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清官还是昏官?

    堂下这时响起一片鼓掌之声,围观的百姓觉得判得公正,因为既惩罚了财主,又驱赶了无赖,实在可说是公平之极。

    吴世帆忙带着三个儿子叩头谢恩,虽然这一千多两银子还是太多,但破财消灾,吴家还是赔得起。

    海大人对衙役们道:“带第二原告!”

    吴非目光一凝,就看见穆子翰被两个衙役带到堂上,他已知道穆子翰告的是以前旧事,说他家在乡下占地,自己三兄弟不学无术,为非作歹祸害乡里。

    穆子翰站在堂上,他中过秀才,所以也可免跪。此时,穆子翰像换了个人,一脸肃穆,好像浑身正气凛然。

    海大人并没指示手下看座,吴非和穆子翰能站而不跪,已经格外开恩。

    当海大人问起所告何事,穆子翰一边控诉吴家的恶行,一边从身上取出一块白布,道:“这是吴江县的一些百姓签名,他们深受吴家压迫,无处申冤,现在遇到青天大老爷,一定要学生代为转呈!”

    吴非父子大吃一惊,这小子居然跑到吴江去搜集证据,看来他是蓄谋已久,下了狠心要彻底整垮吴家。

    海大人道:“呈上来!”

    有衙役接过穆子翰手中签名的那块布呈到堂前,海大人仔细一瞧,只见上面除了有对吴家的状诉,下边密密麻麻签了数十个名字,有的还按了朱红指印,显然对吴家十分痛恨。海大人起身下堂,走到吴世帆面前将那块布摊开,道:“这些人,你可认得?”

    吴世帆抬头,念着上面几个名字,道:“莫小柳,张福成,他,他们两个也告我?”蓦地一口鲜血喷出,险些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吴非当然知道,莫张二位因为倭乱失去父母,从小寄养在吴家,这两人忙时耕种,闲时帮吴家做些体力活,吴世帆对他们很好,还帮他们在乡下娶了媳妇,负责吴家在吴江的农务,想不到他们居然也告爹爹。吴非忙扶住父亲帮他搭脉,觉得老人家脉息有些混乱,显然气得不轻,他忙推血过宫,一道灵气缓缓注入过去。

    吴世帆觉得身子一阵清爽,好像精气神瞬间恢复,不由万分诧异。

    海大人回到堂上,转身道:“这些人,你们都认得了?”

    吴非两位大哥一头道:“部分是认得的,有些是乡邻,有些是佃户。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难道海大人仅凭这些就要断案么,这些证据可都还未确认过。”海大人走到穆子翰边上,忽然问道:“穆秀才,你认识吴家人几年了?”

    穆子翰恭敬地答道:“禀大人,学生以前在吴家教过书,认识吴家人有七八年吧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问道:“你和吴家过往有什么仇怨没有?”

    穆子翰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道:“既然不是私仇,本官很想知道,你为何要为这些乡邻申冤?”

    穆子翰肃然道:“所谓事不平有人管,路不平有人铲,在下作为一个读书人,亲眼看见这种鱼肉百姓之事,自然是要为民请命了!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围观人中居然有人叫好,吴非气得鼻子都歪了,这些都什么人,仅凭一面之词,就断定他吴家十恶不赦?

    海大人踱步过来,对吴非二哥道:“你前日可是给这穆秀才送过两百两纹银?”

    吴世帆还未做声,吴非的二哥吴宇答道:“确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怒哼了一声,道:“这叫做贼心虚,本官都不必派人去吴江核实,就知你们恶霸乡邻!”他一甩袖,回到案前便要宣判,吴非知道自己再不出头,这判决下来一定十分不利,忙躬身道:“大人且慢,学生有个疑问要请教!”

    海大人见到又是吴非,刚才他挺身而出,替父亲回话,显得非常有胆气,暗道:“这吴家三子落落大方,虽然年少,却自有气度,倒不可小觑了。”当下点头道:“有什么话你且讲来!”

    其实吴非现在是举人,已有资格在朝廷当官,就算穆子瀚有秀才身份在身,也要低一级。

    吴非抱拳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我们吴家虽与穆秀才远日无怨近日无仇,但家师与这位穆秀才却颇有渊源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一愣,道:“你老师是何人?”

    吴非朝天一礼,道:“家师乃是当年的吏部文选司郎中,周老夫子周重生。”海大人一呆,愕然道:“你是周重生的门生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学生有辱先师名声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脸色有些讶异,道:“原来你就是嵩江府第一才子吴非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外人抬举,学生不敢以此自居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忽然冷冷一哼道:“你抬出老师的身份来,是什么意思,难道要本官放你一马?”

    吴非没想到海大人这么不近人情,不过,这也显得他铁面无私,连褚王朱由真第一次知道吴非的身份,都要亲自起身向他施礼致意,而海大人只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学生不敢要求大人网开一面,只是这里还有一事要向大人说明。”

    吴非施礼道。

    海大人冷冷道:“讲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位穆子翰先生,曾在我们吴家教过书,我们兄弟三个都曾经受教启蒙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问道:“这和本案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有,学生想要请问穆老师,当初因何原因被朝廷贬斥,终生不得考取功名?”

    穆子翰是什么原因被贬,他一直讳莫如深,连周围的同伴也不清楚,每每有人问及,穆子翰都搪塞过去,这时他自然也不想回答,说道:“你这问话与本案无关,请大人恩准学生可以不回答。”

    海大人略一迟疑,却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吴非心里松了口气,生怕海大人不准他问下去,那样自己没办法申辩了,他接着道:“老师您被贬时,是否是家师在任上?”

    穆子翰知道吴非是想说周老夫子断了他的仕途,所以才怀恨在心,摇头道:“在下被贬,乃是职责上的差错,与周老夫子无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