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假叫花

    老叫花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老家是在南直隶的濠州,去年濠州遭灾,不得已才来这里讨饭吃,现在想要回去,却是没有盘缠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喔了一声,问道:“那你们想不想回去?”

    老叫花涕泪横流,道:“想啊,做梦都想。”说完他还悄悄扭了一把小姑娘的胳膊,小姑娘哇地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只当没有看见,又问:“你们回去的话,路上要多少盘缠?”

    老叫花一脸颓然,道:“我也不知要多少,想来要四五两银子才够吧。”吴非点点头,从怀中又摸出一块银子拿在手上,道:“我瞧两位可怜,这里应该有五两银子了,你们拿去作盘缠,是可以回家的!”

    老叫花连连鞠躬,道:“多谢两位大爷,多谢两位大爷!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如果你们拿了这钱,打算什么时候回家?”

    老叫花道:“有了盘缠,自然越快越好,说不得我们爷俩明天就动身。”

    吴非微微一笑,将银子递过去道:“既然你们归心似箭,那我就成全你们!”

    老叫花双目放光,忙接过银子拉着孙女一起跪下磕头,道:“大爷,您的大恩大德我们爷孙永世不忘,愿您好人有好报,善心得善终!”

    吴非拉起两人道:“走吧,别在这里受罪了!”

    那爷孙俩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,依依不舍而去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走远,海大人冷哼道:“你想证明什么,天下叫花子千千万,以你的能力能救多少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跟大人您比,在下位卑言轻,自然不能救多少,不过,在下给那爷俩钱,却并非要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救他,那你给他钱做甚?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便知。”

    吴非说完拉住海大人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悄悄跟在那爷孙叫花身后,进了一条弄堂,只见那两人走到一个院子前,四下张望一番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海大人有些诧异,这些叫花子不是应该住在桥洞或垃圾场么,怎么还住在院子里?

    吴非拉着海大人进了院子,只见这里虽然地方狭小,但院子却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“大人,小心了!”

    吴非一声警示,拉着海大人一跃来到屋顶,海大人眼皮直跳,这个神秘人物到底是谁,他一身功夫出神入化,即使东西两厂的顶尖高手也不能与他匹敌。

    两人揭开瓦片朝下望去,只见那老叫花已换了一套青布长衫,那小姑娘也换了一身花衣,与先前是天壤之别,海大人惊得眼珠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只听那老叫花道:“今天遇到两个傻子,居然出手就给了五两银子,抵得上我们三四天的收成了!”

    海大人闻言愕然,三四天讨饭就可以骗到五两多银子,这可比当知府还赚得多。

    那老叫花打开一口箱子,将银子锁进去,吴非和海大人瞧得分明,那箱中装的都是银子和铜钱。

    小姑娘道:“爷爷,我们有钱了,什么时候回家呀?”

    “回家干吗,这里钱多人傻,我写信让你哥他们都过来,到时我们赚了大钱,就把这房子买下来,不用每个月花钱来租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可好了,只是我们在这里要饭,每天要上交两百文钱给任叔叔,我不喜欢那个任叔叔!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办法,任叔叔是管这片的,我们不给他钱,是不能在这里要饭的!”

    海大人越听越气愤,身子一抖,出呼啦一声响,老叫花惊道:“谁,谁在屋顶上?”

    吴非本来就是要海大人知道这些叫花子的真实底细,现在目的已经达到,伸手抓住他飞身掠过两个屋顶,这才落到街上。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你还相信那些叫花子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故意布置的,本官不信!”

    海大人一指街角处二个匍匐着的残疾叫花子,道:“他们若也是那样的,我就姑且信你!”

    吴非瞥了一眼,也不答话,嚓的一声,手中凭空多了一把精光闪烁的弯刀,他怒喝一声,恶狠狠地向两个匍匐着的叫花子走去,那两个叫花子趴在地上,看上去都断了腿,膝盖处齐根而断,模样十分凄惨。

    见到吴非煞星般走来,两人大吃一惊,吴非粗着喉咙喝道:“这块地盘是老子的,你们给我马上滚!”

    一个叫花大着胆子说道:“这,这里是任哥罩着的。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,吴非挥手一记耳光甩出,将那人打翻,骂道:“什么任狗任猪,这里姓海,给老子滚!”他随手又是一记耳光甩出,另一个叫花也吃了一掌,一个叫花哭道:“海爷,海大爷,您高抬贵手,我们就滚,这就滚!”

    两人捡起地上装钱的盆子,一骨碌起身,拔脚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身,就见两根白色的柱状东西在腰间晃来晃去,原来是两截假肢,海大人不由狠狠呸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非拉着海大人道:“所谓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,我们不妨追上去,瞧瞧还有什么好戏!”

    海大人心情不悦,问道:“还有好戏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们跟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两人远远跟着,那两个叫花骂骂咧咧、磨磨蹭蹭地走进一条小弄堂,他们七弯八绕朝前走,海大人心惊不已,像这种胡同分岔极多,能不跟丢也是一门本事,他并不知道吴非刚才打两人耳光时就已经在他们身上做了记号。

    那两个叫花走到弄堂底,打开一间屋门进去,吴非拉着海大人再次上了屋顶,不等他动手,海大人已揭开瓦片朝下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高个叫花子正从身上解下那伪装的残肢,他大声骂道:“碰到两个疯子,什么海大爷,明明是个海王八,今天晚上真晦气,任堂的人也不知哪里去了,这条街不是他罩着的么,我们的份子钱可是按天给的!”

    这间屋子比先前爷孙俩要逊色得多,但屋中摆设也不是太寒酸。

    另一个叫花数着钱袋道:“叫你晚上别出来了,还是早上那些买菜的大姑大嫂好骗,忙了一晚上,只赚了几十文,不及早上的十分之一!”

    高个叫花子道:“你懂什么,闲着也是闲着,出去赚点酒钱也是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