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 遇到两个疯子

    那两人换了衣服,居然是一袭绸衫,要知道绸衣价格昂贵,一般人可用不起,海大人气得双眼翻白,这嵩江府的叫花子难不成全是骗子?

    “啪、啪、啪——”

    忽然门被拍响,高个叫花子猛地从椅子上弹起来道:“那两个神经病追来了?”

    另一个叫花子道:“不会的,神经病怎么知道我们住这里?”他打开屋门,从外面进来一个脸色阴寒的年轻汉子,他进屋就哼道:“磨蹭个啥,半天才开门!”

    两个叫花见到此人,立刻如遇救星。

    “任堂,哦不,任哥,刚才在街上怎么没看见你人?”

    那叫任堂的青年大剌剌地走进屋,身后还跟着两个中年人,他进屋坐定后问道:“晚上怎么没出去装可怜,穿成这样,今晚又打算去花活?”

    高个叫花叫屈道:“还说呢,刚才遇到两个疯子,拿刀砍我们,自称什么海大爷,害得我们只好逃回来了!”

    那任堂皱眉道:“海大爷,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两个叫花连连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任堂道:“海大人来了嵩江府,这里又冒出一个抢地盘的海大爷,他以为姓海就沾光了,好,我派人去瞧瞧,被老子抓到,挑断他的手筋、脚筋!”他回头对一个中年跟班道:“陈七,你带两个兄弟去瞧瞧是怎么回事,遇到那两个神经不用讲客气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

    任堂身后一人应了一声,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任堂慢悠悠地道:“你们两个想不想财啊,我给你们找到条财的捷径,敢不敢接?”

    海大人见到任堂的模样,不由一呆,低声道:“这不是前两日告司马老板逃籍的任蹇么?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原来这小子不叫任堂,叫任蹇,任堂应该是他在帮会中的位置,比如堂主什么的。”他见这任蹇步法平稳,不由双眉一挑,这家伙是个练家子,一身修为并不比练南拳的张之渔差多少,再看他身后那人,也是练过的。吴非羁押在牢房时,知道司马老板是那个锦衣胖子,比自己先受审,还不知最后是如何判的。

    两个叫花一头,道:“接,接,只要有钱赚,什么都接!”

    任蹇道:“你们两个笨蛋,装成那德性在街上傻讨,迟早被人看破,到时就没人可怜你们了!”

    高个叫花道:“不会,到时我们换个地方讨钱就是,嵩江这里一个月能讨数十两银子,比在家干农活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任蹇道:“我问你,你们两个老家可是吴江的?”

    高个叫花点头道:“不错,我们是吴江的。”

    任蹇笑道:“那感情好,这钱你们赚到了!”

    吴非祖籍也是吴江,听到任蹇这么说,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两个叫花一起面露喜色,高个叫花道:“任哥不光手上有活,赚钱的法子也比我们强得多,老规矩,这次也给您提五成!”

    任蹇摇头道:“这次不是我占五成,而是你们只能占三成!”

    高个叫花迟疑道:“任哥,怎么这次规矩变了?”

    任蹇很是得意,笑道:“因为这次,至少可以赚两百两银子,你们得三成,也有六十两!”

    两个叫花互望一眼,迟疑道:“不可能吧,什么好事一天能赚六十两?”任蹇从怀中抽出一张银票,在两人面前晃了一晃,道:“你们知道我前日告司马老板,海大人让他赔了我多少钱?”

    两个叫花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任蹇将银票摆在桌上,两个叫花一起惊呼:“二百两!”

    任蹇道:“我告的那个司马胖子,很好说话,上堂就低头认罪,什么也不说!”

    高个叫花眼中亮出精光,道:“任哥,你让我们告谁?”

    另一个叫花却是有些怀疑,道:“无凭无据,我们空口指认,海大人会判赔么?”

    任蹇点头道:“不错,只要告了,基本都会判赔!不过,这次我还真拿到了证据,所以你们去告,那是百分百的把握!”

    高个叫花怦然心动,道:“任哥您吩咐就是,我们兄弟唯您马是瞻!”

    任蹇从怀中抽出一张纸道:“是这样的,前几日那些被告清退田产的富户,大部分没有执行,他们还指望京城来调令,将海大人调走,所以这是个赚钱的大好时机!”

    高个叫花道:“这纸上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任蹇笑道:“这就是钱!”

    两个叫花大字不识,但见到任蹇笃定的样子,也下了决心,道:“任哥,您吩咐吧,我们照做不误!”

    任蹇道:“你们要告的人,名叫吴世帆,说起来,他也是你们吴江的老乡!”吴非一听,不由大怒,这两个家伙又要告父亲,看来不将吴家折腾到破产,这些人是不肯罢休了。

    任蹇见到两个叫花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,道:“这张纸上具名的两个人,名叫莫小柳和张福成,他们状告吴家老爷迟迟不肯清退田产,请海大人予以重罚,你们现在就是莫小柳和张福成的亲戚,替他们来嵩江府申冤!”

    吴非再次听到了莫小柳和张福成的名字,身子微微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另一个叫花问道:“这证据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任蹇道:“指印自然是真的,其余么,你们也不用去管,反正拿着这个东西去,保证能判到钱!前几日那吴家虽被人告了,也没出多少钱,这次正好给他们放点血!”

    高个叫花喜道:“好,任哥,如此好事,我们答应便是!”

    另一个叫花又问道:“这么容易来钱,任哥您怎么不亲自去告?”

    高个叫花一拍他脑袋道:“任哥已经告了司马老板,再去告人,会被海大人瞧出破绽来的,再说,我们是吴江人,不会引起怀疑!”

    任蹇点头道:“不错,所以说这个买卖是无本万利,但是你们上堂后不可以害怕,康老大你要一口咬定是莫小柳的亲戚,康老二你就扮作是张福成的亲戚,哪怕就是挨板子,也不能松口!”

    那矮个的叫花是康老大,他犹豫地道:“莫小柳是个什么鸟人,我要知道他的底细不?”

    任蹇道:“这厮是个吴家的佃户,二十几岁,在吴江没有其他亲戚,其他随便你编好了。”他又仔细嘱咐了一番,这才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