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章 都给你记在账上

    穆子翰回绝时神色正常,不像作假。

    吴非见海大人想要阻止提问2o,心中冷哼一声,暗道:“哪有这样审案的,话都不让我说吗?”他一道灵气悄悄出,海大人觉得身子一僵,阻止的话到嘴边,竟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吴非对穆子翰道:“家师来嵩江时,您上我家找家师来认错,希望周老夫子放您一马,让您可以重新为官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穆子翰脸色微变,却是矢口否认:“没有,绝无此事,再说周老夫子那时已经辞官而去,我找他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吴非朝海大人一抱拳,道:“大人,学生确实不知当初穆秀才犯了什么差错,他不但被贬,还断绝仕途,一定是品行存在问题,在下对其为民请命之说表示怀疑。”他说到断绝仕途时特别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其实吴非对海大人的推论也有怀疑,作为一个主审官,怎能轻易说出不必派人去吴江核实这样的话来,当然,海大人日理万机,如果每个案子都派人一一去核实,也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昨天吴非和母亲谈论时有过推测,他现在瞪着穆子翰,心里还是充满疑问,如果这位老师没有旧怨,为什么这么痛恨吴家,难道当初他到吴家来做老师,就是心怀仇恨,若是那样,那这位穆秀才就实在太深沉可怕了。

    海大人缓了一缓,觉得身体刚才有些奇怪,但既然吴非已经开口问了,他也不好再制止,略微沉思道:“穆秀才,本官问你,当年你被贬与周老夫子毫无瓜葛么?”

    穆子翰做出坦然的样子道:“毫无瓜葛,在下求见周老夫子,只是仰慕他老人家的才学,希望得到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本官听说,周老夫子收学生颇为苛刻,想要入门非常困难,可是如此?”

    海大人这一问让穆子翰一怔,他恭敬地回答道:“这个,在下和周老夫子一面之缘,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不知道周老夫子一共只收过两个弟子?”

    “是,学生略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“你状纸上写,吴家三兄弟为非作歹,这不是不学无术之徒么,那么以周老先生的名声,焉能收这种人作门生?”

    穆子翰有些惊异,海大人怎么转变了态度,一下问起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,但他仍旧耐心地答道:“学生以为,周老夫子可能是受了蒙骗,抑或是吴家重金聘请。”

    吴非没想到穆子瀚这么说,之前对他的尊敬已经转化成气愤。

    穆子瀚又面不改色地道:“大人明察,学生以前曾在吴家教书,这三子顽劣,众人皆知。”他从怀中掏出一个黄的小本子,然后念了起来,譬如某月某日,吴非将家里养的金鱼舀出去喂猫。

    吴非倒吸凉气,想不到自己小时候的这些坏事竟被他一一记在账上。

    穆子翰列举了吴家三位公子的斑斑劣迹,不外是小孩玩闹,真正闯的大祸事倒还没有。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这位老师怕是不止小肚鸡肠,这些鸡毛蒜皮的事都要拿笔记着,难怪当年有人断了他的仕途,不然此人以后攀爬上去,还不得一一清算?”

    海大人见穆子翰的小册子颇厚,要等他全部念完,估计今日也办不成其他事,于是摆手制止,道:“穆秀才告吴家在乡下霸占土地,吴世帆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不已,他想用灵气控制海大人的说话实在做不到,除非直接将他打昏,但那样做对审案全无帮助。

    “大人,学生不同意霸占土地一说,所谓霸占,乃是强抢或用权,吴家的田产买卖都有契据,可以呈交大人核实,若是没按市价,大人再下此决断也不迟,若查出来我们吴家依法守规,那穆秀才就有诬告之嫌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吴家在嵩江府算不上大的富户,在吴江乡下是有些田产,但并不是大地主。

    堂下围观人群一阵嘘声,显然并不认同吴非的说法,在他们眼里,有钱人之所以有钱,一定是做了坏事。

    海大人扫视一圈,一拍案头道:“好,本官现在宣判!”

    吴非说了半天,听到海大人还是立刻宣判,不由一愣,现在案子全未明朗,怎么可以就下结论?

    只见海大人板着脸道:“穆秀才状告吴家为非作歹,尤其霸占土地之行祸害乡邻,其罪昭著,责令吴家清退全部田产,不得有误!关于吴家向穆秀才行贿之举,吴家男子每人重杖二十,念及吴世帆年事已大,恐受刑不过,可由其子代为受过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判决,堂下响起一片叫好声,有人喊道:“大人,您真是我等小民的再生父母,天下第一等的清官!”

    吴非一时无语,他家虽然勉强算个大户,但平日节俭有嘉,要不然也不会在院中种小菜,现在这位海青天如此判决,分明是内心极其憎恨富户,自己怎么说也不可能改变,于是叹气道:“既然如此,在下愿意代父兄受刑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几乎所有人惊呼出声,这八十杖打在一个人身上,不死怕也残废了,海大人却是冷冷瞧着吴非,丝毫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吴非的大哥名叫吴邑,他摇头道:“三弟,不要胡来,你一人怎么承受得起,大家是兄弟,每人多受几下便是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不妨事,大哥,我可以承受,若是撑不住,再换你们好了。”

    忽听人群中一阵骚动,一行人从后面挤到堂前,有人高声道:“海别,你这判决忒不公平了!”

    吴非回头一瞧,只见晏畅、思思带着昊子和一众邻居正往堂上挤,胡家兄弟被他们拖着也带到堂下。

    海大人第一次听到有人称呼自己海别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估计肯定不是好话,不由眉头紧皱,一拍惊堂木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竟敢喧闹公堂,来人,为之人拖下去先打二十!”

    海别是晏畅用昌沙洲的土话,倒也不是骂人的意思,朋友间关系好,在后面加个别字,显得亲切。

    几个衙役上来准备动手,思思抬腿就要踢人,吴非急忙道:“不可!”

    晏畅立而不跪。

    “海别,说你为民做主,我瞧你是受用别人喊你青天,说你疾恶如仇,我瞧你是仇视富人,内心阴暗!”

    海大人脸色数变,他喝住去抓晏畅的衙役,道:“将那人带上来说话!”

    晏畅来到堂下,吴非怒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!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老大,我实在看不下去,就算被打死,这些话我也要说!”虽然如此,他看到吴非的目光,还是跪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