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杀人啦,杀人啦

    那女孩急忙点头,求饶道:“主人饶命,主人饶命,小丫下次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又一鞋板抽在她身上,骂道:“说你是猪还要摇尾巴,码头上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,你就不知道找几个新来的傻蛋下手?”

    那小丫抽泣着道:“是,主人,小丫知道了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哼道:“罚你今天不许吃晚饭!”

    小丫不敢哭,缩成一团让到一边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走到第二个男孩面前,道:“你,又是什么收获?”这男孩年纪十二三岁,身材有些瘦弱,但三个孩子之中,他的衣衫最为整洁。

    听到说话,这男孩一脸媚笑走上一步,从怀中摸出一个绣花的锦囊,递过来道:“熊爷,这是我的收获!”

    那被称为熊爷的中年汉子接过锦囊,在手里掂了掂,笑道:“你小子不错,今天收获颇丰啊!”他倒出锦囊,里面是几块银子和五六个铜板。

    这些银子有二、三两,抵得上数百个铜板,熊爷笑道:“好,小狗子,等下熊爷赏你吃一条鸡腿吃!”他又转到憨厚的卖花少年面前,道:“你呢,今天有多少收获?”

    那少年掏出吴非的宝囊和一把铜钱递过去,熊爷接过,数了数,也只有七八枚,他的脸色有些难看,又打开宝囊,现里面空空如也,不由大怒,劈头刷地就是一竹条,骂道:“王八崽子,就这么点东西,这什么破袋子,老子还以为装了什么好东西,妈了巴子的,居然是空的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诧异,刚才他明明看见晏畅那把铜钱有十几枚,怎么现在只剩一半?一转眼看见小丫瞧着卖花少年,眼中满是感激,顿时明白,原来这少年把自己所得分了一半给小丫,要不是她今天交了那几个铜板,可能惩罚得更严。

    熊爷将宝囊丢在地上,一口痰吐在少年脸上,又抬脚去踩宝囊,正在这时,篱笆一响,眼前突然多了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卖花少年瞧见吴非,惊慌地喊了一声:“大哥哥!”

    熊爷眼珠一转,知道这是失主找上门来,他看见吴非年纪不大,身形也有些单薄,篱笆外还站着两女一男,看上去年少可欺,胆子立刻又恢复到先前训人的样子,冷笑道:“这位小爷,是不是这几个小兔崽子做了对不起你的事,我帮您打他们?”他举起竹条又要抽,吴非一把将他手腕扭住,熊爷痛得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躺着的胖子霍地站起,这胖子身高八尺开外,满脸横肉,瞧见熊爷被吴非反剪着手臂,大怒道:“这是谁他妈裤子破了,把你小子给露出来!”他操起地上一把斧头,恶狠狠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吴非一把推开熊爷,捡起地上的宝囊,淡淡地问熊爷道:“你说这是个破袋子?”

    熊爷见到大哥帮手,胆气壮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破袋子是你小子的呀,破袋子,破袋子,就是个破袋子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看见吴非从宝囊中取出一柄刀来,这把刀精光四射,一出宝囊就让人感到丝丝的寒意,熊爷和那胖子顿时傻了。

    这是吴非的邪月刀,在天行大陆上,它连品阶都没有,但此刻在熊爷两人眼中,这简直是天兵神器。

    “嚓嚓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邪月刀随手连挥,胖子手中的斧头像豆腐一样,一片片削落掉到地上,最后他手中只举着一截斧柄。

    胖子的眼珠都要瞪出来。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在下平生最恨的,就是那些逼迫孩童乞讨、偷窃之人,若能用重法,我个人以为,就算凌迟处死也不为过!”

    熊爷和胖子知道遇到了高人,扑通一声跪下磕头,熊爷道:“小爷饶命,小爷饶命,我们两个是家乡遇到灾难,没办法才带他们几个逃出来混饭吃,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,以后一定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!”

    吴非瞥了一眼三个孩子,将熊爷的竹条捡起来,递给卖花少年道:“给我狠狠抽他们!”

    那少年有些害怕,吴非道:“抽,有我替你做主,不用害怕!”那少年咬牙接过竹条,满腔的怨气终于爆,劈头盖脸朝两人抽去。

    熊爷和胖子想要躲避,却觉得双手、双腿忽然不能动弹,只能在地上勉强翻滚,不由更是骇然,尖叫道:“杀人啦,杀人啦,快救命啊!”

    可惜,这个地方实在太过偏僻,喊了半天也没一个人听见。

    见那卖花少年打得兴起,小丫也折了根竹条过来帮忙,熊爷和那胖子被打得满脸血痕,惨嚎不止。

    小狗子开始在一旁看着,默默地走进屋内拿出一把柴刀来,对小丫和卖花少年道:“砍死这两个的,若放过他们,以后我们不知道会有多惨!”说着把柴刀递给卖花少年。

    卖花少年和小丫已经打得没了力气,听到小狗子这么说,顿时一震,卖花少年接过柴刀,停下来望向吴非。

    晏畅鼓掌道:“好,砍吧,砍死算我的!”

    吴非眉头微微皱起,他可不想弄出人命,没想到晏畅这么一喊,那卖花少年柴刀嚓地落下,将胖子的半边头颅剁了下来。

    鲜血和脑浆四溅,沾了那少年一身,他先吓得呆了一呆,然后又拿着柴刀朝熊爷走去,熊爷吓得浑身筛糠,尿都拉到裤子上,哀求道:“耗子,耗爷,你饶过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,求您饶过我!”

    吴非瞪了晏畅一眼,晏畅也有些懵,他没想到卖花少年真的会杀人,急忙叫道:“砍死一个够了,这可不能真的算我的啊!”

    吴非叹了一声,这叫耗子的少年既已杀人,杀一人和杀两人也没什么区别,况且这两个坏人也着实该杀。

    耗子走到熊爷身边,骂道:“你欺负我也就罢了,还每天欺负小丫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,现在时辰到了!”他不顾熊爷的哀求,一斧子将熊爷的右臂剁下。吴非眼皮一跳,暗道:“这少年出手真狠。”耗子走到另一侧,挥起斧子,将熊爷的左臂也剁了下来。

    熊爷痛得惨嚎不止,耗子又按住他身子,将他两条腿也剁了下来,吴非看得直皱眉,这少年明明一副憨厚的模样,为何出手这么狠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