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 不怕本王杀了你?

    两个士兵慌忙伸手去解绳子,何芗2往前一步,道:“拿开你们的脏手!”她妙目一转,瞧见朱恺孝,径自走过来道:“这是哪位殿下,麻烦您帮小女子松绑?”

    “你们出去吧!”

    朱由真对两个士兵挥挥手。

    朱恺孝有些慌乱,忙起身道:“好,好!”他伸出手去帮何芗2松绳索,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处子体香,一阵心荡神迷,解了半天才将绳索解开。

    何芗2扫视大殿一圈,现铭前殿中似乎并无埋伏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打算在这里等吴公子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何才女没有跟吴公子一起来?”

    何芗2摇头道:“我和吴公子分开了!”她知道今日吴非必来找朱由真,所以天没亮就直奔王府,心中却是不断问自己,自己这样做是想见那个吴公子,还是想劝王爷罢兵?

    朱由真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时候来王府,不怕本王杀了你么?”

    “怕,小女子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何芗2向地上看去,想看看这间大殿里有没有机关,那天朱由真在亭中逃脱,可是有些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朱由真眼睛都没睁开,仿佛看得见一般,说道:“我现在不想杀人,你就在这里陪陪本王和孝儿,这是本王的铭前殿,可没有你要找的机关。”

    先前铭前殿上生的一切,何芗2并不知晓,她只问道:“这么说,王爷已经作了决定?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问本王的决定么?”

    “虽然王爷不说,但小女大概猜到。”

    朱由真点点头,道:“既然猜到,那又何必问?”

    何芗2心里叹息一声,暗道:“吴公子,看来以你的能力,还是不能阻止这样一场谋乱。”

    朱由真看看朱恺孝,忽然道:“难得现在有闲,我们不如来吟诗作对、谈文论道?”

    何芗2心头一凛,朱由真这个时刻还这样冷静,显然他不光是作了最后的决定,还有周密详细的布置,就算吴公子来了可以擒住朱由真,也不见得能逆转局势,她心里波澜起伏,脸上勉强点头道:“好,请王爷和四殿下赐教!”

    朱由真转头对朱恺孝道:“孝儿,读书写字、吟诗作对的本事父王不如你,今日对上何才女,你们何不比一比高下?”

    朱恺孝抱抱拳,他本来想说这个时候,哪有心情来谈文论道,可一想今日之后,风起云涌,怕再没机会见到何芗2,苦笑道:“何才女名满天下,我,我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还未比过,就先认输,这可不是我们家的家风!”

    朱由真眉头皱起道。

    朱恺孝忙道:“是,儿臣知错了!”他从小喜欢读书,作为四王子,朱恺孝不必为考功名而苦读,他读书只是因为自己喜欢。

    “听闻何才女潜心心学,在下也略有涉及,有些疑惑之处想要向何才女讨教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殿下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心学所谓的知行合一,不知何才女以为要如何做,又做得如何呢?”

    何芗2自从对上吴非,傲气早已消尽,听到朱恺孝跟她丢起书袋,这要是引起争论,一时可是没结果,便道:“小女子不才,以前我以为做人表里如一,文如其人,字如其人,便是知行合一,但现在才知道,那还差得远,小女子现在最多能做到知而不行,行而不知!”

    朱恺孝鼓掌道:“说得真好,我们大多数人都是知而不行,行而不知!所谓文如其人、字如其人都不见得正确,北宋权相蔡京,书法上的造诣非常之深,可他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奸恶之徒;南唐后主李煜,词作得好,却是一个昏天黑地的昏君!”

    何芗2笑笑,她觉得这位殿下有点意思,但是书卷气过浓,远不如吴公子对上朱由真那般信手拈来、挥洒自如,这个时候引经据典、谈古论今,真以为火烧眉毛了,还可以用念经来熄灭?

    何芗2心里想的是其他,朱由真到底是怎么布局,都有些什么机关,她为何一点头绪都抓不到?

    看到朱恺孝望着自己,何芗2道:“殿下看来是明白事理之人,所谓知行合一,重要的不是知,而是行,要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!”她言下之意很明白,殿下你若真想要知行合一,就用自己的一切手段去阻止你父亲出兵!

    听到这话,朱恺孝浑身一震,他本是个聪明人,立刻明白到其中原因,起身深深一鞠躬道:“何才女指教得是,我,我终于明白心学的真谛了!”他起身来到朱由真面前,撩衣下跪道:“父王,儿臣若不能阻止您起兵,便只有以死相谏!”

    何芗2叹息一声,这位殿下也太过懦弱,死有什么用,你现在纵然死了,也是白死!

    朱由真望着何芗2点点头,这丫头若是男子,必然可以指点天下,成为一代人杰,只可惜她是女子,最多也就凄美一生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本王要给吴公子一个回答,他来了,你们都会知道是什么结果!”

    何芗2想到吴非,眼中露出热切之情,暗道:“吴公子会什么时候来,他来了,是否又能带我走?”

    大殿中除了朱由真贴身的那名宦官,就只有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时间在悄悄流逝,一分一秒,朱由真面色依然平静,朱恺孝却忐忑不安,他不时向何芗2望来一眼,又慌张地避开,何芗2握住那天吴非留给自己的玉片,嘴角忽然露出微笑,暗道:“我想不到办法又有什么关系,不管这里有多复杂,有多乱,吴公子一定有办法破解困局!”想到这里,她竟然在大殿上闭眼打坐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在玉片上留的是修炼基础功法,在何芗2昏迷时,他用灵气推拿她的灵穴,虽然不敢肯定何芗2一定有灵根,但她若能看见玉片上面的字,便可确定,她也能和自己一样进行修炼。

    就在一片寂静中,忽地一声轻笑,一个年轻的声音在殿外道:“王爷,在下让您失望了!”

    这声音清晰明亮,殿中三人同时一惊。

    朱由真霍地睁开眼,双眉一竖,沉声道:“吴小友,你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那正是吴非的声音,何芗2收起打坐,咀嚼着他的话,暗道:“吴公子说失望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吱呀一声,殿门被退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