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吴家小阿三打死人啦

    忽然咔的一声响,墙头掉下一人,但这人没有落地,他一只脚还卡在墙缝中,身子悬荡,连连惨呼。

    吴非一瞧,这倒挂着的年轻人是仇真,他从小就被胡家四子欺负,时间长了,居然成了他们的跟班和帮凶,吴非瞥了眼思思,见她目中透出一丝狡黠,知道仇真掉下来,必是她弄的鬼。

    思思刚才打倭贼时被吴非施加了灵力,此刻还拥有修炼者的修为,要暗算仇真自然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吴非强压住怒气,道:“就你们几个,也能代表公道?”

    胡老大朝大家一挥手,道:“你们是勿是都支持我们兄弟?”

    那些看热闹的人纷纷鼓噪,有人喊是,有人喊吴家滚出去。

    吴非一时无语,他没有想到这些平时善良、和气、老实的邻居,此时会变得这么冷漠和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纷乱中,一个年纪大点的老头走了出来,他对胡家兄弟道:“其实你们也勿要做得忒过分啦。”

    吴非感激地看着老人道:“林伯,多谢您讲公道话。”

    但林伯对吴非递了个歉意的眼神,转身对胡家兄弟道:“吴老爷还是算勿错的,他也没有做啥大的坏事,现在人都被捉了,我们就宽容一点好勿好?”

    胡老大瞪着他道:“林伯,你这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林伯道:“这条路,既然修了,大家都吃点亏,让吴家赔我们每家五百两银子好了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吴非差点栽倒,这条街至少三十几家,每家赔五百两,不要一万五千两银子才搞定?嵩江府的房子再贵,一万五千两银子还是可以买间很大的院子。

    林伯接着道:“他们勿肯赔也没关系,就让他们搬出去,我们呢,做人也不要太过分了,是勿是?”

    “辣块妈妈龙地洞!”

    胡老大开心地爆了句粗口,他听林伯这么说,拍着他肩膀笑道:“还是林伯想得周全!”

    吴非一把拉过林伯,他知道林伯平日受自家照顾颇多,决不会这么忘恩负义,双目紧紧盯着林伯道:“林伯,这是你的真心话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办法不这么讲啊,林伯也要吃饭的,要是勿赞成胡家兄弟,以后在这条街上就住不下去啰!”林伯心神一荡,脑子里一片混沌,不知怎么心里话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吴非目光扫过众街坊,那些人迎着他的目光都低下头去,吴非朗声道:“按说海青天来到我们嵩江府,大家应该感到高兴才是,我们平时有冤申冤,有仇报仇,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,帮那些坏人欺负好人,你们就这么容易受威胁了?”

    围观人群中大部分都羞得低下头去,胡家兄弟目中凶光毕露,胡老大指着吴非鼻子骂道:“吴家小三,你瞎七八答、胡七廿三,屋里有铜钿了不起么,海大人来了,他会替我们做主,不但要没收你家的财产,还要治你们重罪,统统配到边疆去吃苦头!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像这种纠纷要配边疆,我还是第一次听到,你就算从来没读过书,不知道大明律法,也应该晓得,这种事体最多吃点板子,赔点铜钿,配边疆,你以为你是海大人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些被胡家四子逼来看热闹的邻居们出一阵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卡在墙缝里的仇真这时也掉了下来,抚摸着伤腿放肆抽冷气,他到现在也搞不清,自己趴在墙上好好的,怎么就突然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胡家四子大怒,他们今天是来敲竹杠,想给吴家几个女人示威和施压,没想到吴非突然回来,讲道理是肯定讲不过他,要是不动手,还真无法控制局面。

    胡老大朝老四努努嘴,这胡老四的年纪在十七八岁,比吴非略大,但个子还略矮,但胡老四仗着自己比吴非身材结实,他走上前,拿肩膀去撞吴非胸口,嘴里说道:“吴家老三,告诉你,我们可不是好欺负的!”他一撞之下,却是撞了个空,差点自己摔倒,回头看见吴非让在一边,朝他冷笑,胡老四气不打一处来,转过身瞅准位置,使劲用力向吴非撞到。

    吴非脚下未动,人却轻巧地又挪在一边。

    胡老四这次的力更大,没想到又撞个空,他身子前冲,正想收住力道,忽然脚下一个踉跄,顿时身子一栽摔进苗圃,爬起来时,满嘴都是菜叶子,他气得脸色青,恶狠狠地道:“好一个吴家小阿三,你敢打我,我,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胡老三原来没打算动手,他们来此的目的也就是要挟,最多砸点东西,虽然海大人帮穷不帮富,可万一他细查起来也说不过去,这时看见兄弟吃亏,再顾不得这些,抄起手里的木棍朝吴非脑袋狠狠砸去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凌厉的风声兜头砸到,胡老三正在得意,眼前忽然一花,噗的一声,这一棍扎扎实实敲在刚从菜地爬出来的胡老四头上,顿时打得他额头肿起一个大包。

    胡老四一屁股坐在地上,抱住脑袋哭嚷道:“打死人啦,打死人啦,吴家小阿三打死人啦!”

    晏畅叫道:“小子,你信口雌黄谁信,棍子明明在你兄弟手上!”

    胡老三觉不对,把棍子朝吴非脚下一丢,对众人道:“是他打的,你们都瞧见了,是不是!”

    那些邻居们露出无奈之色,一时不语。胡老大阴恻恻扫过众人,道:“我们兄弟是烂命几条,即使进去也判不得多久,以后大家还是要经常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裸的威胁,围观众人心里痛恨,却还真是没办法,像这样的无赖,官府抓了最多关两天,一旦放出来就会变本加厉,邻里深受其害,只希望他们天打雷劈,被阎王爷早点收去。

    “吴家阿三,你不但不认错,还打伤胡家老四,天理何在,王法何在,乡亲们,我们去衙门告他,将这小子也抓进去!”

    仇真忽然瘸着脚跳出来,他说得激动,蓦地脚下一滑,身子侧歪,竟也一头栽进了苗圃,他摔得比胡老四更惨,不但叼了几片菜叶,连门牙都磕掉了两颗,一脸的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