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 三大禁物

    思思道:“海大人这种性子,被人利用了也未可知,但主人您在堂上没有反抗,我担心铣天门的人会利用海大人再来为难吴家!”

    吴非微微一怔,抬头望了望天空,点头道:“如此说来,我应该去拜访下这位海大人了!”

    晏畅见吴非有些出神,道:“老大,您是不是想起芗2姑娘了,她扶棺回京,现在应该到了吧?”

    吴非这才想起何芗2,她临别时可是邀请自己去京城见她,现在家里暂时安全,要不要去一趟京城?

    “哦,你不说,我还真忘了!”

    吴非嘴上说着,心中却想:“见了又如何,带她回天行大陆么,我的家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见了吴非的神情,思思猜到他心里所想,道:“主人喜欢便都带去好了,但天行大陆也未必适合居住,反而是这里生活安逸,除了那些倭贼,也没什么战争杀伐,思思很喜欢这里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都带去,说得轻巧,我现在才第一层的修为,自顾都不瑕,哪有能力保护这许多人!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那主人打算什么时候去拜访海大人?”

    吴非看了看天色,道:“总要等天黑吧,等下我走了,帮我好好照顾兮涵。”思思巧笑嫣然,道:“有思思在,主人就不要担心兮涵姐了。”

    黄昏时分,天色阴暗下来,外面的嘈杂声也渐渐消隐。

    吴非一个人悄悄溜出家门,朝知府大人的府邸行去。

    客栈内,林兮涵躺在床上转辗,她喊了声思思,却现这丫头趴在不远处的茶几上出均匀的呼声,不由微微一笑,自语道:“小丫头这几天也真累了,看她睡得这么死,明天还是不要守着我了。”她一时睡不着,起床走到思思身边,轻轻在她头顶拍了一下,思思身子微微一动,出细腻的微鼾。

    林兮涵点了灯,伸手从怀中取出那个黑色瓷瓶贴在脸上,低语道:“子焕,非师弟他真的很像你,如果,如果我以后喜欢上他,你,你会生气么?”

    瓷瓶没有任何反应,但林兮涵的眼泪情不自禁淌了下来,她刺破中指,将一滴鲜血滴在瓷瓶的木塞上,低低念了两句咒语,道:“子焕,我对你过誓,这一生,不会再喜欢天行大陆上任何男人,可是,可是非师弟他并不是我们天行大陆上的人,我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瓷瓶中似乎升起一个虚影,又似乎什么都没有,林兮涵望着对面,呆呆出神,口中喃喃道:“子焕,为什么你走了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难道你给我留下这个摩阂瓶,只是一个安慰?”

    林兮涵拿着瓷瓶哭着,趴在床边居然昏昏睡着。

    其实林兮涵并不知道林子焕留给她的摩阂瓶是什么东西,如果知道,一定会吓一跳,因为这个摩阂瓶,真名叫作晦冥百绝转生瓶,乃是天行大陆上让人谈之色变的三大禁物之一,又被称为诅咒之瓶,其中若是存储神念,它重生后的身体会带着无尽的阴毒和怨念,堪比禁地中的那些魔神。

    三大禁物,都和夺舍重生有关,除了晦冥百绝转生瓶外,还有两件是神傀和天变魔体,神傀是用飞升失败的顶级修炼者尸体,最后炼制成神傀,这个方法极其复杂,所需材料也很难搜集,而天变魔体则是难上难,一是要找的对象体质特殊,可以吸取任何修炼者的精魂和血液,二是要有顶级的魔修来辅助,所以天变魔体只是传说,还从来没人修炼成功过。

    吴非并不知道,从踏入天行大陆的第一步,这三大禁物的阴影,就向他笼罩和缠绕而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林兮涵手中的瓷瓶出一阵微弱的光芒,一个年轻人微弱的身影出现在屋中,那人身形清瘦、面目模糊,如果吴非在这里,一定会惊异地现,这个年轻人,和他竟有半分的相似。

    此时那年轻人站在林兮涵对面,伸出手,无限爱怜地抚摸着林兮涵的秀,但却什么也没有触动,他幽幽道:“涵儿,这个吴非我很喜欢,你还记得我死前关照你的事么?”

    林兮涵似有感应,梦呓般地回道:“记得,子焕,我一定会照你说的去做!”

    年轻人低下身子,在林兮涵额头轻轻一吻,道:“你不可以喜欢他,因为,我要重生,因为,你只能属于我!”

    林兮涵霍然惊醒,她双眼茫然望着眼前,眼前空无一物,什么影子都没有出现,一低头,现那黑色瓷瓶还在手中紧紧攥着,她一手扪住心口,道:“子焕,是你来过,还是我一直在做梦?”

    窗外已变得昏暗,暮色开始降临。

    嵩江府知府大人的临时住所,安排在杜公祠边上的一栋老旧院中,院门口站了个守门老人,一脸惺忪的睡意,吴非易了容,扮作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商贩,他并未使用隐身术,居然也轻易进了院子,只见院子四周杂草丛生,中间却刚刚被开垦出一片荒地,地上只有数排蔬菜秧苗,不由暗道:“这地方如此宽敞,却又破败荒凉至此,在嵩江府的繁华之地找这么个地方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院里有个小女孩在玩耍,她约摸四五岁的样子,穿了一身大人衣物改做的灰布衣,那衣服有些宽大,上面还沾了不少污迹,令她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邋遢,见到吴非进来,她也不吃惊,自顾自玩得起劲。

    吴非走过去,蹲下来道:“小妹妹,你知道海睿海大人可是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那女孩玩着地上的泥巴,两根翘着的小辫一抖一抖,她头也不抬,道:“你找我爹爹么,他还在衙门处理公务呢,现在可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这女孩居然是海大人的孩子,即使寻常人家的小孩,也不会这么肮脏,难道他忙于公务,连家人都顾不上?

    “他这么晚还不回来,那你们什么时候吃晚饭?”

    说到吃晚饭,那女孩抬起头来,吴非这才看清她脸色蜡黄,一副育不良的模样,不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那女孩见吴非是一位双鬓泛白的大叔,松了口气道:“听声音我还以为是个哥哥,吓我一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