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三章 他们不是我杀的

    “何才女这么绝情,在下很伤心啊!”

    朱阳一边说话,脚下却一边慢慢靠近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们想谋反,汉王、宁王、安化王不是都失败了么,难道你们想重蹈覆辙?”

    何芗2喝道。

    朱阳反问道:“你怎么不说燕王呢?”

    “燕王,你爹爹有燕王的本事么,你有朱高炽的能力么,燕王有蒙古骑兵朵颜三卫,你们有什么?”

    何芗2知道燕王朱棣乃是以藩王之身夺取天下,他的蒙古骑兵朵颜三卫作战骁勇,为燕王夺取天下立下大功。

    朱阳道:“你怎么知道没有,我父王动员了昌沙洲周边的苗兵作战,他们的战斗力绝对不比当年的朵颜三卫差,人数也远远多于当年燕王的军队,所以,我们此战一定能成功!”

    吴非躲在暗处,闻言暗道:“莫非刚刚快马进入锦绣门的就是苗兵派来的,听说永宁大土司叛乱,想不到这苗人也来趟这浑水。”

    何芗2吃惊不小,她知道苗兵好勇斗狠,战斗力颇强,若是没有准备,仓促间,朝廷未必能抵抗得住。就在她失神的瞬间,朱阳一声低喝,手中钱闻照的级已经砸向何芗2,何芗2下意识地抬手去挡,扑地一下,级她是挡住,捏着碎片的手却被朱阳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朱阳慢慢拉近何芗2,用刀背拍着她的脸颊,淫笑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来着,你活着,我就得不到你?”

    何芗2用力挣脱,却根本无法抽回手来,她明白落到朱阳手里会是什么后果,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不听话,在下很生气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朱阳将手中的刀向何芗2胸口的衣衫挑去。

    长刀伸到一半,朱阳忽然顿住,他觉得背后一痛,身子忽然不受控制,何芗2一下抽回手来,将手中的碎片朝朱阳脸上划去,朱阳啊的一声惨叫,脸颊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痕,鲜血慢慢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楼下的士兵们听到呼声,却是掩嘴偷笑,这小王爷也玩得太过了,弄出这么大声响。

    吴非终于出手,他制住朱阳,显出身形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个时候,您还真有雅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吴,吴非,你好大胆,竟然杀了王府的人!”

    朱阳看清眼前少年,不禁万分惊诧。

    吴非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画舫上的人不是我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杀的,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在下本来以为是王爷派人来杀我,所以我就来王府查探了一番,想不到有意外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朱阳恶狠狠地道:“是张之渔这个混蛋出卖我们的么?”

    吴非手一挥,屋中出现了张之渔和掌舵老者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张教官也被他们杀了,这老头是凶手之一,殿下,您瞧瞧认不认识?”

    屋中突然出现了两具尸体,让何芗2和朱阳都吓了一跳,尤其是何芗2,她先前没有见到吴非带着尸体进来,这一刻惊得连嘴都合不拢。

    朱阳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既然张之渔已死,知道他们谋反的就只有眼前这小子,只要将他拿下,眼下的危机就可以解除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谁?”

    朱阳不认识掌舵老者,但是他脸色泛青,像是中毒死亡。

    “这老头,化妆成舵手的样子,埋伏在船上暗算我,张教官是被他们杀了,你既然不认识,我没什么好说。”

    吴非双手一摊,朱阳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有人要杀你,吴公子不如加入我们褚王府,当今天子无道,数十年不上朝,眼下朝政混乱,大明江山危在旦夕,我父王应该取而代之,你加入我们一定可以成就一番大事业!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很有道,钱老夫子做了什么要下杀手?”

    朱阳咬牙辩解道:“出兵就要祭旗,钱老夫子正好撞上,当然是先给我们祭旗了!”

    吴非冷哼道:“你们还没有出兵就杀人,这要是出兵以后怎么了得?”

    何芗2悄悄问道:“吴公子,我们现在怎么办,是让殿下送我们一程,还是想办法逃走去报官?”

    朱阳眼珠乱转,道:“逃走,两位能逃哪里去,只要你们放了我,我一定力劝父王,不但饶你们一死,还委以重用。”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狗嘴!”

    吴非一指点去,封印住朱阳说话,然后对何芗2道:“我现在决定去面见褚王,和他当面陈说,罢动刀兵,你是不是跟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好,吴公子竟有这样的胆气,我何芗2虽为一介弱女子,也当学梁红玉擂鼓震金山,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何芗2自忖吴非此去进谏王爷是必死无疑,但不知哪里生出豪情来,捡起朱阳掉在地上的长刀,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朱阳脸上露出讥笑之色,这两人若是就此逃走,那才是天大的麻烦,他们要去见父王,不就是送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吴非笑笑,道:“好,那我们走!”抓住朱阳往外走。

    朱阳只觉得自己双脚离地,像个婴儿般被人拎起,不由大惊,心道:“张教官不是他对手,可能是运气,现在竟这么大的力气抓住我,他是一个内家高手吗?”他哪里知道吴非是一名闻所未闻的修炼者,身上的能力完全越想像。

    何芗2拿着刀,架在朱阳脖子上,俩人推开门走出来,楼下的士兵听到开门声,都仰头相望,见到忽然冒出的吴非,又见到朱阳居然变成人质,一个个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吴非环顾周围一圈,朗声说道:“麻烦你们去通禀王爷,就说周重生周老夫子的弟子赴宴来迟,请他在八方塘的花园里等我!”随即拍开朱阳的封印,道:“你让他们准备两匹马,我们从锦绣门进去!”

    朱阳只以为吴非是点的自己穴道,心想:“这小子就算是练内家功夫的,也不能独闯王府!”忙对那些士兵喊道:“还不照做,快去通知我父王!”

    这时有机灵点的马上纵马回去禀告,其他人牵出两匹战马,吴非拎着朱阳上了其中一匹,何芗2上了后面一匹。

    那些士兵见到吴非手中没有兵器,何芗2又在后面,顿时围上来想要出手,吴非拎着朱阳甩了一圈,道:“退后,都给我退后,谁靠前,我就掐断你们小王爷的脖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