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躲着我?

    晏畅彻底无语,他开始还以为这些人听到周老夫子的名声会改变观感,谁知他们根本不买账。

    思思脸上挂不住,她对众商贩比了个拳头,恶狠狠地道:“你们再说我家主人的坏话,小心本姑娘揍人!”

    那些商贩们惊愕过后,忽然一阵哄笑,有人道:“姑娘,那种纨绔子弟你跟着他干吗,你这么大本事,找个好人家难么,何必作践自己?”

    又有人道:“是啊,姑娘,只要你开口,我吴江陈九拍胸口保证,帮你找一个好人家,保证又斯文又听你的话!”

    思思气得身子抖,正要冲过去教训那家伙,吴非一把拉住她,道:“不得胡来!”

    吴非此时心里想着那位海青天,这位海大人天下无双,连传说中的包公都不能跟他匹敌。据说此人疾恶如仇,凡有状必接,判案不管对错,只判穷人赢,结果很多无赖专门去告那些富人,因为只要是富人,总有做得不对之处,随便揪出一点,便可被判得不少财产,让那些无赖收获颇丰。吴非知道父亲为人正直,乡里乡亲口碑甚好,暗自宽心道: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不知道是哪个无赖告的爹爹,不过,最多罚点钱财,就当破财消灾好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吴非朝严把总一拱手,道:“多谢严把总告诉在下这些,不知能不能麻烦严把总放我们几个进城,我想尽快见到我爹爹。”

    严把总原想问问思思的事,见他着急进城,暗道:“吴家果然很有钱,请得起这么厉害的女保镖,不过海大人来了,这些人家都要倒霉,我可要离得远些,不要粘上去,免得被海大人惦记。”口中道:“这是自然,你们打跑倭贼,立下大功,说不得海大人还有奖赏呢!”说着,他让一个手下带着吴非几人进城。

    进了嵩江府,吴非带着四人朝自己家里走去,晏畅哼道:“那个严把总一看就不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昊子恨恨道:“是啊,看到倭贼一来就关城门拉吊桥,将外面的百姓置于不顾,等看见倭贼败了就出来抢功,没见过这般无耻的!”

    思思先前心中便有困惑,问道:“主人,怎么那些商贩都好像瞧不起嵩江府的人一样,那他们又何必跑来这里做生意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每个地方的人都觉得自家最好,你是不了解嵩江这地方,我家刚搬来时,不知遭了多少人白眼!”

    “什么白眼?”

    思思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道:“都是些细节,本地人有些规矩,外乡人不懂,就会遭人耻笑,比如嵩江府这里,上饭馆吃饭,是一定要吃干净的,吃不光就要拿碗装了带回家去,决不浪费,但昌沙洲就倒过来,碗里若剩最后一块肉,那是不能吃的,得剩下来,喝水,碗里得剩一层沷掉,不然别人会笑你小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觉得吃光好,干吗非要剩一点?”

    思思哧哧笑道。

    晏畅摇头道:“你就不知道了,嵩江府的兵胆小如鼠的,不敢打仗,听到倭贼的名字就跑得没有影子,就是吃亏在这小气上,我们昌沙洲的土兵到哪里都是英雄好汉,做人不小气!”

    吴非笑着摇头道:“你这话也不对,好勇斗狠的地方,兵就一定厉害么,宋朝的岳飞在hb等地收编打了败仗的游兵散勇,训练成岳家军,本朝的抗倭名将戚继光,他带的是浙兵,一样所向披靡,被称为戚家军,可见打仗的将领很重要,像刚刚那个严把总,就不是个能打仗的统领。”

    当然吴非这话也不尽然,戚继光招兵是很讲究的,城里的年轻人并不招。

    说话间,迎面三三两两走来一些年轻的书生,吴非认得,这是云间书院的书生,看看天色,也是到了放学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些书生嘴里说话,突然看见思思和林兮涵,都是目光一滞,有些呆愣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大些长相斯文的青年跟那些小书生走在一起,似在讨论什么问题,他瞧见了吴非,先是一呆,急忙低头,嘴里也不再说话,好像生怕他认出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吴非认识这是云间书院的老师,叫穆子翰,小时父亲还请他到家里来教过自己兄弟三个读书。

    这穆子翰家境贫寒,读书刻苦,后来他考中秀才,为了补贴家用,在衙门当差,有次办事不知出了什么差错,被革了秀才的功名,并且下令不可再参加考试,他断了仕途,只好去书院当老师混饭吃。周老夫子在嵩江府盘桓时,穆子翰还特意前来吴家拜访,好像很想攀上周老夫子的交情。

    “穆老师,您这是去哪里?”

    吴非停下来脚步,恭敬地行了一礼,毕竟这是他的启蒙老师,小时候他还崇拜过穆子翰的学问。

    穆子翰被吴非喊住,居然有些尴尬,他一拱手,淡淡道:“是吴家三少呀,我刚刚讲完课,现在要回家吃饭!”他一边说话一边打算擦肩而过,吴非觉得有些怪异,平时这家伙见了自己总要聊上几句,有时也会打听他父母家人的一些事情,今日喊他吴三少,这里面一定有古怪。

    吴非伸手一把拉住穆子翰道:“穆老师,出了什么事,您是不是躲着我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事,三少,您这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穆子翰目光散乱,不敢往吴非脸上看,吴非呵呵一笑,狐疑地道:“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穆子翰道:“没有,真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吴非盯着他,只见穆子翰脸上肿了半边,几道血痕清晰可见,好像被人抽过巴掌,心里奇怪,但此时他担心家人安危,就没有多问,拱手道:“那好,学生先回家了,听说海大人来嵩江府,爹爹不知被谁告了,我要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穆子翰道:“是,是,你回去吧!”说罢匆匆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怎么我爹爹被人一告,往日的熟人,就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晏畅啐了一口,骂道:“什么狗屁老师,我看是个势利小人!”

    “主人,看来您家里摊上的事情还不小!”

    思思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快点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吴非加快脚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进了巷子,街坊邻居见了吴非,表情很是复杂,有的顷刻间关闭门窗,有的转过身去,就是不跟他打招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