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 畅哥是你叫的?

    思思面如寒霜一把抓住胡老二手腕,将他手臂反扭过来,道:“凭你也配!”说完一脚踢在他屁股上,将胡老二头朝下踢进苗圃。

    胡老二一头扎进一片湿土之中,觉得气息很是不对,他好不容易爬起来,伸手一抹,现沾了一手黄白之物,不由差点晕厥,怒道:“谁,谁拉的屎?”

    昊子不好意思地朝前走了一步,笑道:“我早上起来,不知道拉米田共该拉在哪里,就只好拉在那里,当施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、老子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胡老二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昊子却摸了摸嘴角,道:“大叔,您这里还有一大坨,我,我帮您擦掉吧?”

    胡老二一怔,下意识地伸手去摸,他嘴上本来没有沾上黄白之物,这时伸手一摸,手上的脏物反而擦到嘴上。

    昊子哈哈大笑,对睡眼蒙眬的晏畅道:“畅哥,这个人好笨哦,他竟然吃那种东西!”

    胡老二这才明白着了这小子的道,狂吼一声向昊子扑来,他已经气得疯了,若不把这个小孩撕成碎片,实在不能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眼见胡老二身子扑到,思思伸脚一勾,啪的一声,胡老二敦实的身子在青砖地上又摔了个嘴啃泥。

    昊子鼓掌笑道:“这个人太笨了,他这么喜欢吃这种东西,是不是屎壳郎转世呀?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见胡老二吃亏,纷纷冲上来,对晏畅和昊子挥动手里的棍棒,晏畅和人动手不能跟思思比,但他打架舍得拼命,随手抄起一根竹竿横扫过去,口中骂道:“老虎不威,你当我是病猫么!”

    思思就算没有吴非给她灵气传感,以她从小修炼体技,对付这几个小流氓也不在话下,她抬腿或劈或挂,三两下就把几个无赖打翻在地,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倒是晏畅和仇真打得激烈,仇真昨日被卡在墙上,一只脚受了伤,这时已落在下风,他瞧见胡老二带来的几人都躺在地上呻吟,不由大吃一惊,他再不敢抵抗,扔掉手里的木棍,但晏畅并没收手,一竹竿扫到仇真伤脚上,他惨叫着仰天栽倒。

    晏畅走到仇真面前,又是一脚朝他伤脚踢去,一边道:“昊子,看好了,畅哥教你打架的诀窍,出手得狠,就算打不赢,人家也会怕你!”

    仇真惨叫着翻滚起来,心里暗自骂道:“小阿三,我赤那娘!”晏畅连抽了他几竹竿,终于抵受不住求饶起来,叫道:“住手,我讨饶了,讨饶了!”

    晏畅又是一竹竿抽去,目标依然是仇真的伤脚,口中道:“讨饶是什么意思,是不是讨嫌?”

    仇真不知道昌沙洲的方言,讨嫌就是骂人,忙道:“是的,是的,讨饶、讨嫌!”他昨天掉了二颗门牙,说话漏风,十分难听。

    晏畅哈哈一笑,对昊子道:“这人有点骨气,这个时候还敢讲我讨嫌,我要让他听到我的名字就抖!”

    昊子点头道:“畅哥,你真厉害,不过你讲的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晏畅拿起竹竿指着仇真的伤脚,道:“小子,知道爷爷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仇真身子一颤,生怕他又戳下来,带着哭腔道:“畅哥,您是畅哥!”

    晏畅抬起竹竿,指着仇真脑袋慢吞吞道:“畅哥是你叫的么?”

    仇真急忙抱头,道:“畅爷,畅爷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竹竿落在仇真伤脚上,又是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晏畅对昊子道:“我打他这只脚,他保证让不开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昊子摇头道:“我不信。”晏畅竹竿一抬,指着仇真小腹,仇真连忙去护裆,啪地竹竿又打到伤脚上,一连数次,仇真每次都被打中,他哭着哀求道:“畅爷,畅爷,您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昊子道:“畅哥,他现在这么可怜,等下出去了,会不会又去告我们?”

    晏畅这才想起仇真不是主事人,自己弄错了对象,于是扭头朝胡老二看去,胡老二被他看得直毛,忙道:“我们不敢,我们不敢了!”

    晏畅啪啪几竹竿抽过去,将他打得满脸开花,骂道:“王八蛋,我家老大对你们客气,你们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,昨天老大不肯出手,你家畅爷可不受你们的鸟气!”

    胡老二被抽得乱蹦乱跳,这时墙头外、院子里来了不少看热闹的,这些人有不少是胡家兄弟喊来的。

    晏畅叫道:“大家都瞧见了,这几个家伙强闯民宅,想要私自抄家,私自抄家可是要杀头的,我们把这些人送衙门去,我要瞧瞧公正的海大人怎么判!”

    其实晏畅是个法盲,本朝的法典上根本就没有私自抄家这条罪状,胡老二几人最多是犯了入室盗抢罪。

    胡老二也是法盲,他只当晏畅所说乃是真的,眼见自己几人落在对方手里,若不求饶,怕全部要被打残,这时爬起来磕头道:“畅爷,畅爷,小弟不敢了,您放过我们吧!”

    晏畅一竹竿抽在他脸上,骂道:“呸,就你是一个的货,还敢做爷爷的小弟?”

    “畅叔,畅爷,畅叔爷,我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,您放过我们吧!”胡老二口不择言,晏畅又是两竹竿下去,骂道:“就这点本事,也敢横行乡里,昨天那么多倭贼老子都杀了,捏死你们几个算个球!”

    胡老二抱着头哭道:“不敢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听到晏畅说杀倭贼,墙上一个瞧热闹的人忽然想起了什么,惊叫道:“那个女子,那个女子,就是昨天下午带领大家杀倭贼的大侠女,严把总不是说了她在吴家么!”他们先前见识了思思的身手,但是到此时才联想到她。

    思思并不知道自己的身手已被传得人尽皆知,整个嵩江府都已轰动,见此时有人认出,她巧笑嫣然道:“我可不是什么大侠女,我的名字叫思思。”

    这时一众街邻都跑了上来,吴家有个这么厉害的媳妇,以后还怕胡家那几个坏小子干么!

    那刘家阿妈更是拉住思思的手,不住称赞道:“哎哟喂,鼎鼎大名的杀倭女侠,原来是三少爷的媳妇,长得这么漂亮呀,姚夫人真的好福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