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章 只要你出了这亭子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亭中咔地一响,一个地洞在朱由真身下出现,他身子向下一沉,两板石板跳起合上,朱由真竟一下遁走。

    吴非朝亭外一望,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只见花园之外,数百名士兵正手持着火铳对着亭中,吴非知道这火铳以前是倭贼领汪直从西洋走私买卖军火的武器,在百步之外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,自己再厉害,也不能一步跨到花园外去击杀这些火铳兵,倘若被火铳打成筛子,只怕他有天大的修为,也活不过来。

    朱阳哈哈大笑,他的面目十分狰狞,叫道:“姓吴的,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,想要我父王罢兵,那是做梦!”

    吴非坚毅地道:“不管有多大困难,我也要阻止这场战事!”他拉住何芗2的手,接着道:“三日之后,我会回来找你们,希望王爷到时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!”

    朱阳咬牙道:“三日之后,你还有三日之后么,只要你出了这亭子,不管你多厉害,都会被打得千疮百孔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远处传来朱由真冷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开火!”

    朱阳知道有变,身子向地上猛地一扑,就听见一阵轰鸣声响起,数百颗铅弹同时向亭中射到,朱阳在倒地之前,就见吴非手中多了张黄纸,他将何芗2抱在身下,向倒在地上的石桌中间闪去,同时那张黄纸迎风燃烧。

    “砰,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轰鸣声震耳欲聋,令朱阳瞠目结舌的是,亭中忽然张开了一张白帆,那些射来的铅弹落在白帆上,打开一朵朵白花,随后,白帆渐渐隐去消失不见,这诡异的一幕,远处射的士兵虽然看不清,但还是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朱由真站在士兵丛中,这亭中的机关布置他是花了极大的心血,此时朱阳还在里面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朱由真脸色阴沉,不等火铳出的呛人烟雾散去,便命令道:“去,瞧瞧亭子里还有没有活的!”

    一队士兵拿着刀进了亭子,只见原先亭中的侍卫和震云子、黄鹰上人身上都布满铅弹,被打得像个筛子,而朱阳没被吴非封印住,他在开火的同时扑倒在地,算是捡了条命,不过身上还是被石板跳弹打中,腿上、身上多处流血,在地上不住地抽搐,让人惊骇的是,他们再也找不着吴非与何芗2的影子,禁不住一个个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见到朱由真走进了亭子,朱阳忽然爬过来抱住他大腿,惨嚎道:“父王,父王,您要为我报仇呀!”

    朱由真冷哼一声,道:“报仇,你拿什么去报,人家给你三天时间答复,还是好好想想罢!”

    这时一声怪异的啼哭响起,众人一转头,现毛先生身子萎缩着从亭外爬起,他望了一眼众人,擦了一把鼻涕眼泪,道:“王,王爷,您的腰身好细啊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惊掉大牙,毛先生奇怪地望了一眼众人,道:“王爷,您明明喜欢男童,却为何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朱由真面露寒霜,朝一个侍卫递过去一个眼神,那侍卫上前一把夹住毛先生脖子朝外走去,毛先生挣扎着动了几下,随即四肢着地,像死尸一般被拖走。朱由真自言自语地道:“三天,三天?看来,本王要亲自去请曾先生出马了!”

    夜已深,对有些人来说,这夜色不是一个愁字得了。

    听见火铳声起,何芗2自忖必死,但眼前一花,感觉吴非抱住身,然后就是一片混沌,接着,意识苏醒,现他们竟然出现在一片竹林中,四周十分寂静,唯有虫鸣声从身畔慢慢退去。

    何芗2脑中一片恍惚,只觉得昏昏沉沉,身子再也控制不住,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何芗2再次苏醒过来,睁开眼,就看见吴非已经换了件衣服,盘膝坐在地上,他一手捏着一块云石,一手捏着一块金子般的物体,一道柔和的金色光芒从金块上出,正滋养着那块云石,在光芒的滋养下,云石上的麻点慢慢消退,最后不见。

    何芗2扪着心口坐起,现自己还在竹林中,但身下已多了一条布毯,她转头看见,一件带了血渍的衣服丢在一边,想起刚才生的一切,不由惊问道:“刚才,刚才生了什么,那些都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吴非面色凝重,道:“不是梦,是真的!”

    何芗2看见那件血衣,她觉得自己身上没有受伤,不禁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吴公子,你,你受了伤?”

    吴非收好云石,将那金块的东西丢在地上,道:“你没有做梦,褚王造反,你的老师钱闻照被杀,我们现在已经逃出王府,刚才我受了点伤,那火铳还真是厉害!”他幸亏被击中的两处不是要害,在何芗2昏迷时,咬牙挖出铅弹,用回复丹恢复了。

    何芗2弯腰捡起那金块,现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,不觉大奇,刚刚这还是一块金块,怎么转眼就成了一块普通的顽石?

    吴非将地上的毯子收起,往怀中一塞,又将一件东西塞到何芗2手里,抬腿向林外走去,何芗2惊得下巴都要掉了,那条厚大的毛毯,被吴非放在身上,居然一点痕迹都看不出,不知他放在哪里,又是如何做到?

    走出去十几步,吴非停了下来,回头问道:“你是跟我走,还是自己走?”何芗2低头一瞧,现吴非塞给自己的,竟是那本王心斋先生遗集,想起老师惨死,不由呆站在那里,双颊淌下两行热泪。

    吴非叹了一声,再不言语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待到吴非消失不见,何芗2终于醒悟过来,叫道:“吴公子,吴公子,我跟你走!”但竹林空寂,除了风吹竹叶声,再无人语。

    何芗2跌坐在地,喃喃道:“吴公子,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这么走了,难道,难道芗2惹你讨厌了?”

    啪的一声,王心斋先生遗集掉在地上,从里面掉出一块玉片,何芗2有些惊疑地捡起玉片,手指触及的一瞬,她仿佛被电击中一般,因为她竟能感觉到,玉片中隐约浮起一段文字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何芗2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夜已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