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无端官司

    到了自家门口,只见地上一片狼藉,门前台阶上被人泼了粪,臭气熏天,大门上还贴着官府的封条,吴非心中一动,暗道:“莫非爹爹惹上的官司还不小,这贴了封条,分明是连变卖家产也不能了,难道都要充公?”他绕到侧门,只见侧门紧闭,门上被人拿油漆刷得五颜六色,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晏畅见过一些世面,暗道:“老大家里也不怎么样,瞧这院落,门口连个石狮子都没有,比起昌沙洲的土司和地主那可差远了!”他却不知道嵩江府的房产有多贵,像这么一个院子,可以在昌沙洲买到大四五倍的院子。

    吴非上前拍门,拍了半天,里面有窸窣之声,却是没人回应,吴非喊道:“开门,开门,我是吴非啊!”喊了几声,门缝中出现了一只眼睛,她看到是吴非,欣喜地叫道:“三哥,三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

    侧门打开,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冲了出来,她穿一身花布衣,脸蛋圆圆、两颊红扑扑,头上用红绳子扎了一对牛角辫,十分可爱,她一下扑到吴非怀里喊道:“三哥、三哥,我想煞侬了。”她一口娇滴滴的吴侬软语,十分好听。

    吴非对身后几人道:“这是我最小的妹子,她叫吴嫔。”又对小妹道:“叫两位姐姐,两位哥哥!”

    吴嫔眨着一对机灵的大眼睛,乖巧地叫道:“姐姐,哥哥!”她看见思思和林兮涵,忍不住问道:“姐姐,你们这么漂亮,是天仙下凡吗?”

    晏畅笑道:“老大,你家老爷子的名字起得真好,你是无事生非,你妹妹是无凭无据,这就是说你闯了祸,别人没有凭据还告你不得!”

    吴非呵呵一笑,道:“我爹爹对世俗礼法看得很淡,这起名么,好记就行。”其实吴非是姓吴名非,字嘉义,并不是无事生非,正确地称呼,应该是吴嘉义,不过吴非念起来更上口,他自己也喜欢别人这么叫。

    “三妹,怎么要你看门呢,爹爹他们呢?”

    吴非进门四下张望着问道。

    吴嫔小嘴一扁,哭道:“屋里吃了官司,佣人都跑脱了,爹爹跟阿哥全部被捉得去了,屋里就剩妈妈、两个姐姐同我。”

    吴非吃了一惊,问道:“什么官司,竟然将我们家男子全部抓了起来?”

    吴嫔摇头道:“我也勿晓得呢。”

    进了院子,晏畅瞧见院里有一块颇大的苗圃,里面种了些花草,更令他惊奇的是,居然还种了许多蔬菜,南瓜丝瓜都搭在架子上,不由暗笑道:“老大家里还真会省钱,种这么多菜,再养些鸡就不用出去买菜啦。”

    吴非站在院中喊了两声,只见一间厢房的门被打开,一个端庄秀丽的中年妇人带着两个少女走了出来,中年妇人秀眉微蹙、满脸愁容,两个少女都眉清目秀,和吴非有五六分相似。

    那妇人见到吴非,吃惊地道:“非儿,你怎么回来了,周老夫子不是说带你去麓风书院几个月的么?”

    这妇人正是吴非的母亲姚氏,少女则是吴非另外两个妹妹,晏畅瞧见吴非跟两个妹妹长得十分相像,不由暗笑:“原来老大的家人都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吴非反而放下心来,只要不是铣天门的人抓了他家人,别的都好说,于是说道:“孩儿在路上出了点意外,所以先回来了。”他怕母亲担心,不敢提周老夫子已死。

    姚氏道:“我托人带信去麓风书院,要周老师暂时不要带你回来,看来你们是没有收到信。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家里出了什么事,我才走了一月不到,怎么弄成这样?”其实加上他去天行大陆的时间,远远不止一月。

    姚氏有些惊奇,才多久不见,儿子仿佛长高了一个头,但此时她没心思去想这些,只叹道:“海大人来嵩江府,鼓励大家去告状,你以前那个老师,叫穆子翰的,将我们家告了,说你爹爹以前在乡下霸占良田,欺凌乡亲,说你们三兄弟在嵩江府成天为非作歹,街坊邻居都敢怒不敢言,结果,海大人判我家要退地赔偿,你大哥去质问姓穆的,他居然不承认,你大哥实在气不过打了他一巴掌,他昨天就告你爹爹幕后指使、纵子行凶,结果父子俩都被抓了!”

    晏畅气恼道:“我说怎么姓穆的看见你就躲,原来他是主谋,老子下次见他,非踢爆他鸟蛋不可!”

    姚氏这才惊觉吴非带了这么多人回来,而且晏畅讲话粗痞,不像个文人,正要询问,吴非安慰道:“母亲大人不必惊慌,爹爹从小教导我们做人要宽厚,要以德报怨,咱们没做亏心事,海大人乃是青天大老爷,他一定会秉公办理,给我们一个公道的!”

    姚氏抹了把眼泪,道:“这事都怪我,我怕你爹爹和大哥有事,就让你二哥带了两百两纹银去找穆子翰求情,央求他不要将此事闹大,谁知,谁知他将这两百两银子作为证据,上堂交给了海大人,海大人十分生气,把你二哥也抓进去了,说要对此事进行重罚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吴非跺脚道:“妈,你老糊涂了啊,海大人最恨的就是行贿受贿之人,这个时候你这么做,不是自己朝火坑里跳么!”姚氏无奈道:“是啊,都怪妈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思思卷起袖子,道:“主人不必担心,我去把那个海大人和姓穆的杀了,保管不留一丝痕迹!”

    吴非一听,气得鼻子一歪,道:“这里你们还不清楚,海大人可是个一等一的好人,你们要记住,我家的事我自己来解决,你们不要乱插手!”

    姚氏也吓了一跳,拉过吴非道:“非儿,你这些是什么朋友啊,怎么动不动就打啊杀的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妈,我这次出去遇到意外,他们都救过孩儿,是很好的朋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