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 砧板上的肉

    待两人走远,朱阳道:“父王,我们起兵在即,千万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,那叫吴非的小子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朱由真恨恨道:“今日是我计算错了,不该完全没把握就请这些人来!”

    这时座中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儒生开口了,他淡淡道:“王爷哪有错,请钱闻照师徒,乃是因为他们从京城来,可以探知皇上身边有无异动,请姓吴的,是因为他才学过人,可以堪当军中参谋,况且他是周重生的弟子,一旦我们起兵,天下读书人知道连周老夫子的弟子都站在我们这边,肯定会一呼百应。”

    这人双目有神,说话慢条斯理,似乎每句话都要再三斟酌,显得城府极深。

    朱由真点头道:“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,本王原来盘算,那姓吴的若不肯就范,就将他绑起来,现在可好,被他听到风声跑了。”

    见朱由真有些懊恼,朱阳道:“若是这样,我们最要担心的不是姓吴的小子,而是张之渔张教官,现在他整个人不见,我们的计划有全盘托出的危险,以儿臣之见,抓回张之渔才是关键,姓吴的那小子已经顾不得了!”

    吴非听得暗暗心惊,但同时又有些警醒,朱由真不是铣天门的幕后黑手,那谁又是呢?

    这时花园外又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有人道: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朱阳喝道:“是周队长么,不是要你去下游检视,怎么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花园外进来一个武官,这人身材高大,皮肤却是白皙,似乎勾栏间混得久了,只剩一副空架子,那人眉宇间神色有些紧张,他到了近前行礼道:“启禀王爷,属下在下游检视,刚刚又现了三具尸体,一男二女,男子可能是船上的桨手,女子乃是我们王府的侍女,如何处置,请王爷指示。”

    朱阳道:“有没有现张教官,你确定那男子不是姓吴的?”

    周队长道:“没有现张教官,属下确定。”

    朱阳道:“父王,他们一定串通起来,赶快派人缉拿两人!”

    中年儒生摆手道:“且慢,不是还有去麓风书院的人么,等他们回来再说。”朱阳面色难看,道:“毛先生,我们谋划了数年,绝对不能毁于一旦,此时还不抓紧,难道真要提前起兵么!”

    这时,花园外又响起禀报声,有一人匆匆进来,他还没开口,朱阳便忍不住先问道:“麓风书院那边怎样?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去麓风书院查林兮涵的,他喘息道:“启禀王爷,那姓吴的同伴不在书院内,到处找不着,宗山长他们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吴非在暗处松了一口气,看来思思的行动十分迅,没有留下踪迹。

    朱阳一拍桌子,对那毛先生怒道:“我们慢了一步,那小子带着同伴已经逃了,他既然逃走,就一定有鬼!”

    毛先生眉头也是皱起,道:“难道真是如此,一直没现张之渔和姓吴的尸体?”

    底下那人道:“属下还在派人找,暂时没现。”

    朱阳道:“眼下明摆着,是那姓张的告密,他一定跟着姓吴的跑了,不然谁有那么大本事,将一船人都打死!”

    “他的同伴受了伤,应该逃不快,王爷可以派快马去追,另外,我们必须谋划下一步的行动了!”

    毛先生沉吟着说道。

    朱由真点点头,吩咐周队长两人道:“你们赶快组织快马去追,追上了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周队长两人点头,领命而去,吴非却是暗自冷笑,思思必然已经带着林兮涵和晏畅躲上山,这些人出城去追,必然一场空。

    “父王,此事既然败露,那个钱老头与何丫头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朱阳开口道。

    朱由真低头思考。毛先生却阴测测一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对姓吴的小子格杀勿论,我看这两人也一并杀了吧,用来祭旗!”

    “父王,钱老头杀了就杀了,那个何丫头能不能给儿臣来处置?”

    这个时刻,朱阳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,朱由真一道犀利的目光射去,厉声道:“你还有心思玩女人!”

    “儿臣只是觉得可惜,可惜了些。”

    朱阳讷讷道。

    朱由真叹了声:“小心驶得万年船,在这个节骨眼上,我们绝对不能出差错,也不能给自己留下什么累赘,等攻占了应天府,松一口气再说!”

    朱阳躬身道:“是,父王,儿臣知错了,我现在亲自带兵去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毛先生目中带笑,隐晦地道:“他们是砧板上的肉,随时可杀,殿下做事还是要分清先后次序!”

    朱阳看到毛先生的目光,心里会意,毛先生这么说,完全是给他时间对何芗2下手,不由朝毛先生会意一笑。

    朱由真没有瞧见他们的眼神,点点头道:“去关照下你几个弟弟,要他们抓紧时间,兹事体大,一定要下手果断,我和毛先生在这里等重要的客人,你知道的!”

    “是,父王。”

    朱阳领命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隐匿的吴非却陷入了深思,他没想到自己回来,竟遇到这么大的变故,心中寒意渐深,假如没有遇到顾晓燕,自己和老师来了麓风书院,遇到这样的事情,老师会如何应付?

    眼见朱阳走远,吴非暗叫一声不好,这家伙一定是去对何芗2师徒下手,自己是在这里解决朱由真,还是去救何芗2?他想到自己即使杀了朱由真,他的几个儿子也会造反,当务之急是先救人,再来对付朱由真,于是悄悄跟在朱阳身后,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八方塘的花园,朱阳喊过一队士兵,对为一人低低交代了几句,最后道:“刘七,你带人去西牌楼守着驿站,无关人等都打走,不许任何人进出,我去找二弟他们先把父王交代的事情办了,再来找你们!”

    那刘七表情严肃,敬礼道:“是,殿下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西牌楼是钱闻照师徒休息的驿馆,便跟着刘七一行走去,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西牌楼居然不在王府内,而是到了锦绣门外。