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 喧闹公堂

    围观的人本来就是看热闹,出现了这样的状况,都争先恐后向前面挤,2o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海大人看着晏畅,话道:“堂下何人?”

    晏畅指着胡家兄弟道:“大人,在下姓晏名畅,昌沙洲人,乃是吴家三少的朋友,也是他们所说的恶仆!”

    海大人捋着胡须道:“晏畅,你擅闯公堂,若不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等下的板子可是要加倍!”

    晏畅冷笑道:“别人说你断案如神,现在我就让当事人跟你说!”他一指胡家兄弟,厉声道:“你们跟海大人说说先前告状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只见胡老大几人哭丧着脸爬着上前道:“小的胡有谷,我等兄弟几个没有正当营生,听说海大人审案子,是与其冤屈兄长,宁愿冤屈弟弟;与其冤屈贫民,宁愿冤屈富民,因此想借机敲诈吴家一笔,才行诬告,先前告吴家修路占地,纯属胡扯,现在,现在我们给他澄清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一呆,只见刘家阿妈带着林伯等一众邻居也跪在那里,刘家阿妈指着林伯等人道:“大人,我们都是吴家的邻居,他们这些都是受了威逼,才上堂作伪证,吴家老爷可是个大善人,待人极好,当初修路再三询问过我们,烂泥路再好,怎么可能比青石路好,所以大家都是欢喜的,这胡家兄弟好吃懒做,我们拿他也没办法,现在我们据实禀报,请大人不要冤枉一个好人,放过一个坏人!”

    林伯也道:“大人,我是老糊涂了,被胡家兄弟一吓,就帮他作证,我对勿起吴老爷,对勿起吴公子!”

    堂下几十个人一起替吴老爷求情,倒也有些声势,海大人有些惊疑不定,道:“那为何你等现在不再惧怕胡家兄弟了?”

    刘家阿妈指着思思道:“大人,您还勿晓得吧,这位姑娘就是昨日在集仙门外带着大家怒杀倭贼的侠女,她是吴家的亲戚,我们以后都不用害怕胡家四个小阿三了!”

    海大人身躯微震,他是听说了昨日之事,因为刚来嵩江没几日,手上的案子压得太多,还不知道那侠女的身份,此时见到思思,怎么也看不出这么一个娇柔美丽的女子,居然带着大家一起击杀倭贼。

    这时堂下的围观者又是一片议论,他们都听说了昨日在集仙门外有个女子,带着大家对前来抢劫的倭贼奋起反击,简直是花木兰重生、穆桂英转世,想不到她竟是吴家的人。

    海大人额头青筋直暴,忽地一拍惊堂木,道:“看来本官前面判错了!”他顿了一顿,指着地上的胡家兄弟道:“先前本官以为主仆两个打伤四人并不可能,现在才知道是你等身怀功夫,仗势欺人,不但胁迫了胡家兄弟来翻供,还指使这些邻居一起上堂胡闹,吴家真是不凡啊!”

    大家朝胡家兄弟看去,只见他们个个身上有伤,显然被打得不轻,胡老二忙擦着鼻涕道:“大人,是我们几个不长眼,先动的手,实在是关公面前耍大刀,丢人现眼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刘家阿妈和林伯等邻居一起磕头道:“请大人明察!”

    海大人连连冷笑道:“这样的手段本官见的多了,当初审前朝辅徐大人,他什么不用其极,就你们这点微末道行,也敢糊弄本官,来人,将晏畅拖出去鞭笞八十!”他知道练武之人不怕板子,却是怕皮鞭抽。

    晏畅呆住了,他以为道理在自己这边,就算海大人还要罚,也不至于下重手,想不到他固执武断如斯,自己认定之事,再无更改可能。

    吴非瞪了晏畅一眼,低声责备道:“本来这案子已经了结,这下可好,被你们一闹更加糟糕,还不下去受刑!”

    晏畅哭丧道:“老大,老大,我哪受得了八十鞭!”

    吴非在他肩上一拍,一层防护的灵气覆盖在他身上,虽然晏畅是个凡人,但有灵气护体,应该也不至于被打伤,他悄悄道:“我给你加护了防御,放心,一炷香的时间里,鞭子还打不死你!”

    晏畅这才放心,他被衙役拖到门口绑在一根柱子上,行刑手拿着鞭子上前,晏畅叫道:“你打,打死爷,三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!”

    那行刑手不为所动,啪地一鞭抽来,晏畅惨叫一声,随即觉得鞭子打在身上好像并不是很疼,于是对行刑手道:“你吃饭没有,下手重点,爷皮痒得很!”

    那行刑手打得晏畅衣服破裂,以为他挨不住八十鞭,还想着要不要手下留情,闻言不禁气极,甩开鞭子用力抽去,晏畅却是鬼喊鬼叫,时不时来一句:“兄弟,你早上吃的啥,油条还是豆浆,那什么糍米饭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等到八十皮鞭打完,晏畅身上衣服破裂,但肌肤居然完好无损,连条印子也没留下,打他的两个行刑手却累得呼呼直喘。

    晏畅咧嘴一笑,对那行刑手道:“八十鞭,我记下了,我会知恩图报的!”

    那行刑手没来由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有衙役带晏畅回到堂上,思思忽然站了出来,盈盈施礼道:“大人,您说我们逼迫胡家兄弟上堂翻供,那么,请问您凭什么断定吴家就一定占地欺邻了?”海大人怒道:“你这女子是谁,竟敢喧闹公堂,难道不怕本官用刑么?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小女子是吴家的亲戚,大人若是要用刑,小女子也只好受了。”

    围观众人有些不忍,道:“这是杀倭贼的女英雄,还是让她说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强压怒火,道:“就凭胡家兄弟身上的伤!”

    思思眼珠一转道:“有伤也不一定是我们打的,那我们身上有伤算谁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晏畅闻言跳起脚来,他指着自己头上和仇真对打时留下的伤痕,叫道:“大人,你打我八十皮鞭都没事,但是这几个王八蛋早上来吴家闹事,把我也打成这样了!”

    胡家兄弟见到他浑然没事的样子,更是心惊,抖抖索索缩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穆秀才?”

    思思不去理会海大人,只盯着穆子翰,上下打量他。

    “不错,在下穆子翰,姑娘有何指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