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 王府深深纵胆气

    朱阳这一圈被抡得七荤八素,忙叫道:“不,不许动手,都退后,你们都给我退后!”

    吴非朝何芗2点点头,道:“给他们一点时间准备,我们再进去!”

    何芗2见到吴非如此镇定,她本来心头突突乱跳,这时安下心神灿烂一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这辈子能遇到吴公子,真是人生之大幸!”

    吴非心神一荡,暗道:“她与兮涵师姐,到底是谁更漂亮?”忽然又想到思思,竟然觉得她们一时春兰秋菊,实在难以分出上下。

    朱阳却是心中高兴,暗道:“你还敢给我父王布置的时间,真是嫌自己命大!”

    何芗2还以为吴非在想什么通天大事,要是知道他此刻只是将她和其他女子比相貌,估计立刻会从马上栽下去。

    见到何芗2脸色阴晴不定,吴非半开玩笑地问道:“何才女的名字是谁起的,写起来可是不明白!”

    何芗2笑笑,道:“我本出生在辰州府,父亲给我起名叫何湘儿,是湘江的湘,女儿的儿,三岁半时,父亲升迁到京城做官,有算命先生说我这一生命犯仙缘,可能有诸多劫难,所以帮我改名叫何芗2了,唉,你看,这劫难来了,改名也躲不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暗道:“命犯仙缘是什么意思,难道她身上也有神根,回头我倒是可以看看,真有神根,要不要传她修炼之法?”

    “湘儿,挺好听的,比那算命的起名要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吴公子这么说,芗2今日若能不死,以后就改回原来的名字,还是叫何湘儿好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啊,湘儿才更适合你,又好听又好记!”

    朱阳在一边听得牙根直痒,这小子分明实在挑逗何芗2,还装得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吴非是在想等下见到褚王朱由真该如何规劝,与何芗2说话是随口而出,完全没挑逗的意思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会,约摸过了半盏茶的时间,吴非道:“褚王应该准备好了!”说完打马向锦绣门行去,何芗2在北方长大,骑术反比吴非更好,她双腿一夹,战马就赶上吴非,与他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进了锦绣门,守门的士兵早已得到消息,只见城门大开,数百名士兵全副武装站在道路两旁,他们一手举着火把,一手拿着刀,个个神情紧张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吴非哈哈一笑,纵马进去。

    到了八方塘花园门口,吴非拎着朱阳下马,朗声道:“学生嵩江府吴非赴宴来迟,还请王爷多多恕罪!”

    朱由真站在亭中,笑道:“吴小友说哪里的话,本王仰慕周老夫子已久,吴小友是周老高徒,也称得上幸会啊!”

    见到朱由真如此沉得住气,吴非倒也暗暗佩服,他将朱阳放在地上,拍拍他的肩膀,化解开封印,道:“殿下,得罪了!”说完带着朱阳往亭中走去,何芗2要一同进去,却被一排士兵拦住。

    “见王爷,不许带兵刃!”

    何芗2正要怒,吴非道:“放下吧,我们来劝谏王爷罢兵,带不带刀,又有什么分别?”

    何芗2只当吴非是抱了死谏之心,于是心中坦然,她放下长刀,越过拦截的士兵,昂跟着吴非走进了亭子。

    此时霖心亭中除了朱由真、毛先生外,还多了两人,这两人身材都十分高大,一个穿的是苗人服侍,一个是彝人的装扮,吴非暗道:“这就是号称可以跟燕王朵颜三卫一拼高下的苗彝统领么?”

    朱由真见到吴非空手而来,不由心情稍定。

    这时苗彝两个统领见到来人只是未满二十的少男少女,不由起身道:“这里的事情,相信王爷一定可以摆平,我们累了需要休息!”

    “好,两位请——”朱由真命人送他们去馆驿。

    等两位统领走远,吴非上前行礼,朱由真坐在那里,伸手道:“吴小友、何才女请坐!”

    吴非镇定自若,谢过朱由真后,在他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王爷当知我的来意,那就恕在下开门见山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!”

    朱由真点点头,他觉得自己掌控对方生死,这个大胆的少年能说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王爷欲仿效当年燕王起兵,请问王爷辖下,现在已经使各地合一了么?”

    朱由真瞥了一眼毛先生,毛先生拱手道:“这个自然,褚王分封昌沙洲,已历二百年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笑,道:“好,就算昌沙洲各地合一,我刚刚见到的是苗、彝两位统领,不知土家兵、侗兵和当年抗倭的永顺兵是否也心向王爷?”

    朱由真眉头皱起,这么多少数民族,他并没一一去联系,当前也就说服了苗、彝两族出兵,而且两个土司王答应派出的人马加起来也就三千,比当年的朵颜三卫的三万铁骑,可说是天上地下,这正是他顾虑的地方。

    毛先生笑道:“褚王心怀天下,众人皆知,只要振臂一呼,必然群起响应,吴小友此说乃是杞人忧天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厉声道:“人心不归,师出无名,毛先生竟以天下响应为幌子,要怂恿王爷走上不归路么!”

    毛先生身子一震,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见到毛先生这副模样,吴非呵呵一笑,道:“原来,先生就这点胆识,不用说泰山崩于眼前色不变,连处变不惊都做不到,先生的才学和定力,比刘伯温、姚广孝可差得太远!”

    姚广孝乃是当年策动燕王造反的第一谋士,吴非要说动朱由真罢兵,这个人是非要解决的。

    毛先生很是奇怪,他觉得自己坐得好好的,怎会心神突然失守,一下把持不住摔在地上?

    朱由真心中犹疑起来,自己这一把豪赌究竟值不值得,问题是现在手下这么多人已经知道自己要起兵,如果此时终止,就算他愿意,下面的人也不可能答应。

    吴非见到朱由真的神色,知道他心里已经开始犹豫,乘热打铁道:“人与人战,国与国战,将会导致生灵涂炭、民物灭绝,王爷既然心怀天下,那纵使利剑在鞘,也可以放下屠刀,悬崖勒马,不知王爷以为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