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不能走

    两日之后的下午,天空飘起蒙蒙细雨,一片水雾中,昌沙江边出现了两男两女,他们沿着江岸向前行去,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少年,模样很是清秀。

    一队拉船的纤夫被他们远远抛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非哥,你要找什么,这等荒凉的地方,连鸟都不拉屎!”

    一个少年道。

    清秀的为少年忽然停住脚步,看着前面的乱石堆,点指道:“那里,就是那里!”

    这一行人正是吴非、晏畅、思思和林兮涵,此时林兮涵的气色好了许多,这两天吴非给她用灵气疗伤,加上她身上有各种丹药,身上的内伤倒是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里是什么?”

    思思问道。

    吴非悲怆地道:“我得到仙字石的那天,老师和晓燕姐一起遇害,我随船漂流到这里,将老师和晓燕姐的尸身都埋了!”

    晏畅啊了一声:“搞半天,你是带我们来找尸身的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当然,我要将老师和顾姐姐的尸身好好安葬,决不能让他们抛尸荒野。”他快步来到一堆乱石边上,布了个结界,从宝囊中取出铲子开始小心地挖掘起来。

    晏畅站在边上磨蹭,思思一把将他拉到吴非身边,道:“主人,您还有铲子没,我们一起帮忙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又取出两把铲子,道:“小心点,下雨天,尸体可能已经腐烂,你们千万不要下手重了,将老师他们身体挖断!”

    晏畅嘀咕着,拿起铲子跟在吴非后面乱挖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思思对晏畅骂道:“瞧你的样子,非要跟着来,来了又不做事,不如滚蛋!”

    晏畅是怕极了思思,道:“谁说我不做事了,再说,我又不是蛋。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信不信我把你打成蛋糊!”

    晏畅嘀咕着,不敢再说风凉话。

    三人挖了一会,乱石中出现了一角衣服碎片,吴非捡起那块碎片,布料已经微微腐烂,却正是老师那天身上所穿的衣物颜色,哽咽道:“到了,挖到了,大家轻点!”

    吴非当时并没力气挖坑,他是好不容易才把两人尸体拖上来,然后用乱石覆盖上,但三人挖了半天也只挖到那一块衣角,再无其他东西,显然位置没错,但是尸身却已不见。

    晏畅皱眉道:“怪了,难道你老师他们的尸身被野兽叼走了?”

    吴非停下手来,他觉得不可能埋得更深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怕被野兽叼走,所以才堆了好多石头,按理叼不走才是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在一旁道:“这里并无尸体,我没闻到空气中有腐臭的味道,而且,如果他们是被野兽叼走,身上碎布什么的物件应该残留更多,何况野兽也不会重新把石块堆回来!”

    吴非沉吟道: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是被人挖走了?”

    林兮涵双手一摊,道:“除此之外,别无其他解释。”

    吴非恨恨道:“如果有,这一定是铣天门干的!他们找到了老师和晓燕姐的尸体,但是还没有查到我的线索,假如不是晓燕姐临死前再三叮嘱,让我隐瞒行踪,说不定我也早死在铣天门之手了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到麓风书院当杂役,是这个原因?”

    晏畅有所明了。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如果那个铣天门真的这么厉害,你前天暴露了身份,他们会不会马上去嵩江府对你的家人下手?”

    吴非心头一震,道:“是啊,铣天门那帮家伙说不定已经去嵩江我的老家了!”

    看到吴非着急的样子,林兮涵安慰道:“你不用太着急,师姐我身上还有两块蛟云石,可以带我们飞上数百里,嵩江离这里多远,你记得清方向么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跟老师来时没赶路,走走停停大半个月,应该是百里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好,那我们赶快走!”

    吴非跨了两步,停下来道:“不行,我现在还不能走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不能走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林兮涵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褚王三天时间,他明天要给我答复,我这么走了,他一定会起兵叛乱!”

    吴非双拳紧握。

    林兮涵有些迷惘,道:“他叛乱,跟你救家人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若这么走了,天下不知要死多少人,所以,我不能走,我要留在这里,直到褚王罢兵!”

    林兮涵若有所思,道:“你竟然,竟然不顾家人安危?”

    吴非银牙紧咬,道:“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,唯其义尽,所以仁至。我没能力时,自然做不了这事,可是我有这个能力,还不去管,那就是枉读了圣贤之书!”

    思思有些迷糊,道:“主人,难道圣贤之书是让您不顾家人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不是这个意思,圣贤之道乃是告诉我们事理,有时,我们必须舍生取义,或是舍身成仁。”

    思思有些似懂非懂,晏畅却道:“老大,你真是比圣人还圣人,圣人只会说,你不但会说,还能做,不过我就不明白了,这圣贤之道可以当饭吃么,为什么宋朝有理学大师朱熹,有大忠臣文天祥,还给从来不读书、不讲圣贤的蒙古强盗给灭掉了?”他现在不称吴非为非哥,因为跟着别人混,不好意思没大没小。

    但吴非被晏畅这随便一问给问住了,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,半天才道:“宋朝的灭亡,不是因为圣贤之道无用,而是因为朝廷的积弱。”

    晏畅得意地道:“不对,我却觉得是因为读书越多,束缚越多,反而不如什么都不懂来得自在,想杀人就杀人,想抢东西就抢东西,圣贤之道就是教你在被杀被抢的时候,说一声,你杀轻点,我痛!”他这话尖酸刻薄,貌似还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吴非气得笑起来,道:“蒙古人占了中原又怎样,光靠武力的统治是不能长久的,要想一个国家长治久安地展下去,必须用圣贤之道来修身齐家!”

    论争辩,晏畅自然说不过吴非,但他的市井之说又有一定道理,四人一边说话,一边往回走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细雨终于停止了飘洒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一个码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