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 给你三天时间

    良久,朱由真停下脚步,用低沉的声音道:“本王真心感谢二位。”他目中寒光一闪,接着道:“成王败寇,本王愿奉天命!”他最后是打算一意孤行,一条道走到黑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朱阳和毛先生轻轻松了口气,虽然他们知道朱由真不可能被眼前这小子说服,但还是有些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围在亭边的近身侍卫们也都松了口气,他们几乎全是朱由真的亲信,逆谋之事,人人参与,怎么可以临阵退缩。

    何芗2一声轻叹,看来天命难违,自己死不足惜,只要战事一起,天下又有多少人将流离失所、失去性命,她见吴非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,暗道:“莫非吴公子早已知道结果,已经视死如归了?”

    毛先生向朱由真一躬,道:“王爷英明决断,乃我等之幸,苍生之幸。”

    朱阳盯着吴非,插话道:“此人,加上昌沙洲的知府大人,正好可为我军祭旗!”

    朱由真沉吟起来,他若杀了吴非,怕是要和铣天门为敌了,尚未出师,先立强敌,殊为不智,但以吴非的态度,显然铣天门也不会与他联合,这杀与不杀,倒是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何芗2跨上一步,挺胸道:“王爷,请将小女子也一并杀了,我虽不与吴公子同生,但却愿意共死,请王爷成全!”

    朱阳哼了声,心中不无嫉恨道:“这么快就看上人家小白脸,想去阴间作鸳鸯么!”

    毛先生对朱由真道:“王爷,祭旗不可用女人,臣以为,虽然周老夫子名气大,但此子资历太浅,杀了也没什么用,不能激励士气,听说他有点才学,不如将其阉割,收在府中做宦官。”

    朱由真心中一动,这倒是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吴非冷笑一声,他对毛先生的阴毒极为愤恨。

    “等等,在下先前的话可没说完,这其三,并非是王爷您可以出兵!”

    朱由真等人闻言都怔住,连何芗2也惊诧万分,她实在想不出朱由真还有第四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吴非环视周围一圈,一字一顿厉声道:“这其三,就是在下出手,取了尔等性命!”他手一探,毛先生喉头咯的一紧,身子被吴非抓住拎起,然后死鱼般扔到亭外,落地时七窍溢血,也不知是死是活,吴非心里痛恨此人,但自己怒闯王府,并不是杀人来的,所以下手的力道还是把握分寸,只是暂时封了毛先生的六识,让他痴呆上一阵,受点教训。

    所有人莫名震撼,在众目睽睽之下,有这么多侍卫的保护,吴非杀人如探囊取物,刚才他若对朱由真下手,此刻亭外躺的便不是毛先生,而是堂堂的褚王朱由真!

    众侍卫一起拥到朱由真和朱阳身前,大刀齐齐指向吴非,吴非手一抬,邪月刀出现在手里,这把刀的森森寒气,令亭中众人头皮麻,心神俱裂,他们不知吴非把这么大一把刀藏在哪里,而且想用时就出现,这简直是变戏法!

    吴非冷冷一笑,朝亭中石桌慢慢一刀劈出。

    但这一刀悬在桌面,并没有落下,落下的是一道刀芒。

    石桌出咔的一声,接着一分为二,整齐地向两边倒去,朱由真面色苍白,点指吴非道:“你,你就是铣天老祖!”

    吴非恢复了笑容,道:“王爷谬赞了,以在下这把年纪,可以当得起什么老祖么?”

    朱阳大吼一声道:“上,这小子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!”

    亭外人影闪动,一些士兵围住亭子,没得到命令,却是不敢冲进来。

    亭内那些侍卫们可是知道自己的身子绝硬不过石桌,就这么冲上去,那是九死一生,但小王爷有令,又不能退却,可是难办了。

    吴非脚下生风,一步跨到众侍卫面前,伸手卡住朱阳的脖子,将他从众侍卫身后提起,然后回到石凳上坐好,朱阳就那么站在吴非身前,他双腿一软,扑通跌坐在地,抚着喉咙不住咳嗽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手下可是没有可用之材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朱由真身后闪出两人,他们手一扬,数道寒光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这二人乃是朱由真的贴身侍卫,一个叫震云子,一个叫黄鹰上人,两人在江湖上威名赫赫,不单擒拿格斗一流,一手暗器更是杀人绝技,自出道以来鲜有失手,乃是朱由真最有力的倚仗,朱由真自信,即使遇到铣天老祖那种不世出的高手,在这两人合击之下,也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此刻数道暗器分上下左右飞旋而来,到了近前,居然倏地一分,绕开了朱阳,直取吴非身上要害,甚至将他的退路也全部封死。

    只是震云子和黄鹰上人并不知道,吴非是修炼者,即便是当世内家的绝顶高手,也已不能与他为敌。

    吴非原想用盘龙盾阻挡暗器,又怕暗器弹射开将朱阳或何芗2误伤,于是身子闪动,避开暗器,就听身后几声惨叫,亭外那些士兵中有几人被暗器射中,顿时倒地不起,吴非飞掠上前,只一抓,就掐住震云子和黄鹰上人脖子,将他们像朱阳一样,拎到面前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朱由真冷汗直冒,他此时才明白,对方给的三条路,没有一条他可以拒绝,想不到自己重金聘请的江湖高手,一个个都不堪一击,他虽然士兵众多,但实在没把握在吴非出手前将其击杀。

    吴非拍拍手掌,一脸轻松,好似刚才都不是他的所为。

    “王爷,在下给你三条路走,您愿意参考哪条?”其实他心中郁闷无比,原以为凭借自己的口才可以说服朱由真罢兵,想不到费了半天神,最后还是要用武力来解决。

    朱由真颓然跌坐在位子上,道:“吴,吴公子,您,您能不能让本王再思考些时间?”他本来称呼吴非为吴小友,这时竟用上了尊称。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道:“可以,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如何?”他觉得自己若是将朱由真逼迫得太紧,他死不足惜,手下那些人闹起来,自己可是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朱由真点点头,道:“如此甚好,那就三天。”

    蓦然间,吴非眼皮一跳,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机向自己逼来,他暗道一声:“不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