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我们老大只收女奴

    耗子对熊爷道:“你们做的每一件事,我都记在心里,总有一天要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熊爷痛得直抽搐,已经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耗子拍拍手,丢掉柴刀站起来道:“上次阿文逃走,你们把他抓回来打断了四肢,我现在一报还一报,也给你这个机会,至于你活不活得下去,那是你的造化!”

    吴非一开始还认为耗子残忍,听到他这么说,顿时怒火中烧,很显然,这位熊爷弄断了一个孩子的四肢,然后逼他出去乞讨,这等禽兽不如之人,杀了他都还太轻。吴非怕熊爷立刻死去,先出手封住他的血脉,问耗子道:“阿文是你的同伴么?”

    耗子点点头,眼中满是泪水,道:“阿文是跟我一起逃难来的,他,他被这两个王八蛋弄断了四肢,还每天逼他去乞讨,阿文偷偷求我,将他杀死,因为他实在不能忍受痛苦!”

    小丫惊叫道:“那阿文是不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耗子点点头,道:“不错,我看他太痛苦了,所以将他用被子闷死了!”

    小丫满眼是泪,已经哭不出声。

    小狗子也流泪道:“你将阿文杀了,这两个王八蛋见阿文能讨到钱,他们正在偷偷商量,要拿我们三个中的一个再来开刀!”

    吴非按住耗子的肩膀,道:“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竟有人干这等卑鄙无耻之事,放心,这家伙不会死,他还可以活很长一段时间,阿文的痛苦,要他也好好承受!”

    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天空又飘起细雨。

    吴非将熊爷拖到屋檐下,对耗子三人道:“你们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想回家,我妈妈一定在到处找我!”

    小丫流泪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回家,我老家是凤阳的,我们全家出来讨饭走散了,他们若是已经回去,一定可以找到。”小狗子跟着道。

    耗子却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无家可归,我爹妈都死在倭贼之手,我不想回去种田,况且田地也早被人霸占了!”

    吴非暗叹一声,他知道倭贼杀人如麻,沿海不知多少百姓家遭了害。他沉吟一下对小丫和耗子道:“要不你们两个先跟着我,有机会我送你们一程。”又对小狗子道:“你虽然小,但比他们两个要机灵得多,我相信你自己可以回去。”他说是这么说,其实心中却不是很喜欢小狗子。

    晏畅到破房里翻了一圈,捧出一个布囊道:“这是两个家伙剥削的不义之财!”吴非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些银子和铜钱,他从宝囊中取出三套衣服递了过去,道:“你们先洗洗,换身衣服,然后把这些钱分了!”

    那熊爷断了四肢丢在院子里,目光中满是怨毒。

    晏畅走过去使劲踢了两脚,骂道:“看什么看,再看,老子把你眼睛挖出来!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这家伙知道你们的来历么?”

    耗子道:“我是孤儿,他知道也没用,若不是小丫,我早就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丫茫然地摇头,小狗子道:“这狗贼不知道我老家在凤阳哪里,他要是真的敢再找来,我就将他身上的肉一片片挖下来!”

    吴非清理了一下现场,让熊爷的伤口迅结疤,胖子的尸体用烧炙符化作灰烬,估计官府抓了熊爷也弄不清结果。

    处理完这些,天已昏黑了。

    吴非了解到,耗子名叫胡昊平,祖上在永乐年间还当过官,因为牵扯进一桩案子,全家被配到边疆,后来好不容易返回原籍,想不到家乡又遭倭灾,父母都被杀了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他身世可怜,问道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耗子迟疑了一下,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吴非面前,磕头道:“大哥,我一看您就是有本事的人,您就收我做弟子吧,我以后改邪归正,跟您学功夫,走江湖!”

    “我这年纪,还收弟子,会教人笑掉大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畅哥呢?”

    晏畅笑道:“我们非老大不收弟子,只收女奴!”

    耗子摸摸脑袋,傻愣愣地道:“收我做男奴行不?”

    思思一掌拍在晏畅头上,骂道:“你皮痒啊!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道:“你先跟着我也好,我大不了你几岁,你叫胡昊平是吧,以后就叫你昊子,不是耗子的耗,你就当我小弟好了。”

    昊子欢喜之极,又连磕三个头,道:“多谢非哥,我也叫您老大吧,畅哥都这么叫您。”

    吴非神色一肃,忽然严厉地道:“不过,你要是真的跟着我,以后出手绝不可以那么歹毒,哪怕对方是十恶不赦之徒!”

    昊子又再拜倒,道:“是,小弟一定谨遵大哥教诲。”

    晏畅嘀咕道:“像熊爷那种人渣,为何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?”

    吴非正色道:“你用他的手段,这和他又有什么区别,昊子还小,你难道不懂道理,所谓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最后心中满是暴戾之气,如果一个人充满暴戾之气,害的是他身边的人,如果一个国家充满暴戾之气,那害的是天下人,我希望你们可以做一个坦荡荡的君子!”

    晏畅摇头道:“你讲得好像很有道理,我书读得不多,做君子是不成了,只要不被人欺负就谢天谢地。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一声,对昊子道:“对了,我的宝囊怎么到你手上?”

    昊子不好意思地笑笑,道:“您那个袋子叫宝囊吗,我跟着那些坏人,他们每天都逼我学偷东西,学久了,只要别人身上或者什么地方有宝贝我就感觉到了,只是,我并不想去偷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念一动,问道:“如果,如果要你去别人家里偷东西呢?”

    昊子憨厚地一笑,道:“我要是会飞檐走壁,别人家哪里藏了好东西,还是能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忽然想到,昊子有这般空空妙手,他要是有神根,能不能帮我去探探魔神殿,把蓝月光从密宗大轮里偷出来?

    见到吴非出神,昊子心中七上八下,他实在猜不出吴非是什么身份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自己跟上这样的大哥,一定是福不是祸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吴非带着众人回到昌沙洲,他找到一间小客栈要了三间房,让思思和小丫一间,晏畅和昊子一间,自己则和林兮涵要了一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