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章 就算翻天,还是坏人

    吴非双手一摊,道:“大家都瞧见了,我站在这里,连碰都不曾碰他!”

    胡老大觉得今天很有些古怪,他紧紧盯着吴非道:“海大人明天就审吴家的案子,大家明日公堂上见,你们若不给街坊邻居一个公道,就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好啊,那就明日公堂上见!”

    胡老大朝众人喝道:“大家都散了,明天随我们兄弟一起上公堂去,倒要瞧瞧,是谁好看!”他心中气愤不过,走到院子中间,瞧见南瓜架上瓜藤缠绕,顺手几棍朝瓜架扫去,咔嚓几声,瓜架倒塌下来,那竹枝却戳中了胡老大的肩膀手臂,将他戳得哇哇乱叫。他好不容易拔掉竹枝,回头留下一个怨毒的眼神,这才悻悻而走。

    林伯和几个邻居慢吞吞拖在最后,等胡老大等人出了院子,他们又返回身来,林伯悄悄对吴非道:“三少爷,侬还是寻个地方避一避好了,他们要是胡来,我们这些街坊邻居怕是帮不上忙的!”

    吴非宽慰道:“不碍事,林伯,我自有对付这些无赖的办法,而且,我要让他们以后再也不能祸害乡邻!”

    几个邻居将信将疑,对面的刘大妈道:“三少爷,我劝你们还是出去躲一躲,等过几个月再回来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该躲的不是我们,我不走!”

    林伯几人劝了一阵,见说不动吴非,只好纷纷叹息着摇头走了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出了门,晏畅忍不住问道:“老大,你就这么放他们走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,我把他们留下来,在这里杀掉?”

    “不留下来,至少也要打一顿,这太欺负人了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打能解决问题,我早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昊子却呆呆地道:“海青天来了,为什么这里反而乱了,我们老百姓不是都盼望青天老爷么,怎么无赖之徒也盼望呢?”

    吴非摸着他脑袋道:“你以后会明白的,好心都会办坏事,何况海青天也不是万能的,总有些跳梁小丑想要浑水摸鱼,我们不必太去理会!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我现在对海大人有些怀疑了,这怎么弄得像要翻天?”

    昊子问道:“什么叫翻天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这都不知道,从来没读过书吧,告诉你,翻天就是倒过来,好人是坏人,坏人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昊子问道:“那有没有可能,翻天以后坏人还是坏人,好人还是好人?”

    晏畅点头,唾沫横飞地道:“当然了,有些人就算翻天,还是坏人,比如宋朝害死岳飞将军的大奸臣秦桧,人家金人也觉得他不是个东西!”

    昊子点头道:“畅哥真厉害,讲起坏人来跟说书的一样!”

    吴非心事重重,他对姚氏道:“爹爹的案子是明天过堂么,那我要想想对策才行,母亲大人,我现在先去腾出两间偏房安顿下我几位朋友,您早点休息,有孩儿在,爹爹和哥哥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思思极其乖巧,一步跨到姚氏面前,笑靥如花道:“夫人您不用担心,三少爷是个有本事的人,他一定有办法解决眼前难题的。”说着搀扶住姚氏往屋中走去。

    姚氏一眼就喜欢上思思,道:“侬这丫头嘴巴真甜,会做女工勿会?”

    思思有些迷糊,不知道女工是什么东西,但口中却道:“我会的,再说有啥不会也可以学啊。”

    姚氏道:“那就好,我正在绣一朵大红牡丹,侬跟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吴非悄悄抓住思思的手一握,跟她灵气通感,思思身子一震,她回头朝吴非嫣然一笑,此刻她又多了两三个时辰的修炼者的能力,暗道:“女工是什么,我现在有修为在身,学起来还不轻而易举?”吴非却是摇摇头,绣花这种活,从来没学过可是修为也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吴非还在床上打功练坐,院外便传来喧闹声,院门被拍得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幸亏练功不用换衣,吴非匆忙起床出了屋,刚来到门口打开门,几个衙役冲进来,一个为的衙役大声道:“谁叫吴非,谁叫吴非,快点出来!”

    吴非抱拳道:“在下便是吴非,请教几位差哥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为的衙役打量吴非几眼,觉得他是一个书生少年,有些奇怪,道:“你就是吴非,你昨天打伤了胡家兄弟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错,我是吴非,但我没有打伤胡家兄弟。”

    那衙役铁链挥出,套在吴非头上道:“跟我们走一趟吧,打没打伤,等海大人判了再说!”

    这时思思飞奔出来,道:“你们要干吗,干吗抓我主人?”

    一个衙役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这时海大人的命令,你去问他。”

    吴非抓住思思的手一握,道:“你在这里保护我母亲和妹妹,拜托了!”

    思思身子一震,觉得身上一道灵气通过,知道吴非又和她通感,让自己拥有两三个时辰的修炼者修为。

    “小心,千万不要弄出人命!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

    待到姚氏等人来到院中,那班衙役带着吴非已走得远了,姚氏喃喃道:“这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晏畅揉着惺忪的睡眼,不屑地道:“夫人您不必担心,海大人若敢乱判,我敢保证他的日子不好过!”

    正说着,胡老二带着仇真和另外几个街面上的混混推门进来,胡老二走进院子,裂开脸上横肉笑道:“夫人,吴家这么有钱,您给穆老师送两百两银子,怎么就不拿点给街坊邻居们用用,我们保证不会交到堂上去的!”

    胡家兄弟今日三人上堂去告吴家,只有胡老二留下来,他要上门欺负孤儿寡母。

    姚氏气极道:“你们是什么东西,凭什么抄我家?”她想扑上去拼命,却被思思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里我来处理!”

    思思嘴角露出讥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姚氏担忧地去抓思思道:“不要,他们都是不讲道理的人!”

    思思目光一转,安慰道:“没事,夫人。”

    胡老二瞧见思思离开姚氏走过来,淫笑道:“丫头,你跟着吴家的小阿三要吃苦头的,不如跟着我好了,吃香喝辣随便你挑,好勿好?”他说着伸手去捏思思的脸蛋。

    关于本书用到的方言,是参考阿风小时候在嘉兴、sh等地生活的经历,并没有特指,虽然阿风现在说得最溜的是hn话,但亲们会意即可,千万不要深刻研究,这本书里的麓风书院不是岳麓书院,嵩江府也不是松江府,反正什么都不是,要惹麻烦的跟我无关,嘿嘿嘿,阿风最大的优点就是憨厚老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