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二章 宁死也不从我?

    锦绣门外一片住房,换作白天,应该算是繁华之地,刘七带人来到西牌楼的东边,靠近偏僻处的一座小楼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座小楼十分雅致,说是驿站,倒像一户单独的庭院,小楼的檐角挂着风铃,夜风吹来,出轻盈的丁当声。

    楼外有位老人挑灯守着,见到刘七等人到来,有些吃惊,道:“刘队长,这么晚过来,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刘七挥手让人守住前后门,道:“这里没你的事,你回去休息,晚上听见什么都不许出来,我来守护这里。”

    那老人还待再问,刘七把眼一瞪,他忙躬身离开。

    吴非正要悄悄摸进驿站,忽然瞧见数骑快马飞奔而过,居然向着锦绣门疾驰而去,刘七嘀咕了一句:“跑这么快,难道又出了什么事?”吴非感觉到思思他们并没危机,于是翻墙而过,朝小楼行去。

    楼上亮着灯,刘七指挥人将庭院里的佣人一一清退,乘着下面的人员变动,吴非来到前院楼上一间屋子门口,轻轻敲了下门,他虽有修为,却还不会穿墙。

    房里传来钱闻照的呼噜声,吴非眉头暗皱,这老头必是刚刚喝多了,连灯都没灭就上床,他叹口气下了楼,朝院子后面的另一栋小楼走去,他感觉到何芗2就在那边休息。

    何芗2的房间也亮着灯,一道妙曼的人影投在窗户纸上,只见她手中拿着一卷书,似在出神。

    吴非走到门口,四下望了望,见刘七和那些士兵还在楼下,才轻轻敲了两下门,门里传来何芗2惊觉的声音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咳咳,我是吴非,有紧急的事找你!”

    “吴公子!”

    一声惊呼,之后房内啪地一响,像什么西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吴非等了半天,以为何芗2会开门,半天才听到何芗2迟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吴公子,这么晚了,我们,我们不便相见,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吴非哑然失笑,自己还以为这是天行大陆,何芗2是泰朿公主,孤男寡女深夜见面,这要传了出去,她一个女子可是无法做人。

    这时吴非已消去隐匿,他对着门低声道:“褚王朱由真图谋造反,他在王府挖地下打造兵器,宴请你们,乃是打探京城皇上的消息,现在他的事情已败露,今晚就要动手杀你们师徒。”

    何芗2闻言身子剧震,颤声道:“这,这怎么可能,你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庭院外有马蹄声响起,吴非估计是朱阳布置完毕过来,忙道:“我为什么要骗你,请相信我,快开门,我们一起去救你老师!”

    门内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吴,吴公子,请你立下誓言,如果你说的是谎言,就,就——”

    何芗2犹犹豫豫,还没想好要让吴非立什么誓言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急死我了,我若骗你,叫我以后背书一个字也背不出!”

    吴非着急之下随口誓。

    “那,那好吧,我相信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吱呀一声门开了一条小缝,吴非推门进去,一把抓住何芗2的手道:“朱阳马上就来杀你们了,赶快走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无礼!”

    何芗2脸色绯红,见吴非是拉她出去,稍微宽心,忽然想起老师的书稿王心斋先生遗集还在房中,忙道:“我有东西忘了拿,吴公子可否让我去取?”

    吴非只得放手,道:“快点,再慢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庭院中传来马嘶声,只见数匹快马进了院子,守门的士兵都立正敬礼,吴非在门口一瞧,马上一人正是朱阳。

    朱阳进了院子,打个手势飞身下马,几个士兵拿着明晃晃的长刀,下马就朝钱闻照的小楼走去,吴非暗道不好,这些人这么快就动手?

    何芗2拿到王心斋先生遗集,心里安定了些,她听到庭院里的马嘶,快步来到门口,看见下面的情形,不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怎么这么慢!”他又去拉何芗2的手,想不到却拉了一个空,原来何芗2躲得快,双手背在背后,根本不让他拉,吴非气恼地道:“这个时候了,你还顾忌这些,你想害死你老师么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钱闻照那边小楼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,何芗2呆立当场。

    “老师,老师!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惨叫声,暗叹一声,自己毕竟分身乏术,没有来得及救下钱老夫子。

    那些士兵由朱阳带着,从钱闻照房间出来,听到楼上何芗2的惊呼,朱阳嘿嘿一笑,对跟在身后的士兵道:“你们守在这里,不管听到什么声音,没有我的命令,都不许上来!”

    吴非却是冷冷一笑,这位大少真是色胆包天,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来调戏女人,以这样的行事作为,他们的谋反绝不会成功。

    俩人退回到屋内,何芗2将门反锁住,胸口不住起伏。

    “钱老可能已经遇害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。

    何芗2将王心斋先生遗集塞进吴非手中,道:“你快躲起来,我若死了,你一定要将这本书带出去印刷,这可是老师毕生的心血!”她四下一望,瞧见屋角有个大花瓶,立刻奔了过去,一把将花瓶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啪、嘭——”

    花瓶摔碎的同时,屋门也被人踢开,朱阳得意洋洋走了进来,他一手拿刀,一手赫然拎着一颗人头,那正是钱闻照的级。

    朱阳进了屋,扫视屋内一圈,见到何芗2正弯腰捡起一块花瓶碎片放在脉门上,脸上不自觉地抽搐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何才女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何芗2道:“殿下,您不是来杀我么,还要问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朱阳嘿嘿一笑,道:“你若求我,我或许可以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何芗2淡淡道:“多谢殿下开恩,不知您打算怎么放过我?”

    朱阳道:“只要你从了本少,一切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何芗2秀眉微挑,道:“若是小女子不愿呢?”

    朱阳扬了扬钱闻照的级,道:“那就没办法,在下只好辣手摧花了!”

    何芗2平静地道:“小女子死不足惜,唯愿王爷和殿下一路顺风,早日来地府陪伴我们!”

    朱阳叹息道:“何才女,看来你是宁死也不从我?”

    “我活着,你休想要我从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