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恶人告状

    姚氏啊了一声,忙过去行礼,林兮涵等连忙还礼,思思更是不敢当,姚氏对几人的身份有些怀疑,她对吴非低声道:“侬小心点,勿晓得根底,要多提防,勿要跟什么啥人都混在一起,坏了自己的前途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暗叹,但还是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,妈。”

    姚氏又念叨了几句,吴非问道:“妈,孩儿不明白,那个穆子翰为什么要告爹爹,难道我们跟他有仇?”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

    姚氏叹了一声,道:“我勿晓得,你爹爹说他也勿晓得!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道:“这事可能因周老师而起,说起来,穆老师当初犯错被革去功名,并且永不致仕,也许是老师当吏部文选司郎中时下的令,后来老师来嵩江收我为门生,姓穆的知道了,就来拜见认错,我依稀听到他们门里说什么悔过自新之类的话,会不会老师没有答应,姓穆的就怀恨在心,他不能搬倒周老师,就拿我们家出气?”

    姚氏点头道:“真的这样吗,你爹爹觉得这里面很有古怪,可是他说不出原因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道:“既然这样,那上堂时再说,除了穆子翰,还有谁告我家?”

    姚氏道:“还不是对面胡家那四个好吃懒做的小阿三,成天想敲竹杠,这次有机会了,说我们家修房子的时候多占了原先的街面,要求拆掉院墙恢复原貌,并且赔偿他们的损失!”

    吴非脸色阴晴不定,道:“原来大门被封是这个缘故,拆掉就拆掉吧,我们家大门确实要修修了。”

    晏畅又凑上来,问道:“胡家那四个小子是谁?”

    想起胡家兄弟,吴非不禁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这四个家伙,以前老是欺负我!”他想起自己小时候曾经见到他们四兄弟就绕着走,万一撞上,没有好东西给就会挨打,街坊邻居没一个不讨厌这四兄弟,大哥二哥为此常常跟他们干架,只可惜自己兄弟才三个,打不过他们人多。

    姚氏恨恨道:“最可恨的是,他们胡家的老大和老二前天来威胁你爹爹,要他把你两个妹许配给他们,不然要我们家好看。”

    吴非怒道:“岂有此理,这还有王法吗!”

    姚氏涕泪盈盈道:“是啊,你爹爹说了,就是把女儿嫁个街上的卖货郎,也不能嫁给他们,而且,而且,他们说今天要来收账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吴非两个妹妹一起擦拭眼角。

    吴非大怒,还没说话,晏畅又插嘴道:“都说民不与富斗,富不与官斗,如今倒好,都倒过来了,老大,这口气你咽得下,我咽不下去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院外传来嘭嘭砸门声,有人在外面高喊:“开门,开门,再不开门老子砸门了!”

    姚氏脸上色变,颤声道:“不好,胡家四小子又来了!”

    吴非瞥了一眼外面,对三个妹妹道:“你们带母亲大人去屋里躲避一下,这里由我来处置!”

    晏畅兴奋地卷起袖子道:“这四个短命的家伙,真是有眼不识泰山,送上门来找死!”

    思思却是皱眉道:“不是说海大人是个天下一等一的好人,怎么他一来,这里就全变了呢?”

    吴非对晏畅道:“你去开门!”又对思思道:“有些人很坏,会利用好人整好人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院门打开,四个无赖小子手里拿着棍棒悠然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四人清一色的土黄短褂,都长得矮矮墩墩,两条手臂露在外面,倒也有些毽子肉,脸上是一副骄横的表情,为的老大应该有二十七八岁,一口黄牙露在外面,让人十分恶心。

    胡老大瞧见了吴非,先是一怔,接着怪笑道:“我说这么快开门了,原来是三少回来啦!”他瞧见吴非身后的思思,目光顿时呆住,口水竟控制不住,直接淌了下来,半天才道:“吴家小三,这、这是你媳妇?”他走过来伸手想去摸思思的脸蛋,却被昊子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昊子年纪不大,但一张小脸露出吃人的表情,胡老大悻悻收手,道:“你回来得正好,这笔账你帮你牙老子还了!”

    嵩江府的土话,牙老子就是父亲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什么账?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。

    胡老大一转眼又看见了林兮涵,刚刚收住的口水又狂流而下,短褂的衣襟立刻湿了一片,他半天才道:“吴、吴小三,这,这也是你媳妇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不是我媳妇不关你的事,还是说说什么账吧。”

    胡老大醒悟过来,恶狠狠地道: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,感谢苍天有眼,我们嵩江府迎来了海大人,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才有申冤的机会,你们吴家搬来嵩江府,就霸占了这条街,原来这条街是六个人并排走,现在变成了十六个人并排走,你们让大家退了多少步,可曾给过一文钱?”

    胡老二挥起棍子哐地一下,将院子里的一口大缸捅出一个大窟窿,缸里的水飞泻而出,他恶狠狠地道:“吴家,亏你们兄弟还读过书,竟如此欺人太甚,所谓是啥末子可忍啥末子不可忍!”他回头朝外面大叫:“各位父老乡亲、街坊邻居,大家都进来作个见证,你们说说,我们该不该讨回公道?”

    吴非眉毛一挑,他这时注意到院外围了许多邻居,被胡老二一喊,居然走进来不少,还有人扒着墙头看热闹。吴非朝四下一拱手,道:“各位乡邻,在下当然记得,这条路,原来是条泥路,下雨就泥泞不堪,平时别说搬东西了,就是人多一点走进去,就拥挤不堪,我家刚搬来时,家父想要做件好事,就提议将这条路拓宽,费用由我吴家出,各位修路需要改建的房子,都由家父承担了,当时大家并没一个表示反对,怎么现在成了罪状?”

    胡老大狞笑道:“做好事,还不是我们怕吴家势大,不敢出声,现在海大人来了,该你们吴家怕了”

    不知哪个趴在墙头忽然叫道:“吴家小阿三,滚出这里去,我们嵩江勿欢迎你们这些外地来的蛀虫!”

    这人声音难听,好像被阉的公鸡。

    胡老二得意地道:“听见没,这就叫公道自在人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