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 清帮的影子

    赌场中顿时传来一片绝望之声,三个六是豹子,那是赌大小中最大的筹码,显然吴非这一把全部输了,不单输掉了他先前赢的,连老本也输个精光。

    吴非笑笑,拍手道:“这下好啊,全输光了,我们走!”他拉着海大人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庄家这时腿脚有些抖,半晌,他忽然瞧见地上有块东西,低头一看,只见控制机关小的位置上,盖上了一个盅盖,他顿时浑身一寒,对方明明知道自己可以控制大小,却还是故意输掉。

    吴非带着海大人回到街上,到了僻静处,他哈哈大笑道:“那些赌徒以为跟着我就一定能赢,这下好,全部输了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刚才要故意输掉?”

    “我连赢三把,那些贪婪者便随着我跟进,赌是害人的东西,那些赌徒未必不知,但依然飞蛾扑火,乃是因为眼前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的用意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人还不明白么,那些来向您告状的,很多人就像刚才那些赌徒,他们眼中没有道义,只有利益,您让他们尝到甜头,他们就会一直赌下去,直到输光为止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目光一凛。

    “你这算是劝谏本官?”

    “非也,在下只想让大人看清楚些。”

    “清楚,你的意思是,本官是那个庄家?”

    “庄家乃是骗子,而大人您是匡扶正义,这如何比得?”

    海大人板着脸道:“我知道,你说我这个庄家,乃是沽名钓誉,卖直之辈,那些来告状的,都是不良之徒!”

    所谓卖直,就是故意表示公正忠直以获取名声,当初海大人给皇上写奏折被关入狱,亦有人说他是卖直之徒。

    吴非见海大人双目炯炯,丝毫不为所动,不禁叹息一声,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海大人接着道:“你以为先前你让他们输了,他们就会回头是岸,你错了,他们中有不少人说不定正要收手,被你一带,反而输个精光,连明日的早饭都买不起,你不是在救他们,而是在害他们!”

    吴非无奈道:“那我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海大人负手而立,道:“你为何不厉斥庄家,同时揭露其布置的机关?”

    吴非听得冷汗直冒,自己真那么做,不但庄家与自己会不死不休,那些赌徒也不见得就讨自己的好。

    见吴非不语,海大人又道:“如果你怕得罪这些人,也可以偷偷溜出来,向衙门告,让官府派人来铲除。”

    吴非张口结舌,若是这赌场与官府有勾结,我岂不是还要把勾结之人也告上,这嵩江府中这么多赌场,自己可告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正气凛然,在下十分钦佩,今晚这些所见,在下只是有个感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感慨?”

    “在下的感慨是,富,未必是万恶之源,而贫,未必就不是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淡淡一笑,迈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阁下这话值得玩味,看来应该是读书之人,你想告诫本官,贫穷乃是罪恶之源么,那要多谢你今晚的指教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嘴里咀嚼着他那句贫穷乃是罪恶之源,陡然而惊,穷到极限,是铤而走险,还是走上绝路?他定了定神道:“大人误会了,只是在下不认为有钱人一定是坏人,穷人一定是好人——”

    海大人打断吴非的话道:“可是你今晚带我所见的,都是穷人的阴暗面,你说本官要不要对你产生怀疑?”

    吴非被说得又是一呆,他突然想到了自己是站在吴家的立场去看待那些告状者,自然并不是出于公心,海大人当然有理由怀疑,于是恭敬地鞠了一躬,道:“大人说的是,在下今晚的举动确是带了些私心,但是大人,您断案之所谓与其委屈贫民,不如委屈富民,这,这合理么?”

    海大人淡淡一笑,捋须道:“你知道本朝之法的特点是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本朝之法,其一是明刑弼教,用刑法晓谕人民,使人们知法、畏法而守法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点头道:“不错,你说这世上是富人多,还是穷人多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自然是富人少,穷人多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道:“这不就结了!”

    吴非醒悟道:“大人的所为,是站在大多数人立场上想!”

    海大人点头道:“本官上任嵩江府,虽不敢说日理万机,每日要处理那么多案件,你以为可以一件件细细过问,做到绝对公正么?”

    吴非只好苦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了其一,想必你也知道其二,这其二是重典治国,本官整治吏法,清退乱卖的土地,并不是针对富户,而是控制越来越严重的土地兼并,你看这江南之地,被有钱人家瓜分得七零八落,老百姓手上已经无地可种,这难道有错?”

    “但是就嵩江府目前的情形来说,并不适用严刑峻法,倒是礼法并用,诸法合体更为妥帖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说的是唐六典么,那你怎么不提隋法,隋法提出善法善而不循法!”

    “嵩江乃是全国最富庶的地方之一,贾谊曾说过,仓廪实而知礼节,老百姓吃得饱了便会讲礼节,现在嵩江府日益繁荣,又何必重典治之?”

    海大人忽然仰天大笑起来,笑了一刻,才道:“嵩江府的表面繁荣背后是什么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心底却想:“繁荣的背后是那些看不见的肮脏交易,是许多人的苍凉和悲哀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望着天空,忽然悠悠地道:“你听说过本地有个组织叫清帮么?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道:“清帮,这个名字我知道,但他们非常神秘,一般很少出头,倒是有个叫铣天门的神秘组织,暗里干着杀戮的勾当,可惜我找不到他的蛛丝马迹!”

    海大人点头道:“铣天门我也听说过,不过——”他顿了顿,意味深长地接着道:“听说连我能到嵩江府上任,都是这个清帮的谋划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吴非大吃一惊,道:“这么说来,这个清帮势力极大了?”

    海大人点头道:“那些来告状的人中,本官怀疑背后都有清帮的影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