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茶楼喝茶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为什么是哥哥就要吓一跳呢!”

    那女孩道:“爹爹说了,不能跟陌生的年轻男人说话,否则就是不重名节,要挨罚的!”

    吴非简直无语,这么小的女孩,穿戴干净整齐才是正经,名节在她这个年纪,有那么重要么?

    “挨罚,挨什么罚?”

    “嗯,多了,罚跪啦,打手板啦,嗯,还有不准吃饭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暗惊,这位海大人真是个人物,连自己的女儿都如此苛求,对别人又如何能宽容?

    正沉思间,只听屋内一个苍老的声音道:“丫头,你在跟谁说话?”

    女孩脸色一变,一边朝吴非挥手向门外赶,一边道:“奶奶,没人,我自己跟自己说话玩呢!”

    屋内人道:“那快回来,要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女孩一声欢呼,丢掉把玩的泥巴朝屋内跑去,吴非苦笑着向外走去,他可不想这孩子因他而受责罚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守门老人还在瞌睡,吴非现对面有家茶楼,便径自走过去,这茶楼门窗大开,在外面就可以看见里面一切,茶楼的大堂十分凌乱,板凳木桌随意摆放,而里面居然还有几个靠窗的座位,铺着垫子,显得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跑堂的看见吴非站在门口呆,便迎上来笑道:“这位爷,您是要坐位置,还是坐大堂?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跑堂的笑道:“爷您是第一次来我们茶楼吧,大堂不要钱,吃不吃东西都可以闲坐闲聊,要坐位置就是喝茶。”

    吴非哦了声,递过去一块碎银道:“我不吃东西,给我沏一壶碧螺春吧。”

    跑堂的接过银子,笑着弯腰道:“好嘞,您这边请!”他说完带着吴非在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这茶楼外面看不是很低俗,其实里面跟搭棚子也差不多,大堂供人摆龙门阵,而仅有的几个位置,是给愿意出钱的茶客准备,只不过这样的环境,真正想要品茶的人怎么可能会来?

    吴非是打算在这里等一等海大人,至于喝不喝茶倒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一壶茶尽,海大人还没回来,吴非却现这茶楼的大堂多了不少客人,他们穿着朴素,袒胸露腹,像是在码头上打工搬运的苦力,他们三三两两围成一圈,只要了黄酒和茴香豆,坐在那里闲聊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乱的五旬老者说道:“我昨天在码头碰到刘麻子,这家伙穿了一身蓝布土衣,狗皮倒灶的样子,对我还低眉顺眼、摇头摆尾,不晓得多客气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海大人来了嵩江府,刘麻子还敢次牛逼呀,那些做生意的都不好做了!”

    那老者道:“是呀,刘麻子这次还没被人告,是他运气,装孙子啥人不会装,但他装得特别像,一点都不怕难为情!”

    一个三十余岁的粗布汉子一拍桌子,道:“那我们明天就去衙门找海大人告刘麻子!”

    五旬老者道:“你告他啥,告他霸占民女,娶了四个小妾?”

    “四个不多么?”

    “多个屁,海大人都纳过三房妾,你拎不清吧!”

    粗布汉子面色尴尬道:“海大人也纳妾,他那点俸禄够花么?”

    五旬老者瞪了先前那人一眼,道:“海大人最恨为富不仁,你真要告,就告他搬运货物给的钱少,别人扛一袋货给三个铜板,他只给二个,要求刘麻子赔偿这几年的损失!”

    粗布汉子红脸道:“不是所有老板都是给二个铜板么?”五旬老者道:“戆啊,你就说原来码头上都是给三个铜板,刘麻子来了以后,就少到二个了!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了一番,吴非暗道:“我好像听说过码头的刘麻子,他为人小气,一毛不拔,这下要好看,以海大人的性子,至少要脱层皮,看来要想不被惦记,最好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这时那五旬老者又道:“你们听说了么,这次被清退田产的富户,大都阳奉阴违,有的只清退了部分,有的表面在清退,暗里却派人去京城活动,他们扬言,就算花重金也要把海大人调离嵩江府!”

    粗布汉子怒道:“是谁,老子和他去拼命!”他一呼之下,边上几人立刻附和道:“谁想赶走海大人,谁就是和我们嵩江的百姓为敌,决不能放过!”

    那五旬老者道:“海大人审的清退田产的有几家,一问便知。”

    那粗布汉子一拍桌子道:“他娘的,搞七廿三,走,我们找那些富户算账去!”

    边上一人叫道:“走,那些阿三若敢动手,明天去衙门告他,正好有证据!”

    一群人叫嚷着离开酒楼,吴非叹了口气,不知他们要惹出什么事端。他见那五旬老者还坐在那里自斟,便移步过去,抱拳道:“这位老先生,您怎么独自留下,不和他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那五旬老者一身酒气,哼道:“老子年纪忒大,就勿轧闹猛了。”他说的意思是不凑热闹。

    这时街角灯火一亮,有一乘官轿行来,吴非心中一动,海大人终于回来了!

    刚才守在门口的看门老人好像睡醒了一般,屁颠屁颠地开门放轿子进去,吴非看见几个黑衣人跟着轿子进了院子,然后院门一关,什么也看不见,他正出神,只听身边那老者道:“这位小哥,你一个人在这里吃茶,阿有啥个事体?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拿起酒壶,喝了一大口,满脸通红地道:“老弟,你这样子,是不是哪个富户家出来打探消息的?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摆手,远远地看到一乘轿子从海大人的府中抬出,估摸着时间差不多,便道:“我要走了!”他起身向外走去,跑堂一见,忙道:“这位爷,还要找您茶钱呢!”吴非一摆手,道:“赏你了!”话音落下,身形已经隐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那老者端起酒杯又灌了自己一大口,居然趴在桌上睡了。

    海大人此刻坐在府中,借着昏黄的油灯,看见桌上摆着一碟小菜,一碗米饭,便问跟进来的守门老人道:“母亲大人可曾用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