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女子,什么女子?

    朱阳虽然知道自己并没希望继承王位,但是亲眼见到父王把权力交给弟弟,还是心中无比郁闷,尤其是几乎每个弟弟都派出了指令,不论是出击还是后勤补给,但自己的任务居然仅仅是负责昌沙洲地区的守卫。

    殿下的众将官心中都有些惊疑,关键时刻,统帅这次起兵之人居然是朱馨正而非朱由真本人,虽然前期的统筹调度一直是这位世子出马,但大家都认为幕后主使是朱由真才甘心受调遣。

    苗、彝两位统领互望一眼,苗人统领跨步而出,声音洪亮地道:“殿下,我等是奉命是协助褚王出征,少主殿下太过年轻,而且他资历尚浅,怕是不能服众吧?”

    曾如郃站在朱馨正边上,对那苗人统领斥道:“年轻!唐朝太宗皇帝十八岁统兵,征战天下,以三千五百骁骑勇破窦建德十万大军,况且,褚王的权印由少主掌管,从现在起,他便是新的褚王,你等既然是协助褚王出兵,就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!”

    苗、彝两位统领知道说道理肯定说不过曾先生,虽然心中不服,但环顾四周,并没人出来支持他们两个,于是悻悻然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见两个刺头都不出声,其他将官有不少是朱馨正的嫡系,他们心中欢喜自然不说,其他将官有的诧异,有的却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朱由真环视众人一圈,终于神色一正,用低沉的声音道:“现在,本王宣布明日起兵的时辰!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肃然。

    朱由真缓缓道:“明日一早,以王府的炮声和火光为号,开始起兵,擅自行动者,死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躬身。

    交代完这条命令,朱由真充满自信地挥手道:“大家各就各位,本王期待明日的成功!”

    待众人出了大殿,朱由真坚持不住,一下靠在椅背上,疲惫地对几个儿子道:“你们也下去准备吧,唉,去把老四喊来,算起来,父王已将他幽禁了三年多。”朱由真这时出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众兄弟有些迟疑,朱阳虽然躺坐着,仍然叫道:“父王,四弟他反对我们起兵,这个时候喊他来,谁知道他会说什么不吉利的话!”

    朱由真瞪了朱阳一眼。

    “多嘴!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二十三、四岁的青年被带到殿上,他身形瘦削、气质儒雅,脸色微微有些苍白,正是朱由真的四子朱恺孝。

    见到众位兄弟都在,朱恺孝明白自己最怕的事终于就要来临,他上前几步扑通跪倒,磕头道:“父王,我们不可用兵啊,一旦出兵,再也无法逆转!”

    朱由真起身朝曾先生深施一礼,道:“如此,便拜托先生了!”

    曾先生微微点头,并不谦让,这副傲气,令所有人对他侧目,朱由真这才挥挥手,道:“孝儿留下,其他人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等到所有人退出大殿,朱由真这才道:“孝儿,众兄弟之中,父王最欣赏的是正儿,最疼爱的却是你,你自小多病,身子又羸弱,唉,这起兵之事,父王若是当初听你所言,或者早点遇到那个姓吴的,或有转机,但是现在,就算父王想罢兵,也是不能!”

    朱恺孝怔怔道:“为什么不能呢,只要父王一声令下,哥哥和那些将领不都要听您的?”

    远处有鸡鸣声响起,窗外渐渐白,细雨已停,王府恢复了宁静,沉浸在一片湿雾之中。

    朱由真望着殿外慢慢变亮的天色,叹息一声道:“不说别的了,孝儿,你过来,陪陪父王!”

    朱恺孝觉父王好像突然间苍老了数十岁,本来看上去四十几许的朱由真,现在居然像个七八十岁的虚弱老人,他一夜之间白了两鬓!

    朱恺孝走到朱由真边上,朱由真抓住他的手,示意宦官搬来一张椅子,道:“来,你坐下,我们父子俩在这里等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等一个人,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他叫吴非,是周重生的弟子,他跟你一样,满腹才华,最可怕的是,他身负奇门绝学,无人可敌!”

    朱由真淡淡说来,朱恺孝一呆,问道:“您说的周重生,可是当代巨儒,前朝的吏部文选司郎中周老夫子?”朱由真点头道:“不错,正是他!”

    这时殿外传来脚步声,一个小宦官跑进来道:“启禀王爷,世子手下的人在城外抓住一个女子,她说王爷您一定会见她!”

    朱由真微微一呆,道:“女子,什么女子?”

    那宦官道:“她是何芗2!”

    “哦,她一个人来的么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,是她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何芗2?”朱恺孝在一边惊呼一声,他虽被父王幽禁,但何芗2的大名他是如雷贯耳,不管才学还是相貌,都神交已久。

    朱由真有些诧异,何芗2若是和吴非一起来,他倒觉得不奇怪,现在何芗2独自前来,莫非是有变故,这样的话,自己耗费心血的计划岂不是白准备了?当下朱由真点头道:“你去传话,让人把她带到这里来!”

    “何芗2,她,她怎么要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因为起兵之事走漏了风声,父王前两日之前杀了她老师钱闻照!”

    朱恺孝啊了一声,道:“钱闻照是心学传人,您干吗要杀他?”

    朱由真点头道:“是啊,所以父王现在起兵已是不得不为,如罢手,是死,不罢手,或许是活!”

    朱恺孝跌坐在椅子上,道:“父王,您错了,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错杀钱老夫子,未必死罪,造反则是必死!”

    朱由真摇头道:“现在说这些都晚了,我们不如在这里等待吧,我相信那个吴公子不会让父王久等的!”

    殿外响起脚步声,殿门被推开,两个士兵推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,朱由真定睛一瞧,只见何芗2双手负在背后,从容地走了进来。她今天换了一身女装,头上梳了一个小髻的式,外穿一袭绿色比甲,里面是素色衣裙,脸上蛾眉轻扫,虽然未施脂粉,依然明艳动人,她一走进大殿,就让整个铭前殿为之一亮,只是何芗2眉宇之间似带着一股无法名状的哀怨。

    朱由真见何芗2居然被反绑了双手,叱道:“谁把何才女绑了,快,快点松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