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原来是宿怨

    海大人冷笑道:“本官终于知道你为何要被断绝仕途了!”

    穆子21翰喊道:“大人冤枉啊,很多男人都有此爱好的,我,我不信那个吴家少爷身上就没有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在下身上就没有,你们来搜好了!”他说着敞开胸怀,示意衙役们来搜,一个衙役还真不客气,在他身上搜了一会,只摸到一个奇怪的袋子,里面还是空的,此外竟别无一物。

    穆子翰脸色变得猪肝一般,嘶声道:“姓吴的,十年前你们害得我父身亡,现在又来败坏了我的名誉,我,我跟你们吴家没完!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十年前害你,你先前不是说跟我们吴家无冤无仇么?”

    吴世帆喃喃道:“十年前,十年前,这个穆秀才,难道是糖人穆的孩子?”吴非听过糖人穆的名字,却没什么印象,见大哥和二哥都是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海大人这时大怒,拍案喝道:“好个穆子翰,你竟然欺骗本官,快快招来,你与吴家有什么仇怨!”

    穆子翰恢复了几分镇定,爬起来道:“没有,我和吴家无冤无仇,刚才是气愤之下失言,请大人明察!”

    海大人大怒,道:“看来不用大刑,你是不会说实话了,来人,将穆子翰当堂杖打四十!”

    穆子翰脸色苍白,道:“大人冤枉,冤枉,在下告吴家乃是另有隐情!”

    海大人越愤怒,道:“这么说来,此案你是诬告了,好,那就再加四十,给我重杖八十!”

    一班衙役上前,利索地按倒穆子翰,扒下裤子挥棍打去,只打了数下,穆子翰连哭带喊道:“大人别打了,别打了,我招,我什么都招!”

    海大人冷哼一声,见衙役们又打了数下,这才挥手道:“住手,带穆子翰上来!”

    虽然只打了不到十下,穆子翰的屁股已被打得开花,鲜血从两腿间流下,要多凄惨有多凄惨,他哭丧着脸道:“学生没有诬告吴家,因为学生家父就是被那吴老贼害死,所以我,我才跟他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吴世帆疑道:“你是糖人穆的孩子,他是,是我害死的?”

    穆子翰道:“我爹爹因你而死,你认也不认?”

    吴世帆垂下头来,叹了一声道:“不错,你爹爹确实是因我而死!”

    这时吴非的大哥吴邑上前一步道:“穆家的事情是这样,穆秀才的父亲是一个手艺人,原来我们都在吴江住,彼此算是半个邻居,因为穆父做的糖人手艺精巧,七里八乡有不少人夸赞喜欢,于是他想在城里开个门面,因为手里的钱不足,就跟我爹爹借一百两银子,并说好利息和还钱时间,我爹爹虽然觉得乡里乡亲应该帮点,但一次借这么多还是不妥,于是先拿出五十两银子给他,打算等他实在凑不齐,再给他补足。”

    众人有些明白,吴家和穆家果然有渊源,此案并不是一般的民告富,倒是有些复杂,大家都屏住呼吸仔细倾听。

    吴邑接着道:“谁知穆父没有借到钱,他拿着这五十两银子进了赌场,结果输个精光,回来后左思右想,觉得没脸见人,就上吊自杀了!”

    大家啊了一声,穆子翰怒道:“不,不对,不是这样的,我阿妈说了,我爹爹输了钱回来,被吴家老贼知道,他很生气,上门来逼债,我爹爹不得已才上吊自杀!”

    “你阿妈是这么说的么?”

    吴世帆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穆子翰道:“不错,我阿妈是这么说的,难道她会骗我,因为我要报仇,所以就奋读书,可惜因为职责的差错失去当官的机会,要不我也不会用这样的手段来告你!”

    吴世帆摇头道:“翰儿,你错了,我知道你父亲去赌钱输光,很生气,但我没有逼过债,这种落井下石的事老朽还做不出,他是羞愤而死,后来我很是自责,若当初我借他一百两银子,也不会让他走上这绝路,你父上吊后,我拿了五十两银子给你阿妈,让她好好带你长大,有什么困难再来找我,她是答应了,我想她这么对你说,是想让你更愤地读书,你若不信,可以回去问她!”

    穆子翰叫道:“不,不要,我阿妈去年已经死在乡里了,她临死还以为我在衙门当官,不知有多骄傲,我唯一的心愿就是让你吴家家破人亡,好向父母大人的亡灵祭奠!”他这话说得恶毒,众人心中都是一寒,人家借钱给你,又没有要你去赌,这事还真不能全怪吴家。

    吴世帆长叹一声,道:“罢了,你怪我,我也不怨你,此事老朽当年处置有误,若是及时劝解,穆兄也许不必死。”

    穆子翰凄然笑道:“有钱人没一个是好东西,当年我爹爹问你借一百两银子你都不肯,前日想让我放你一马,就立刻送来二百两银子,所以就算我身败名裂,也要揭露你在吴江霸占田产的事,我相信大人一定会秉公办理。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原来我小时候他到我家教书,是另有目的,难怪我们做的事情都一一记录。”想到这里,他对海大人行礼道:“穆秀才挟私怨告我吴家,霸占田产之事焉知属实,请大人派人调查取证后再来处置,若是真有不法之事,我们甘愿受罚,再无话说!”

    这时围观人等都屏息凝望堂上,众人心里都想到,胡家兄弟如果是诬告,那案子又要重判,穆子翰固然可耻,但他父亲之死多少也与吴家有些关系,这案子又要如何判决?

    海大人沉吟片刻后终于下了决断,他再次拍响惊堂木,道:“胡家兄弟有诬告之嫌,每人重杖二十!吴家修路之事欠妥,应当赔偿邻户损失,念在邻里为其求情,可酌情减免,每户赔偿三十两银子!”

    胡家兄弟听到要挨板子,先是哭丧着脸,后来又听见还是能得到赔偿,又有些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海大人顿了顿,又道:“穆子翰挟私报怨,其人品性不端,实乃斯文败类,然则其为父报仇,也算孝心可嘉,本官判你重杖四十,回去好生悔过,不许再干那龌龊之事,此判决,你可服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