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帮主是严三爷

    这次出手,任蹇十分犹豫,生怕吴非可以闪避开,这可是他的最后绝招,但没想到吴非居然没有让开,让他一把抓住,任蹇心中狂喜,终于又恢复自信,功夫再高,也怕阴招,当下一把用力向下拗去,口中喝道:“姓吴的,武林高手算个屁!”在他与人动手的战斗中,还没人能在他抓住手指时脱逃。

    任蹇的暴喝声中,将吴非的手指完全翻转,可是一抬头,却看见吴非毫无表情,正愕然间,手中抓住的那两根手指反弹回来直直翘起,任蹇再用力去拗,却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两根包着橡皮的铁棍,根本拗不动分毫,他脸上肌肉扭曲,两只手同时上,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扳。

    吴非冷冷一笑,一伸手抓住任蹇的两根手指扭了过来,口中道:“你这招害过释悟禅师是吧,现在吴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如何?”

    任蹇想要惨呼,却喊不出来,他肢体扭曲,痛得脸上肌肉不住变形,吴非道:“清帮的帮主是谁,是不是严小寿?”

    任蹇痛得直抽冷气,好似手指马上就要断了,口中还强撑道:“我,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吴非手上再次加力,道:“不说,很好,这两根手指不要也罢!”

    随着力道的逐渐加重,任蹇平时对别人施用这般手段,如今尝到痛苦,真是痛彻心扉,再也无法忍受,终于嚎叫道:“不错,严老板就是我们清帮的帮主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说的几个道上混的,要对嵩江富户出手,实际上严老板的幕后指使,很好!”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。

    任蹇想到自己供出了帮主身份,就算姓吴的肯放过自己,上面知道了,也不会轻饶,刑堂的手段,都是跟锦衣卫那些人学的,自己这次可是被坑苦了。

    吴非不知他心里在转什么念头,问道:“清帮有多少堂口,多少人,怎么个设置?”

    任蹇觉得手指丝毫没有减轻痛苦,咬牙喘息着道:“清帮有内四堂,外十六堂,小的只是一个外堂的堂主,本堂展了五百余众,其他各堂,我确实不知!”

    这一说,把吴非吓了一跳,清帮可以动用的势力达到上万之众,比起朱由真的叛军来也是不遑多让,若是海大人知道这些,会有什么想法?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那个严把总,跟严小寿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任蹇痛得浑身筛糠,偏偏没法动弹,想不到被人拗了手指这么痛苦,他吸着气答道:“严把总,哦不,他现在是守备大人,守备大人是严小寿的二哥,他明里是守备大人,其实是清帮的内堂堂主,清帮,一直都是黑白两道通吃,势力到底多大我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这样罢,明日你跟我上堂,状告严小寿组建清帮,为非作歹,欺害嵩江富户,我就放你一马!”

    任蹇心中冷笑,我若这么做了,下场一定凄惨无比,而且认识我的人怕也全要倒霉,海大人就算能拿得住当朝大学士,也不一定能拿住严小寿。口中道:“吴少爷,劝你不要动我们清帮的念头,严爷就是咱嵩江府的阎王爷,他要弄死海大人,也是分分钟的事情!”

    这话有些出乎吴非的意料,不由问道:“清帮的势力这么大么,有铣天门大?”任蹇喘气冷笑道:“铣天门,你说的是那个专搞暗杀的帮派?论神秘,清帮自然比不过铣天门,但论势力,七八个铣天门加起来,也未必比得过清帮!”

    吴非瞪着任蹇道:“这么说来,你是不愿意跟我去衙门告严小寿了?”

    任蹇吸着冷气道:“你杀了我吧,杀了我,我也不去!”

    瞧见任蹇竟然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吴非加大了几分气力,但任蹇咬牙死挺,大有一副你杀了我,我也不从的意思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既然你不怕死,那也好,跟我一起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任蹇从喉咙中憋出一声吼,道:“你,你杀了我!”

    吴非一指将他封住,先前任蹇的保镖被他放倒在床下,一时半刻不会被人现,他想带任蹇出去,暗道:“都说宝囊中不能装活人,但我只装一下,出了这盆堂就放他出来,应该不会死吧?”

    等出了盆堂,吴非将任蹇从宝囊中放出解开封印,却现这小子虽然没死,却双目无光,变得痴呆,不由一怔,这空间类的法器如此厉害,活人放进去只一下,就会变傻么?

    回到客栈,林兮涵还没睡,她独自坐在窗台上呆呆出神,吴非想起自己要用灵气辅助她,才可以助她恢复,当下将任蹇丢在地上,说道:“真是倒霉,这个人我本来想利用一下,结果装到宝囊里只片刻的时间,就变成这样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扭过头来,脸上似还带着泪痕,她擦擦脸上,声音有些沙哑,道:“储物的宝囊是没有空气的,活物都不能存放,不过,你若将他拍晕,一刻之间还是不会死!”

    吴非很奇怪她这副神情,暗道:“她怎么了,莫非是女孩的心事,还是想起了什么人?”于是道:“我刚刚是将他封印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摇头道:“那可要小心,封印之后,会有强烈的窒息感,你若真想将人放在宝囊中呆上几天,还得用葵萼丝草,不过那种草很难找,价格也很贵,不过,这人应该没事,你看他眼白还没有翻转,过会儿应该可以恢复过来!”

    吴非不知道葵萼丝草是什么东西,想来这里也弄不到,于是一指将任蹇封印,道:“下次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微微一笑,问:“他是个什么人,你刚才在里面丢久点,怕他要痴呆一辈子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个混混,本地清帮的一个外堂堂主,说起来还做了不少坏事,动不动就要去挑断别人手筋脚筋,我是想让他得到教训的!”

    林兮涵点点头,慢慢靠上来,眼神中有些迷离。

    吴非闻到她身上幽幽的处子之香,禁不住心跳加,退了一步道:“师姐,你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兮涵慢慢伸手抚上吴非的脸颊,身子向他倾来,喃喃道:“师弟,师弟,你跟我回去吧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