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生死一意只孤行

    并不是吴非不知男女授受不亲,而是他现在经历了天行大陆一轮,明白什么是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    林兮涵虽然可以行动,却无法凝聚灵气来吐纳呼吸,所晚上吴非必须与林兮涵相处一室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两人相对盘膝坐下,吴非取出两颗金石,准备吸取上面的灵气。

    “你明天去找朱由真,虽然修炼者对付凡人,并不是一件难事,但你不以杀伐为目的,就不怕他设下圈套伏击你么?”

    林兮涵担忧之色在脸上闪现。

    吴非想起那些火铳,心有余悸,但仍摇头道:“这个时候,我哪里顾得上那么多,王爷若是执意出兵,说不得我也只好拿他开刀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想了片刻,像是下了重大决心,道:“按照我们小竹林的规矩,你虽然还没入门,但师姐我是你的长辈,现在我代师传一个功法给你,你必须誓,除非小竹林派被人灭门,否则绝不传给外人!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随即明白她的意思,很显然她要给自己一件东西,但回去之后,自己得正式拜入小竹林修炼,于是举起右掌道:“多谢师姐,好,我誓!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这门功法叫作音遁术,小竹林中除了四大长老,弟子中也只有我学会了,音遁术是掌门弟子才有资格修炼的遁术,为此,我师傅清笛长老还挨了门主的责罚!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他知道上次荆棘山修炼,林兮涵第一次逃脱,就是因为她身负音遁术,便道:“这么重要的功法,你传给我,师门一定会责罚的!”

    林兮涵俏皮地一笑,道:“师傅答应了大围教萧逸对我的求婚,我不肯,本来溜出来,想去大围教找萧逸说清楚,结果却出了意外碰到魔道的人,至于音遁术,你先不要跟别人说,等回到天行大陆,万不得已你才施展。”

    原来林兮涵离开小竹林是为了这个原因,吴非最先听到她要嫁人,心里就很失落,现在顿时释然,忽然想到,说不定回到天行大陆就已经过了明年一月,仙字石上写着时间乱序,谁知道两个大陆上的时间是怎么流逝的。

    见到吴非不说话,林兮涵撅起嘴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师姐很任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怎么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要嫁的人,不能结过婚,不能有女奴,只能喜欢我一个,不管他修为多高,喜欢了我,就绝不许再去喜欢别人!”

    吴非连连点点,道:“师姐天仙般的人物,自然应该这样。”心里却有些失落,他收了思思做女奴,师姐这么说,是不是没戏了?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那个大围教姓萧的,以前结过一次婚,他的妻子因为修为没有进展,一直不能突破第二层,竟生生把她赶走了!”

    吴非这才知道为什么萧逸修为到第四层都没有结婚的原因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兮涵瞟了一眼吴非,道:“师姐跟你说这些,你可不要跟别人去说!”她一口一个师姐,吴非心里叹气,她明明比自己小。

    见吴非又低下头去,林兮涵笑道:“你是担心师姐嫁不出去吧,不用担心,师姐要是嫁不出去,就跟师傅一样,谁也不嫁!”说到这里,她对吴非吩咐道:“好了,不说废话了,我们开始修炼吧,你渡些灵气过来,我要传你音遁术的功法,没有灵气可不成!”

    两人盘膝坐好,吴非按照林兮涵的指点,将手指按在她脉门上,将灵气慢慢渡过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林兮涵从宝囊中取出两片碧绿的玉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施展音遁术的法器,叫作子母绿,师姐平时用的是母绿,这一片是子绿,还没有认主的,你收好了!”她说是给吴非,却舍不得松手一样,半天才递过来。

    吴非不知道的是,这对子母绿,清笛长老曾嘱咐林兮涵,以后嫁人时,是要赠给她夫君的。吴非伸手接过,觉得这玉片触手温软,感觉很是奇异。

    林兮涵眨着眼睛,忽然道:“师弟,你以后结婚的时候,要还给我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师姐,既然这么重要,那,那我还是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送给你了,你结婚的时候我也不要了,但是,这个东西你绝对不可以再送给别人!”

    “师姐,你这么说什么意思呀,师姐给我的东西,我一定好好珍藏,怎么可能会舍得送给别人?”

    林兮涵脸色变幻,似有欢喜,又似乎带了悲伤。

    夜慢慢深了,一声轻喟仿佛梦中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路当心!”

    窗外的细雨又开始绵绵密密,虽是无声,却将大地拨弄得浮躁不安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昌沙江水浩浩东流,永无止息,这世上,时间是否真的永恒,并没人可以回答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褚王府中却一片忙碌,有士兵列队分组,有人搬运武器,还有战马的一两声嘶鸣,与庭院中各处忙碌不同,此刻朱由真正躺在铭前殿偏殿的一张浴盆中,这浴盆乃是楠木所制,长约九尺,盆中注满了水,水面洒了不少花瓣。两个侍女正在边上服侍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宦官模样的老者走到朱由真身边,低低道:“王爷,世子他们都到了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朱由真闭着的双眼微微一动,却没睁开,半晌才吐出一口浊气,道:“扶我起来吧!”

    两名服侍的女子忙将朱由真从浴盆中搀扶起来,帮他擦拭更衣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刻,朱由真才穿戴完毕,在宦官的扶持下走入正殿,他在椅子上坐下,对那宦官道:“你去,先喊正儿进来!”

    朱由真一共有六子,世子名叫朱馨正,朱阳虽是长子,却非嫡出,实际上能接朱由真位置的,就是朱馨正,而且这位世子深谙权谋之术,心计颇深,平时朱由真最为欣赏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朱馨正来到殿前,躬身施礼。

    朱由真缓缓问道:“交代你的任务,做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朱馨正道:“父王,城外的一万五千人马已经集结完毕,苗彝两族的三千精兵已在景港候命,我们王府集结了三千士兵,等到天亮,就可以去攻占知府衙门,现在就等您的命令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