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请大人逛街

    那老人道:“大人您今天回来得晚,老人家已经用过,她让您自用便是,不必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恭敬地道:“是。”这才坐下来吃饭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日有什么人来拜访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但是在院子外面鬼鬼祟祟游荡的人,那是去了一拨又来一拨,但都不敢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哼,谅他们也不敢靠近!”

    “老奴担心大人的安全啊,要不要调几个人手来看护院子?”

    海大人道:“这个我自有安排,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等到用膳完毕,老仆收拾了碗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吴非站在屋子的阴暗角落,他没有用隐匿符,回到这里后,他觉得隐匿符用不用都无所谓,自己只要加一点隐匿身法,一般人都觉察不到,令吴非吃惊的是,这位知府大人的晚餐如此节俭,倒真的不负清官名号。

    海大人负着双手,打算去书房百~万\小!说,蓦地现从黑暗中走出一人,不禁惊道:“你,你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吴非抱拳道:“在下鲁莽,深夜造访,还请大人见谅!”

    海大人镇定下来,冷冷道:“阁下鬼鬼祟祟,擅闯本官居所,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大人不要误会,在下此来并无恶意,只想请教二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哼道:“若想徇私,阁下最好免开尊口,若想威逼,本官唯有一腔热血!”

    吴非本想问他是谁将他调任嵩江,是谁指使针对吴家,此时见海大人满脸正义之色,暗道:“我问他也是白问,还让他有可能猜到我是谁,不如算了。”

    正迟疑间,只见海大人口一张,高呼一声:“有刺客!”

    吴非手一指,一道罡气射出,将海大人身子封住,与此同时,屋外四条人影闪电般冲入屋内,吴非一笑,道:“原来海大人早有准备!”

    那四人显然是六扇门中的高手,一冲进屋,便分出一人去抢海大人,其余三人则各执刀剑向吴非扑来。

    吴非双手虚点,顷刻间将四人全部点倒,海大人见到吴非鬼魅般的出手,也是惊得呆了。

    将四人放倒,吴非来到海大人身边,道:“请大人放心,他们并没有受伤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又惊又怒,道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拉住海大人的手道:“在下只想拉大人去逛逛街,体察一下民情,不知愿否?”

    海大人哼道:“本官到任嵩江府,确实想去体察民情,听说很多人不高兴我来,倒是要去瞧瞧,但阁下不能强迫本官去!”

    吴非躬身道:“大人愿意体察民情,是百姓之福,只是不知大人有没有以普通人的身份去体察过,那可与大人身份完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目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强迫吗?”

    “非也,小人只想让大人看得更清楚!”

    “如果本官不愿意呢?”

    “那在下只好抱歉了,非要勉强大人一趟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想了想,点点头道:“也好,我就随你去瞧瞧!”

    吴非深施一礼,他先将四个护卫搬到屋角,又在海大人脸上揉了二把,将他面目略作改动,最后让他换了身便装,这才领着海大人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等到上了街,只见城中繁华地区彩灯高挂,不少商铺酒肆都在营业,海大人道:“你是清帮的人么,你带我来这种地方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吴非想不到海大人来嵩江府才几天,就知道清帮是此地第一大组织,看来他并不是一个头脑简单,只做表面文章的人,便道:“在下跟清帮没有任何关系,只是想请大人看看嵩江府的真实情形。”他心中想道:“海大人一开口就是清帮,难道他对清帮有所想法?”

    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说着,忽然闻到路边一阵肉香,只见一间酒肆门口十分热闹,那里放着一个架子,架上挂着白斩鸡、叉烧、烤鸭和猪头肉,十分诱人,架下的案上还放着一碗碗的螺丝、素鸡、豆干等凉菜。

    海大人有些奇怪,嵩江府的富庶那是天下闻名,这家伙带他看这些干吗?忽然脚下一动,低头一瞧,只见一个叫花子匍匐在地,拉住他的衣摆不住哀求,海大人叹了一声,道:“我没带钱!”

    那花子听出这人是外地口音,不但不放手,还高声呼叫,一下引来了五六个叫花子,吴非掏出一把铜板抛了出去,骂道:“再不走开,小心挨揍!”那些花子欣喜若狂,一边抢着地上的铜板,一边道:“谢谢,谢谢老爷!”

    海大人哼道: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大人错了,请你瞧瞧这些在酒肆中喝酒之人,都是富人么?”

    海大人环顾四下,现附近夜市中喝酒聊天之人,大部分是贩夫走卒,这些人穿着落拓,喝酒却一个个豪情满怀。

    吴非见海大人沉吟,指着一块酒肆的纸牌念道:“黄酒二个铜板一壶,白斩鸡五个铜板一碟,猪头肉两个铜板一碗,素鸡香干一个铜板一碟,大人莫非以为嵩江的老百姓连这也吃不起?”

    海大人心中暗惊,口中却道:“嵩江府奢靡之风日盛,并非好事,需要大力整治,你瞧那些叫花子,还不是困苦不堪!”

    “并非穷的地方有叫花子,有时,越是富的地方,叫花子越多!”

    “你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看见路边站着一老一少两个叫花子,吴非招招手,俩人走过来。

    吴非掏出一锭银子,约摸有二两多,说道:“回答我几个问题吧,答好了,这银子便归你们!”

    那老叫花有六七十岁,身子一直微微抖,这时看见银子两眼放光,身子也不抖了,小叫花只有七八岁,是个羞羞怯怯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老叫花鞠躬哈腰道:“大爷您有啥尽管问,小的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不知吴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站在一旁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吴非摸摸小姑娘的脑袋,道:“我看这孩子可怜,起了恻隐之心,想问问你们是爷孙俩么,为何要来这里行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