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算尽机关

    三条人影缓缓走进来,当先一人正是一身朱子深衣的吴非,让人震惊的是,他身后竟然跟着朱馨正和曾如郃,两人垂着脑袋,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。

    朱由真身躯一震,霍地站了起来,他本来十分镇定,这时看见朱馨正和曾先生,不禁身子抖,嘴唇也不住哆嗦。

    吴非走进殿中,道:“王爷布的局真是太绝了,在下差点上当!”他一挥手,朱馨正和曾如郃仿佛突然清醒过来,两人对望一眼,眼中满是讶异之色。吴非看见何芗2,却是微微一怔,心想:“她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何芗2却是欢喜之色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朱由真的失色只是一瞬间,他随即恢复常态,看也不看朱馨正,道:“吴小友这是说的什么话,本王布的什么局,又有什么可失望?”

    吴非笑笑,道:“这第一么,自然那天在下没有被火铳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第二和第三呢?”

    “这第二么,自然是王爷的起兵,要被在下阻止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第三呢?”

    “第三就是疏漏,本来是没有这条的,不过,王爷的布局,出现了一处疏漏,正好被在下看破。。”

    “疏漏,什么疏漏?”

    “假如王爷起兵的布置不是今日,那么您布下的局,在下说不定会着了道!”

    朱由真眉毛一挑,他突然明白自己犯下大错,吴非的目的是劝他罢兵,自己如果不想答应他,那就应该在三天之内按兵不动,绝不该选在今天,那么多人员、士兵的调度,总会有风吹草动,一个本来天衣无缝的计划,却因为百密一疏,让吴非直接猜到结果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本王筹备了数年,不能因你一家之言就停止起兵。”他不相信自己的布局完全被吴非识破。

    吴非好整以暇地道:“王爷这个局,应该至少布置了三年,怕是世子殿下都不知道,在下是恰逢其会呢,还是误打误撞?”

    朱由真这次真正动容了,道:“你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朱馨正脸上抽搐两下,他是真不知道父王有什么布局,吴非站起身来,在殿里踱了几步,用脚踩着地下的青砖道:“王爷,这铭前殿下面,埋了多少炸药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,朱馨正突然醒悟过来,这次起兵的信号是王府的炮声和火光,但他并没有布置放火点炮,原来铭前殿竟是有这样的机关,难道父王要用自己的身死来启动出兵?

    朱由真哈哈大笑,竖起拇指道:“果然不愧为周重生的弟子,高,实在是高,连铭前殿下面埋了炸药都被你知道!”他猛地一拍椅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却是不动声色地看着朱由真,道:“王爷,您头上那口钟不会掉下来保护您了,而且,就算它能掉下来启动开关,在下也很担心,王爷您能安然无恙不被炸死!”

    朱由真面如死灰,一屁股跌坐在椅上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王爷的计划实在是高,如您所愿,那口钟掉下来引爆炸,若是您身死,世子殿下自然是继承您的遗愿起兵出征,绝不回头,如果您未死,自然可以坐镇昌沙洲,指挥全局,在下说的可对?”

    朱由真长叹一声,道:“你说得不错,但有一处还差了一点,本王的这个布置,乃是打算万一兵败,在此玉石俱焚!”这巨钟本是一个开关,最开始并没要用来罩人,但吴非的出现,让朱由真想到提前触这一险招!

    众人顿时明白了朱由真的意图,他在三年前就已经布置了这些,可见起兵决心之坚定,吴非点头道:“果然是一步绝妙的布局,只可惜王爷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,最后才弄巧成拙!”

    何芗2痴痴望着吴非,眼神有些迷离,她有太多的疑问,吴非是怎么知道这些,又如何让那口巨钟不掉下来?

    其实吴非半夜就来到王府,他使用了隐匿符,藏身在铭前殿的横梁上,朱由真的一切布置都被他瞧得清清楚楚,当见到众人领命出去时,吴非意外现横梁的巨钟有古怪,以铭前殿的布置,绝不应该出现这样一口巨钟,朱由真袖子沾上灰尘,便是吴非先前重新固定巨钟时弄下来的。

    等吴非将巨钟重新扎紧,朱馨正等人已经离开,吴非又出去找到指挥叛乱的新褚王和曾先生,将两人擒拿回来。

    见到朱由真无语地低下头去,吴非正色道:“在下那天替王爷出谋,有三条路可以选择,但王爷一意孤行,非要做出这等令生灵涂炭的祸国之事,那么,在下也就别无他法,只好将诸位请到知府衙门走一趟了!”

    这时曾如郃忽然问道:“你就是吴非?”

    “曾先生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老朽且问你,毛汝海是不是你所杀?”

    “毛汝海,哦,是毛先生吧,他那日下令对在下出手,我将他封了六识,现在应该醒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,杀人不敢承认,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,也就周重生那种两面三刀,喜欢背后算计人的师傅才能教出你这样的弟子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无名火起,曾如郃骂自己也就罢了,居然还辱及先师,怒道:“先生,您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曾如郃恨恨道:“毛汝海是老朽的门生,他前日已死在你手!”

    吴非心想,那天火铳四起,毛汝海虽不是他有心要杀,也可以算作因他而死,便回敬道:“毛汝海助纣为虐,像这等乱臣贼子,果然是有其徒乃有其师!”

    “好,好一张利嘴,老朽不知你学了什么奇门的本事,竟以为凭一己之力可以扭转乾坤,但不知你认不认识这个东西?”

    曾如郃说着伸手入怀,从怀中取出一件物事,这是一根金黄色的铜管,长不足半尺,后面连着个把手,曾如郃拿着这个东西对吴非就是一扣手指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何芗2在一旁,见到曾如郃手里的东西,不禁面色大变,惊呼一声,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那物事出一道火光,接着一阵硝烟呛鼻,吴非暗叫不好,他虽然时时戒备,但曾如郃出手并没先兆,而且之前吴非擒获两人,并没注意他们身上会有刀剑类的物事。

    眼看何芗2飞身扑挡,她身子蓦地一震,软软跌坐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