁就是跟我严小寿过不去,这样吧,吴少爷,你给我两天时间,我派人查个清楚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严老板,我要的是你给我交代,不是要别人给我交代!”

    “吴少爷,你为什么一定要认为是严某所为,这是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“不光是吴家,你前几日指使任蹇去告司马老板他们,究竟是什么目的,难道是清帮要在嵩江府扩张地盘么?”

    跪在一边的司马老板听到这话,脸色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严小寿笑道:“什么清帮,什么扩张地盘,吴少爷真是会说笑,严某也就是做点码头生意,在这里跟几位老板商量商量,你们说是不是啊?”他朝跪着的那五人手一点,那五人立刻站了起来,一人忙道:“是啊,是啊,严老板是我们的带头人,他宅心仁厚,不可能做出对吴家不利的事!”

    另一个胖子道:“吴少爷,你一定是弄错了,像三爷这么好的人,大家衷心拥戴还来不及,我们嵩江府几十年都出不了一个这样的人才!”

    司马老板也道:“吴少爷,有什么误会说出来,严老板一定会帮你解决的!”

    听到他们这么说,吴非终于笑了。

    晏畅哈哈着道:“我还真是长了见识,你们几个刚才像狗一样跪在那里抖,现在居然劝说起我家少爷来,真是莫大讽刺!”

    那五人闻言脸上一红,讷讷地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严小寿指着只围了一条浴巾的任蹇道:“吴少爷,你误会严某,是不是因为这个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误会!”

    吴非语气依旧冷峻。

    严小寿对奎爷道:“把这个不长眼的东西拖下去,别在这里碍眼!”

    吴非真是很佩服严小寿的耐性,笑道:“碍眼是碍眼了一点,不过这家伙在这里听听也不妨事,在下提三个条件,严老板若是答应了,在下可以给你一条路走!”

    严小寿依旧带着笑脸,道:“吴少爷的条件不妨说来听听,就算不是严某所为,听听也是无妨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当初给朱由真出的三个点子,最后他还是走上了不归路,不由点点头,加重语气道:“在下若是说了,那严老板就没有回旋余地了,你可要想清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