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千万别打主意

    听说要挨四十板子,穆子翰苦着脸道:“大人英明,学生心服口服,只是22这板子,能不能少打一些,因为学生还未成家,打伤了,回去可没人服侍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不悦道:“公堂之上岂能讨价,不过,吴家人若肯原谅你,本官可以考虑从轻落。”说完他向吴非父子望来。

    吴世帆点头道:“罢了,罢了,老朽不愿追责,此事过去已久,老朽希望大人能替吴家化解这段仇怨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脸色没有变化,但口气略松,说道:“好,那本官就给穆秀才记四十杖在这里,以后再干那龌龊之事,一并处置!”

    穆子翰心里高兴,暗道:“这么说我不用挨打了,以后离开嵩江府就是,这四十杖当是侥幸逃脱。”他磕头谢罪,心中对吴世帆却还是记恨,又想道:“你以为放我一马就能抹去害我爹爹的罪行,这次没有报仇,下次一定要你加倍偿还!”但穆子翰还是知道,吴家有三子,他却没有兄弟,吴家有财产,他一贫如洗,现在既然暴露了目的,以后想要复仇吴家只怕很难。

    海大人点点头,道:“穆秀才之父因赌自杀,此事原不能责怪旁人,然则他有追债而死的嫌疑,所以吴家还是要承担部分责任,本官判决,吴家赔偿穆秀才纹银二百两,因为原告挟带私怨,所以之前吴家向穆秀才行贿之罪可抵消,吴家每人二十重杖不必打了,但吴家霸占乡里的田产,不能因为此事影响到先前的判决,所以吴家还是必须全部清退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判决,吴非父子互相望了一眼,只有苦笑,海大人果然是海大人,性子真是一等一的倔,这个判决跟之前几乎一样,只是减少了吴家对邻里间的赔偿,折合成银两,也就少赔六百多两。

    吴非眉头紧皱,暗道:“吴家只是有追债的之嫌,并无凭据,怎么可以凭感觉断案,这于法理不通。”

    围观百姓不住鼓掌,若是判吴家无罪,那些仇富之人并不解气,现在可好,狗咬狗一个都没落得好下场,真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晏畅和思思差点暴走,若不是吴非用眼神严厉制止,他们非闹出更大的岔子,这哪是断案,分明有钱便是罪孽,那大家一样穷就天下太平了?

    出了大堂,吴非见到父亲和两个哥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,便道:“父亲大人不必沮丧,我们就当破财消灾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世帆道:“我们吴家的田产,是祖上一点点积蓄起来的,就这么一下要卖光,实在冤枉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父亲大人,您想过没有,至少我们家人现在还都好端端的,那位大学士徐大人,不但田产全部被清退,两个儿子还被充军,那有多凄惨,说起来,海大人对我们不但手下留情,还网开一面!”

    晏畅跟在后面不住撇嘴,思思悄悄问昊子道:“你偷那么多女人的衣服来,可曾被人瞧见?”

    昊子摇头道:“主意是畅哥出的,那些东西也是畅哥拿给我的,我只是将这些东西塞进那狗屁秀才的怀中罢了!”

    晏畅见思思盯着自己,叫屈道:“我是第一次干这事,我可是清白无比!”

    等回到家中,一家人相拥而泣,自有一番对话。

    吴世帆对晏畅等人莫名其妙跟来有些奇怪,他问吴非,吴非勉强搪塞过去,却被两个哥哥拉到一旁悄悄盘问,吴宇道:“那两个女子好生漂亮,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吴非见他们眼中有期待之色,连连摆手道:“你们千万别打主意,这两个女子绝对不能亲近!”

    为了避嫌,吴非找到离家较近的一间客栈,这客栈不大,一共有七间房,为了清静,吴非索性包下了所有房间,自己则住在家中,他可不信铣天门会放过自己,但对方既然没有动手,他就无法抓到对方。

    案子已了,接下来数日倒也平安,林兮涵的伤一直好得颇慢,现在虽然勉强可以动用灵气,也仅仅是从宝囊中取出东西来,说到和人动手,还是不能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担忧,他身上的金石已用去不少,若不能回到天行大陆去,不但林兮涵的伤要作,自己也无法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不过,吴非修炼音遁术大有长进,他第一次从嵩江遁到泖湖,不怎要如何遁回,结果硬是走了三四十里才回家,后来运用得纯熟,才现只要地形路段熟悉,他想到哪里就到哪里,误差可以控制在数丈之内。

    那些倭贼也销声匿迹一般,再没出现,但那位严把总却加官晋爵,连跳两级,被升为嵩江府的守备,还得到了朝廷封赏。

    晏畅听到这个消息,呸了一声,道:“若真的打仗,那严大人必是一只缩头乌龟!”

    昊子摇头道:“未必吧,我瞧他头都没有,怎么缩啊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头?”

    昊子道:“他就一只软柿子嘛!”

    晏畅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,道:“你知道他为什么是乌龟?”

    吴非倒是觉得那严把总并不简单,应该是个很有心机的老狐狸,他听到两人的对话,瞪了晏畅一眼,道:“不要教坏了孩子!”

    晏畅一脸无辜,道:“教是教不坏的,但有些人天生就坏,读了书也坏,比如那个穆秀才,没有人指使,也会做坏事!”

    昊子道:“对了,你们说做坏事,我来了嵩江府,怎么总听人说到清帮坏事做尽,那个清帮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道:“清帮我知道,他们在本地很有势力,你们说胡家兄弟、穆秀才会不会是受了清帮的指使才来为难我们家的?”他那天在牢房羁押,听到不少富户抱怨,总觉得能把嵩江府的富人一网打尽不是易事。

    思思双眉一挑,道:“主人,您是说清帮、铣天门一伙,躲在幕后操纵?”

    吴非沉思了一会,道:“有此可能,铣天门上次行动吃亏,所以心存忌惮不敢轻易出手,若不是海大人耿直清廉,我真要怀疑他是否被铣天门当出头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